从陈卫平的”心寒”谈华裔从政姿态

原本联邦众议员大选和大温列支文市市选已过去多时了,陈卫平及其”民族联盟党”也早已从人们的谈资中如残羹剩饭般撤下,可这几天从BC省某华文报纸上看到陈卫平的”心寒”论,又忍不住勾起了我说说陈卫平、说说华裔从政的念头。
说实话,当陈卫平首创了加拿大华人第一个地区性政党–民族联盟党后,我就非常关注同时也决不看好该党在BC省会有何作为,不是因为其初创者们是经纪、导游、装潢和西蒙弗雷泽大学学生的身份,而是其理念和主张,如果那些说法也能称为政纲的话,以及其人生历程和为人。但是我依然欣赏着、担心着,直至我读到陈卫平说其已寒透了心、说其家人子女的不理解、说其失败源自香港人台湾人不认同他这张中国大陆人的脸皮以及华人社区对选举的冷漠等等,我可以下一个个人的判断了:以陈卫平五十而知天命的年纪,归咎于”缺乏从政经验”和那个”吹不皱一池波澜”的华区云云,已是不能铺就一条东山雄起的秘径了。但愿未来的陈卫平能给我一个反证,真能如此,也是华社之喜。如果心灰意懒、前途渺茫,倒不如效仿西方政坛之惯例–败者下台,辞去民族联盟党党领,让贤于能者,虽然我不认为眼下该党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人物,但是陈卫平的隐退会给该党带来生机和一个与众不同的良好开端,毕竟我们看到太多的华人联会或某地人协会所谓”侨领”、会长们像”坚持党的领导”般的十几年如一日地把持着组织的领导权不落入”坏人”的手里,仿佛一旦大权旁落,他(她)们就要玩完了似的,当然谁都明白那些非政府机构已经是他(她)们的私产、命根子或长袖善舞的戏台了。当下华社,党不也如协会一样吗?
不客气地说,陈先生提出的一些从政纲领,不值一提,更遑论深入人心,然而这些幼稚的政见可以映衬出华区的整体质素。从这个意义上,不妨评析一下陈先生的几个主要论点和其背后隐现出的某些华社心态。像所有的华人参选者一样,陈卫平也誓言,如果当选,一定为华人的利益代言和效劳,但是,这是一个伪命题。且不说这类狭隘的族裔特殊利益论,有违加拿大人权宪章和法系有关族裔平等的原则和多元文化的国策,使其无论是在议会层面,还是在政府执政实践上都没有”存活”的空间,难以想象某项特别有利于或有害于华裔的法案会在国会通过,也很难设想各级政府敢于明目张胆地执行某件对华人特殊侧重和关照的措施,即使如哈珀因为人头税而向华人道歉和经济补偿,那也是对过去时代的纠错,其要旨恐怕还是意在当今,弘扬了当代加拿大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彰显了政府服从于主流社会的意志。也许有人硬要说,平反人头税是几代华人不懈努力的结果,此话没错,但是这只是外因,而非起决定性作用的内因,显而易见,如果没有全社会的默许和声援,别说人头税平反,就是再掀起一轮排华浪潮,吾辈又能奈其何?加拿大早已进入了文明社会的前列,你我也不必有此杞人之虑了,但是背靠加拿大这棵大树,而妄说什么华人特殊利益,不但自我孤立于主流社会以外,而且也难以描述华人社区到底有什么有别于其他族裔的、上得了台面且说得出口的特殊利益,总不至于净拿哈珀未参加京奥开幕式来说事吧?或许一部份中国人以施加压力促其前往北京为平生莫大夙求,可是另一部份人冷眼旁观,作无所谓状,那又如何?什么华社利益,本人切身感受更多的是分裂而已。在这个多元文化畅行其道的国家,我能感受到多姿多彩的族裔特色,我们也能感受到政客间不同的政见或者无耻政客与老百姓的利益冲突,但是又有谁能够告诉我譬如华裔和韩裔,或者菲律宾人和印度人在加拿大移民生活中利益的不同,并且又如何由其本族中的某些政治精英的奔走呼号而使其族群利益和地位大大地提升?倒不如倡导这样的理念,将华人置身于整个加拿大移民群体之中,为所有移民鼓与呼、效鞍马之劳,促使其更好地融入主流社会,并使后者心悦诚服地接纳,力促共赢的观念形成强大的舆论氛围,同时持续而不间断地强化和维护,华人浸淫其间而得益,不啻是一条阳光普照之路,也较容易为各方面所接受;你们也可以像某某华裔众议员所做的,经常性地为某些受到不公平对待的华人或其他族裔人士,争取平等公正的待遇,来得更实在一点,也更让人信服一些。
陈卫平有一个他要为其实现而奋斗一生的政治主张,就是要把中文也法定为加拿大官方语言。先不说其可行性吧,就算梦想成真,在这个英法语海洋里,华人就能凭借中文的官方地位而改变如今的处境吗?如果既不可行,也不可能,陈先生为何又提出如此宿求呢?恕我直言,大概陈先生以为,以此登高一呼,华语者就会啸聚其麾下,纷至沓来的选票就会如飞毯般地将其抬上国会山吧?可惜正如飞毯之不现实,此项”德政”也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倒不如说是工于心机的算计。
陈卫平的确要反省一下自己的失误了。记得民族联盟党成立之初,陈先生对媒体说,之所以拒绝了某党的邀约,而独立组党,是因为作为一个少数族裔在主流党内部,以一比一百的比例是难以发出自己的声音的。当时我就很想谏言,若是你陈卫平因为人单势孤,而在主流党内发不出独立见解的话,那么你组建了一个同样是人单势孤的民族联盟党,在这个白人社会里,照样发不出有影响力的宏论,因为你强调和拘泥于的是肤色,却忘了中国的一句老话,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应该承认,看重或看轻你这张中国大陆人脸面的不是外人,恰恰是你自己。这不仅仅是一个能否发言的问题,更能阐明这样的道理,我们来到一个陌生国家,不是试图如何改变她,而是如何尽快适应这个社会。多数华人,尤其是中国大陆人不善于调适自身状态以和新世界磨合,却常常以惯性、或局限于自我的文化符号,不去搭顺风车,而习惯于徒步走,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在从政理念上也容易踏入一条充满荆棘的羊肠小路。事实证明华人依附于某个主流政党,胜选的可能性相对较大,而且能发出更宏亮的声音,众多参选国会议员,省市两级议员成功的香港人、台湾人和个别大陆人就是明证。当然这里面有一个价值观是否相同的问题。另外华人参政务须脚踏实地,抱着急功近利的侥幸心理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你可以踏踏实实的在社区里为大家服务,以培植人脉;你也可以深入研究透析加拿大的政情,能提出有说服力的政论;或是二者兼而有之。如果能做到这些,又何必担心人家不认你这张大陆人的脸孔?而华人选区的冷淡,也是相对的,如果你的主张引不起人们的兴趣,也不是人们所关心的,别说是华人,即使是白人想让他走出家门去投票,也是一样的有难度。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