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是一个罪恶的神话

在中国近代历史中,曾经严重阻滞了中国社会发展与进步的一场最大的浩劫当是太平天国运动。太平天国运动致当时社会生产力急剧下降,致满清王朝国力大伤,几经创造中兴机遇却最终复振无望。太平天国运动所获得的局部的成功,所产生的唯一的效果是洪秀全及少数几个人的小朝廷偏安于南京一隅,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却以中国社会的大动乱、大破坏、大倒退为代价,以数以百万计军民的生命、鲜血为代价。太平天国运动的直接后果是西方列强对中国的入侵及瓜分,使中国在近代丧失了最后的发展机遇并长期沦为西方列强任意宰割的砧上之肉,甚至一直对中国俯首称臣的东瀛小国日本也能趁机反噬中国,在中国面前称强称霸几十年。
然,太平天国运动对中国历史与文化的深远破坏又远不止于此。其最大流毒是完全击垮了中国社会几千年来赖于稳定发展的众所认同的世界观与价值观,在其后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整个中国社会完全进入了无序状态,革命党兴起,军阀混战,狼烟四起,王旗变幻,”丛林法则”盛行。尤其可怕的是,太平天国运动在当代中国竟然还被作为一首英雄史诗,太平天国虚拟的从来未曾真正实行过的”资政新篇””天朝田亩制度”竟然还成为了某些新政的圣经。

(一)
从孙中山的革命党到以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无不对洪秀全及太平天国运动给予积极的正面的评价。首先推崇太平天国的是孙中山先生。他当时公开号召宣传洪秀全,借以激发民气,推翻清廷,自己甚至也以”洪秀全第二”自居。可叹的是孙中山先生在没有深入地了解太平天国的历史与本质的情况下即开始盲目推崇,孙中山先生曾说过:”洪朝亡国距今四十年,典章伟绩,概付焚如。”也就是说,孙先生以为太平天国的史书与典章制度全被烧掉了,一点也没有留下来。由此可以证明,他对太平天国本身的史料丝毫未见,对洪秀全是个什么样的人,对太平天国推行的是什么样的制度,不甚了了。孙中山先生的志向是推翻满清王朝,所以他推崇洪秀全,只不过是因洪秀全”起自布衣,提三尺剑,驱逐异胡”而已。在孙中山先生那里,只要是给满清王朝添乱,什么都是好的,什么都是对的。
孙中山先生不能尊重太平天国这一事物本质的态度也影响了后来的革命者。《毛泽东选集》第四卷就有文称:”洪秀全、康有为、严复和孙中山,代表了在中国共产党出世以前向西方寻找真理的一派人物。”因为毛泽东的这句话,中国近现代史中始终把太平天国运动看成是正义的农民起义运动,而且认为那个没有实施过的《资政新篇》是资本主义在中国的第一次尝试。也正是因为这种观点,使中国思想界在近现代历史唯物主义意识论中陷入矛盾状态。毛泽东一方面说”宗教是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另一方面却完全不顾太平天国得以兴起的”拜上帝会”这一伪宗教的本质,而简单地对太平天国运动加以肯定。
孙中山、毛泽东是暴力革命的信仰者及实行者,所以推崇太平天国。但恰恰全世界暴力革命的祖师马克思是这样评价太平天国的:
“他们给予民众的惊慌比给予老统治者的惊慌还要厉害。他们的全部使命,好像仅仅是用丑恶万状的破坏来对立与停滞腐朽,这种破坏没有一点建设工作的苗头。”
“显然,太平军就是中国人的幻想所描绘的那个魔鬼的化身。但是,只有在中国才能有这类魔鬼,这类魔鬼是停滞的社会生活的产物。” (马克思:《国际述评》)
如果不能戳穿太平天国罪恶的神话,那么这种罪恶还必将继续荼毒今日及今后人类的社会,这种罪恶所固有的某种妖邪般的力量也可能将被怀有政治企图的某种邪教组织和个人所仿效和利用,如曾经被中国政府取缔打压,当今流浪在北美地区整日造谣生事,被美国人利用后又抛弃,被当地华人社区嗤之以鼻的”XX功”之类。基于此,今天我们必须以尊重历史真实的勇气与胸怀来反思洪秀全及其所领导的太平天国运动。

(二)
太平天国所以是邪恶的,是因为太平天国从兴起到失败整个过程完全受到邪教意识的主导和支配。太平天国得以兴起是以”拜上帝会”的强制意识来笼络欺骗贫穷的愚昧的民众,把西方基督教的思想与普世精神断章取义,加入本土制造的迷信与谎言,再揉进奴隶主与封建帝王的腐朽专制思想,对信众进行无限的意识控制与行为控制,实际上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极端利己主义的政治邪教。最初创会的以洪秀全为首的几个人,无异受到了邪教意识的完全支配,刚刚攻陷南京,即开始称帝建立所谓的太平天国王朝,在享受穷奢极欲的帝王生活的同时,洪秀全、杨秀清各自声称是天子天父附体,也各自声称代表天子天父的”圣意”,上演一幕幕争权夺势的政治闹剧。洪、杨各持邪说的权势之争,是太平天国迅速灭亡的根本原因。以”附灵”之邪说治国治政,安得不败?
纵观中国历史,以某种异端邪说来蒙骗民众,进而挟民众的力量来实现个人的欲望与野心,往往能得到暂时的成功。洪秀全最初是个读书人,屡试不第,读书并未给他带来他所希望的荣华富贵,之后便萌发了强烈的反社会心理。洪秀全者流又何曾如毛泽东言”向西方寻求过真理”?他所以知道基督教,是因为他当时读过了一本由传教士编写的解释基督教教义的通俗读本《劝世良言》,再加入自己沉迷于荣华富贵之中所产生的幻想,遂自称为”天子下凡”,是”天父”派他来拯救人类。而基督教的教义中,只有基督才是”三位一体”的”圣父、圣子、圣灵”,而洪秀全自称”天子”,显然他对基督教一知半解,利用了基督教,却又是反基督教的。所以最初洪秀全充其量也不过是个骗术高明的神棍而已,到最后,虽自号”天帝”,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拥有大量教众的邪教教主而已。
说洪秀全所谓的”拜上帝会”是邪教,是因为其拥有邪教的全部特征:
邪教常以世界末日来吓人,并谎称信教可以逃避灾祸。太平天国一再欺骗徒众,入教可登入小天堂、大天堂,不入教者在世会有”蛇虎伤人”(《李秀成自述》语),死后堕入地狱。
邪教都会装神扮鬼,特别是吹嘘教主能知天意,能与天神沟通。太平天国除吹嘘洪秀全是天上派来的世界万国独一真主,还吹嘘天父能附杨秀清之身下凡说话。这种吹嘘也为后来洪、杨权势之争留下了伏笔。
邪教都需要敛财。邪教必须自筹活动经费,否则无法生存,无法发展。太平天国则要求入教者把全部财物交公,做得最为彻底。
邪教为了保证自身的生存和发展,无不对入教者加以严格控制。太平天国军民不分,全民皆兵,入教者都成了”圣兵”,以”十款天条”作为军律,对内控制之严,堪称空前绝后。
邪教的教主都是淫棍。因为邪教既从身心两方面都严格控制所有的教徒,也就给了教主对女教徒为所欲为的可乘之机。洪秀全、杨秀清者流的纵欲无度,荒淫无耻,竟然称为是天父天子的圣旨,真乃荒谬绝纶。
邪教思想完全主导了太平天国运动的意识形态。某种情况下,邪教也有着难以想象的巨大的力量,太平天国能在短短的几年间聚众百万,并能先克安庆,再克南京,并在南京建立”天朝”,让人不能不感叹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邪教组织妖孽般的神奇力量。然而,邪教意识岂是人间正道,虽然”其兴也勃焉”;太平天国甫一建都南京,即迅速腐败,风雨飘摇中勉强支撑十多年时间,终归于消亡,”其亡也忽焉”。

(三)
作为邪教教主,洪秀全却是胸无大志,他所有的努力,完全是为了积攒日后能够穷奢极欲享乐的资本。太平军刚刚打下南京,周边也不过有安庆、武汉极少的几个地方被太平军所控制,洪秀全即急不可耐在南京建国称帝。自称帝之日起,洪秀全即开始不问政事,躲在深宫的脂粉之中,过起了穷奢极欲而又极度昏庸的帝王生活。可使太平天国强盛的《资政新篇》及《天朝田亩制度》被洪秀全因忙于享乐而抛诸脑后。在洪秀全那里,《资政新篇》《天朝田亩制度》作为邪教组织最初蒙骗民众的道具功能已经失去了。
此后,太平军的将士们就很难见到洪秀全了。偶尔露面,此时的洪秀全按有关资料可描述为;目如含泪,混沌无光,头发脱尽,花团锦簇的龙袍包裹着一个臃肿不堪的躯体。洪秀全已开始痴呆,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行尸走肉。太平天国于洪有全手中,正可谓”幼儿持金行于市”。号东王,为诸王之首自称”天父”附体的杨秀清不起异心才真是奇怪了。太平天国以洪秀全为主,号”天子”,现在又多出了个东王杨秀清,号”天父”,常以”天父”的名义压制”天子”,显有篡位之心。所以太平天国的庙堂之内父子、君臣关系完全混乱了。
中国历史上的帝位之争权势之争历来无一例外地伴有杀戮与血腥。洪秀全虽昏庸,怎能放下权力,便密诏在前线作战的韦昌辉回师南京,剿杀杨秀清;再密诏石达开剿杀韦昌辉。整个南京陷入腥风血雨,太平军内部的互相诛杀让整个南京城血流成河,太平天国元气耗尽,可战之兵除在前线左突右冲的李秀成,惟有石达开一部。东王杨秀清之变,让洪秀全不再相信任何人,包括有勤王之功的石达开。想诛杀石达开,无奈石手握重兵,却是投鼠岂器,终逼石达开出走。此刻,太平天国的败局已定。
不久,石达开于大渡河全军覆没;李秀成孤军难撑,为清军所俘。再不久,天京也就是南京被清军团团围困,洪秀全被攻城的呐喊与炮声吓死于他的皇宫内院。天京陷落,太平天国运动落下了帷幕。
实际上,由邪教的本质所决定,太平天国起事时就已经注定了失败,注定了短命。洪秀全所谓是上天派来拯救天下的”天子”之说,自然是胡言,本意是以此来欺骗信众,挟信众之力来达成他的贪欲与野心。从满足一己之私的角度看,洪秀全是成功的。洪秀全成功地建立了邪教,又成功地利用了邪教满足了他的贪欲与野心。
洪秀全及太平天国的流毒影响深远,这也是其后一百多年直至当代中国大地上大大小小的邪教组织层出不穷的根本原因。邪教永远是健康社会中令人可恶的毒瘤。太平天国的罪恶,当为人类诫。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