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道德勇气的沦落

2008 注定全世界的目光不断聚焦中国。先是四川大地震,几万人生命瞬间的消逝,让全体中国人悲伤难已。之后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将中国人从哀伤的氛围中刚刚解脱出来,也使中国以一个新的形象屹立于世界,也使中华民族走向世界强国之列的信心更加坚强。但是,马上,毒牛奶事件于全球范围内爆炸,整个行业及不良商人整体形象的丑陋卑劣,近六万名婴儿痛苦的哀嚎与父母的悲戚,瞬间就摧毁了北京奥运会向全世界所展示的中国现代化建设的美好图面。更为严重的,甚至可能已经击垮了一个民族用了二十多年改革开放的时间和代价所刚刚建立起来的形象与信心。虽然在同一时期,中国圆满完成任务顺利返回地面的神舟七号航天飞船的载人宇宙飞行,似乎可以再次焕发一个民族的精神与自豪感,中国政府似乎也有意以此来转移中国和世界对毒牛奶关注的公众视线。但是,运用高科技展示一个国家的空间力量,与荼毒几万名婴幼儿生命事件所折射出来的令人深省的一个民族素质的问题相比,孰轻孰重是不难掂出的。这个事件对正在崛起的中国的不良影响也不会在短期内消除。

在一个国家内,为了攫取经济利益,整个行业及与这个行业利益相关的板块人群整体道德沦丧,没有廉耻;并且在荼毒孩子生命的事件暴露后,也要把责任推来推去,缺乏最起码的道德良心与担当的勇气。这样一个肌体伤残的民族,这样一个道德与责任意识缺损的民族,即使成功地举办了北京奥运会;即使载人航天飞船已经成功上天,代表人类最先进科技的航天技术力量足以与美国俄国于浩瀚之宇宙中争锋,我们还是可以说,目前中国根本不具备问鼎世界大国强国所必须的素质。如果不能修复因肌体的毒瘤所带来的伤残,不能修复道德体系的缺损,甚至面对责任,缺乏必要的道德担当勇气,那么中国永远不会成为大国强国。

(一)

近六万名儿童在今后漫长的生命中将要终生忍受毒奶粉所带来的病痛,这种对幼儿生命的荼毒与摧残,岂是牛奶制品行业的几位巨头一句道歉所能消除的。甚至,已经被审查的原三鹿集团的董事长至今不但没有迹象表明有丝毫的良心自责,竟然还通过某种渠道辩称自己冤枉。众所周知,此次毒牛奶事件所涉及的几大企业均为中国的明星企业,这几家企业的老板也是国内媒体上经常抛头露面的明星商人。

我所理解,既然是成功的企业,既然能成为人口众多的中国明星商人公众人物,并且经常在国家级传媒中抛头露面,慨然论道,在目前中国以绝对财富来确认是否成功的判断中,自然对社会的主流意识与价值观念的确立有着不容否认的影响力。正因为如此,在普通的受众印象中,公众人物道德良心的表现与是非观念的明确是一个公众人物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这个道理很简单,甚至连那些乱七八糟的影视明星都明白个中道理,不轻越雷池,不敢自毁公众形象。

毒奶事件所以能发生,根本原因是这些明星商人的道德良心的缺损,为攫取财富不惜铤而走险,以荼毒一代孩子的生命为自家企业壮大的代价。明星企业与明星商人的光环是他们赢得社会信任的资本,但他们的行为无情地践踏了社会的信任,无情地摧毁了社会的善良与人类的良知。因此他们对社会的危害更大。这类明星商人的素质恐怕连戏子也不如了,戏子可能会为了钱出卖并损伤自己,但这个行为却不会伤害他人。而不良商人为了钱不但出卖自己的良心,还必须伤害他人。

可见,道德良心的缺损,特别是公众人物道德良心的缺损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更为可怕的是,毒奶事件又再一次地引爆了中国社会的整体信任危机,让中国人民经过几十年艰苦努力所建立起的形象与信心可能轰然坍塌。

(二)

整个事件发生与发展的过程,一次又一次的叹息与愤怒,让我们已经没有力气再说什么了。毒牛奶事件被披露后,这些明星企业明星商人的表现一次次触动你最痛苦的神经。先是躲躲藏藏;无可躲藏时,又把责任推到奶农及牛奶供应站身上;当被业内人士揭露往奶制品中加入化学材料是整个行业的 ” 潜规则 ” 时,又装出很无奈很无辜的样子,甚至认为是企业生存与发展的压力下不得不为之。难道为了生存与发展就可以往食品中掺毒吗?明星商人的智商与知识不会低到连往食品中加化学材料会损害人的身体健康都不知道的程度。

如果这些明星商人们非要强辩的话,那为什么出口到国外的牛奶制品中所含化学材料少有超标,而给中国孩子食用的却超标几百倍?因为出口到国外的牛奶制品要经过进口国家严格的检验,中国企业的 ” 潜规则 ” 难以企及。是国际惯例强制了中国奶制品商人不能加毒。而在国内销售的奶制品因为没有了国际标准与检查手段的强制束缚,不良商人内心的毒辣与丑恶与无耻也就没有了束缚,甚至可能从来就没有要接受束缚的意识。因为 ” 潜规则 ” ,针对某些行业的法律规定形同虚设;因为是明星企业,所以这些企业的某些产品竟然还享受政府的 ” 免检 ” 政策。可叹中国政府太过于高估了这些商人的道德水准了。古今中外,追逐财富的的欲望永远让不良商人不会自觉接受道德与良心的束缚。中国的商人更是如此,明明知道化学材料有毒,还是要往奶粉中添加。于是,导致几万名孩子终生不幸的事件终于发生了。

相关的牛奶制品企业不应该硬装无知,也不应该避重就轻,又岂是几声道歉就能掩饰的。不论从社会的道德意识方面,还是国家的法律意识方面,整个事件的性质是彻头彻尾的针对孩子们的故意犯罪行为,并且是为谋财而害命的恶劣的犯罪行为。

(三)

整个事件的起因,是新西兰的一家企业得知三鹿毒奶粉事件的真相后向地方政府通报受到冷落后,而直接向中国中央政府通报,事件得以披露。从事件发生发展的整个过程可以看出,以胡温为首的中国政府反应及时,方法得当,手段有效。而非北美的一些媒体与个人所认为的是中国中央政府为了保证北京奥运会的顺利进行而对事件有意掩盖。正是胡温政府的有所作为,才有效地遏制住了这些牛奶制品企业针对中国全体婴幼儿的故意犯罪行为。就此言之,我们对中国及中国政府的信心还没有完全丧失。

对一个人而言,道德与良心的丧失是可怕的;然而对一个民族一个社会而言,缺乏道德担当的勇气,缺乏对人类的道义良知意识,同样是可怕的。正是河北的石家庄政府受局部利益驱动对三鹿集团故意犯罪行为的纵容与掩盖,才使这种罪恶逐步扩大蔓延终至不可收拾,终致中国的国家与民族形象严重受损。

早在 2003 年的 ” 大头婴儿 ” 事件中,三鹿奶粉已赫然于黑名单之中。然而,由于三鹿集团是石家庄市的支柱企业,纳税大户,由有关部门作幕后推手,三鹿集团花大资本搞形象投入,终于使三鹿集团从 ” 大头婴儿 ” 事件的阴影中走出,并依赖因添加三聚氰胺而低成本运作的毒奶粉再次成功崛起。

如果是一个有最起码道德意识的企业,如果这个企业对 ” 大头婴儿 ” 事件哪怕有一丝一毫的歉疚,哪怕有一丝一毫的悔悟,哪怕汲取一点点的教训,那么今天的毒奶粉事件断然不会出现了。

同理,如果是一个有责任心的政府,对这类曾经生产过劣质产品的企业就不会掉以轻心,而应该有更加严格的监察措施,那么今天的毒奶粉事件也断然不会出现了。

还是同样的道理,众所周知,这个集团的老板是个女人,也是位母亲。可惜可叹,如果她哪怕有一丝一毫的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母亲的善良的天性,如果她哪怕有一丝一毫的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母亲的道德良心,那么她也断然不会让她的企业生产毒害婴幼儿生命的毒奶粉,今天的毒奶粉事件更断然不会出现了。

财富的欲望可以泯灭一个人的道德良心,在这个世界本不新鲜。我所哀伤的,是财富的欲望竟然能使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母亲善良的天性荡然无存。这个女老板可以花重金送自己的儿女出国留学,显见她是有母爱的,懂得母爱的;可同时为了自身利益她也能对别人的儿女大下毒手。这样的女人这样的母亲,我不知道我们可否宽容她,可否原谅她。

(四)

我为人类的天性在整个行业板块中的整体泯灭而悲哭。至今,我们仍然没有感觉到在整个牛奶制品行业中,包括这个行业中的几位巨头,可曾有人在为往食品中特别是婴幼儿食品中掺毒的行为而真心悔过。问题的关键是,固然他们曾为对别人的伤害行为进行过道歉,但是在他们的内心是否真的认为自己有错。如果能真正的认识到自身的过错,那么就不会有 ” 往牛奶中加三聚氰胺是为了提高蛋白质含量 ” 的言论出笼了。

几乎与中国的毒奶粉事件出现的同一时期,日本也发生了一场举国震惊的毒酒事件。日本的企业家是如何对待这起事件的呢?发生问题的日本朝日啤酒公司没有摭摭掩掩,而是马上利用各种渠道,在全部销售市场中全面回收有问题的毒酒,在销往中国广州地区的毒酒回收中精确到每一箱每一瓶。毒酒所以能生产出来的原因也迅速查明,是因为使用了残余农药超标又有霉变的大米为原料。

为朝日公司这批毒酒提供制造原料的是日本大阪三笠食品公司,代理商是奈良广陵町米谷公司。与朝日公司在市场全面回收毒酒的同日晚上,代理商奈良米谷公司的社长在寓所自杀身亡。

我不赞成自杀。但日本这位社长的自杀行为很明确地向全体国民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我有过错,只能以死来弥补过错。这一自杀行为带有鲜明的日本民族的文化特色。当个人的名誉与信誉出现问题,失去人们尊重的时候,日本人为赢回大家的尊重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自杀。在日本民族中以这种方式结束生命,人们会原谅他以往的过错,会重新尊重他。这是日本民族的文化,与武士道精神并不完全相同。

虽然我不喜欢日本人,也极力反对自杀,但日本社长的自杀行为却让我充分认识到这位日本人是一位敢于悔过的人,是一位有道德担当勇气的人。

所以我更加悲哀,是因为反观中国的毒奶粉事件中,整整一个行业板块群体所缺少的,正是敢于审视自己的道德良心、敢于担当道义责任的勇气。如果一个民族缺少了这种勇气,则永远不会强大,永远不会赢得尊重。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