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是件老古董

西方人士特别是西方的政客总是惯于在东方人特别是中国人面前炫耀他们的民主,自认为他们国家的民主在世界范围内是成功的完美的,并深以为自豪;也总是强迫其他国家特别是中国向他们的民主制度学习看齐。长期的炫耀与强迫,慢慢也就形成了一种定势一种观念,使得东方民族也习惯于认同西方国家是民主的,而东方国家是不民主的;东方国家民主制度建设及民主进程方面较之西方国家是确有欠缺的。一涉及到民主的话题,特别是中国及中国人也总是有些气短,不论把中国的民主说得多么冠冕堂皇与理直气壮,然内心总是发虚,大概内心也是承认中国的民主较之西方确有不及。可怜的中国人,虽然诸事均好面子,但一谈及民主,自己先就底气不足了。

(一)

其实,如果论起人类民主的历史与起源,中国人绝对是全人类的先驱与老祖宗。早在近 2000 年前的秦汉之交,中国有个帮人佣耕不识字的农民名唤陈胜者,就曾喊出 ”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 按今天的话说,陈胜的意思就是:管你什么皇帝啊总理啊部长啊议员啊,谁也不是天生就是做官的料;你老公是个议员啦总统什么的,老婆就接班跟着做,或者老子是个什么官,儿子也跟着世袭去做官,这些绝对不合理,必须改变,必须民主;你水平不行了,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了,就得下去,让给别人做;虽然我是个农民,大字不识一个,但我有远大的抱负,我有胆量,敢出来竞选;只要我选上了,不论是做哪一级的官,就是做个议员,我也就算是富贵了; ” 苟富贵,无相忘 ” ,只要我选上了,保证大家都有好处,跟着我混的兄弟就不用说了,保证弄个将军部长什么的干干;我搞民主,我出来造反,就是想像台湾的阿扁那样,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老婆孩子都跟着沾光,要钱有钱,要势有势,呼风唤雨,富贵无极;你管得着我以前是佃农雇农是什么出身吗?

瞧瞧,中国古时代的那个农民陈胜的民主意识,比今天西方国家自诩的认为是民主最佳形式之一的竞选制度说得都透彻。这大概算是人类最早的民主与竞选意识了。古时的竞选与今日的竞选,不过是表现的形式略有不同而已。古时的竞选常伴有杀戮与血腥;今日的竞选常伴有阴谋与无耻,倒也颇有异曲同工之效。

到了中国的唐代末年,一个集邪教教主与黑社会老大于一身的不第秀才名唤黄巢者,纠集一群游民无赖以自重,竟然也喊出了 ” 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 的口号。连皇帝都可以轮流做了,这比现时西方国家还未涉及君主立宪制度的政党轮流靠竞选执政的民主思想可是进步与深刻多了。黄巢是个不第秀才,自然读过一些书,曾有诗云: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可谓气势磅礴,一语道破造反、民主、轮流执政的目的。

之后,中国南宋时期的两位农民钟相、杨幺也喊出了 ” 等贵贱,均贫富 ” 的口号,几乎完全接近了今日西方社会平等自由即使不劳动也能在社会福利保障下衣食无忧的民主思想了。甚至也成为了中国千百年来农民造反、轮流当皇帝的民主思想的总纲。不过在杨幺这些搞民主的农民看来,这 ” 等贵贱,均贫富 ” 大概还可以这样解释:自己 ” 贵 ” 、 ” 富 ” ,别人 ” 等贱均贫 ” ,自己富贵后享乐才是最重要的,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什么 ” 等贵贱,均贫富 ” ,竞选口号毕竟是竞选口号,只要自己当选了,掌权了,谁还会记得当初的承诺。这种思维与现代西方政客的竞选模式如出一辙。

中国的农民喊出 ”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 、 ” 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 、 ” 等贵贱均贫富 ” 这些民主口号的那个时代,西方国家所处的欧洲大陆、美洲大陆还是一片蛮荒之地,还是一片夷狄之地,还在茹毛饮血,没有历史,没有文字,有否语言也无可查考。所以,中国的农民陈胜与中国的不第秀才黄巢可算得上是人类民主的先驱了。那两个喊出 ” 等贵贱均贫富 ” 口号的中国农民钟相与杨幺绝对应该是现代西方国家民主思想的先师与启蒙者。

(二)

古时讲民主的中国人与现时流浪在西方讲民主的一些中国人及现时的西方人,虽然相隔了近 2000 年,从本质上却没有根本的变化,都是一些对社会现状不满者,都是一些自以为怀才却不遇者,都是一些想搞掉现有的富贵阶层而自己成为新贵者,都是一些崇尚某种说教以蒙骗民众进而挟民众之力以令天下改朝换代者。如果说有不同,也不过是古时中国的民主人士大都为文盲流氓无赖者,方法简单,心里怎么想的嘴上就怎么说,搞民主就是搞武装斗争,搞民主就是为了自己富贵,搞民主就是自己想当皇帝;而今日世界之中对民主夸夸其谈之士却大多为读过书识些字也就颇有心机者,虽然自己想富贵,自己想把握权力作威作福,但嘴上绝对不会明说,硬要与什么国家什么大义什么进步扯在一起。

可叹古时的中国人找不到更好的民主到达方式,民主推进的过程必须伴有暴力、杀戮与血腥。人类文明发展与进步到今天,中国古时伴有暴力杀戮与血腥的民主运作方式,看起来终究不如目前在美国与加拿大进行的轰轰烈烈的大选中所伴有的阴谋、无耻、谣言及不能兑现的承诺那么体面了。自古及今中国的民主演进方式也并无多大的变化,甚至素有中国近代民主之父之称的孙中山先生也不能打破这种模式。在他推翻帝制,开创中国近代民主先河的壮举中,不可避免地必须使用暴力方式。即使日前在全球标榜民主制度最为优秀合理的美国,当年为了推翻英国的殖民统治而进行的独立战争及后来在民主自由的旗帜下进行的南北战争,仍然不可避免地运用战争暴力的方式,才能达到独立及民主与自由所需要的成果。以此观之,不仅是中国,其实整个人类的民主发展史也可以说人类的民主进化史就是一部充满战争与杀戮的历史。就像近代的人们在思考战争的意义所常说的一句话,为了和平我们必须战斗。同理,人类通往民主的大道也历来铺满了暴力与鲜血。

(三)

中国 2000 年来的民主演进过程丰富了中国的历史,丰富了世界的民主发展史。中国的民主也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截止鸦片战争之前,应该说并不落后于世界。只不过近百年来中国在民主的表现方式上渐渐偏离了现代文明所要求的轨道,也落后于人类现代文明所要求的民主方式。这是中国民主走向的悲哀。所以才有当年的夷狄之国如美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反过来要向中国灌输加有新的标签的西方式民主的理念,想让中国人乖乖当学生。

中国的民主自有史以来一以贯之完全形成了中国特色。中国特色的民主历史通篇都是政权更迭政党轮替,较之西方国家的党派之争公开大选轮流执政毫不逊色。只不过中国民主的方式往往是战争杀戮与生灵涂炭。远的不说,仅以 50 多年前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的政权之争,共产党想从国民党手中夺取政权,和平的方式不可能,只有进行战争。战争就是人民的灾难,所以中国为了民主所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这与当年美国经历了独立战争南北战争后才取得今日民主成果所付出的代价是一样的。

西方国家把中国农民提出的民主思想与理论结合本地实际进行了很好的很成功的实践,加上了新的标签,变化了一下形式,就成了西方式的民主,反过来强迫中国去学习他们的民主。

但现时西方的民主中国是学不来的,甚至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也很难做到。原因是中国历史上民主运行模式的惯性仍然主导着现时中国民主的意识,如果民主变革意味着战争与流血,那么这种民主绝对不是中国所需要的;另外,中国农民起义式的民主运行模式也决定了现时中国并不具备可以学习西方式民主的条件与素质。

最为重要的是,从西方列强国家对中国民主的要求方面看,不论中国如何努力,如何向西方民主学习看齐,也永远不会使西方列强国家对中国的民主状况满意。因为西方列强国家要求中国民主的最终目的,一是结束一党专政,二是西藏独立。如果不能做到这两点,那么中国在西方列强的眼中就永远是个民主人权状况不佳的国家。

这就是西方列强在要求中国进行民主的幌子下所深藏的狼子祸心。其一,假定中国能结束一党专政,即结束中国共产党的统治,那么这种结束肯定不是以和平的方式,肯定是以暴力与战争的方式,结果会怎样?内战迭起,生灵涂炭,中国四分五裂。这时,西方列强会以各种合理的借口诸如保护安全民主的名义进入中国,按他们各自的利益对中国重新进行瓜分。

其二,假定中国能让西藏独立,美国、英国、印度、法国、德国、加拿大等西方列强定会为谋求各自的利益,以保护西藏安全的名义,组成联军,借道印度进驻西藏,中国的西南大门失去屏障,完全向西方列强洞开,以中国为主战场的世界大战随时爆发,试问,中国能否做这样的蠢事?

经过包装后的西方式的民主是个好东西,不过中国难以学习。西方列强对中国民主的批评,不仅是数典忘祖,也完全偏离了民主思想这一善意的本质,根本上是出于列强利益的惯性思维,意图为自身利益重新瓜分中国,至少能节制中国的强大。损害中国甚至是灭亡中国的民主,中国当然不会接受。

而对于中国而言,民主是一件古董级的事物了,中国式民主会永远伴随战争暴力杀戮与淋漓的鲜血,过去是这样,将来也会这样。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