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自由党:寒冬还是新春?

联邦自由党真是 ” 屋漏偏逢连夜雨 ” 。刚刚在联邦大选中惨败,以历史第二低的成绩迫使党魁狄安成为 “QUITER” ,如今,丢城失地的自由党更面临更大的困难,那就是钱袋羞涩干瘪。 10 月 14 日的联邦大选才过去半个月,加拿大选举委员会就发布了财务报告,声称自由党从今年一月到九月间的募捐金额远不如保守党的一枝独秀,更比不上新民主党,让自由党品尝了财势旁落他人的滋味,不得不面对自身尴尬地沦为 ” 没钱没势 ” 的政党这一现实。这在自由党的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联邦自由党会在加拿大政治版图中被边缘化吗?中国人讲否极泰来、不破不立,那么,放在联邦自由党的身上,这些是意味着联邦自由党的寒冬已到,还是意味着自由党洗心革面的新春将临?

显然,这条 11 月 2 日出现的新闻不是一件平常的事件,不仅让自由党政客们心惊胆战,更是让自由党的支持者们倒吸一口寒气,自由党论落到这般田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该新闻说,加拿大选举委员会说今年 1 到 9 月,自由党仅仅收到只有 3 万 5 千个捐款,金额才仅仅 360 万元,而保守党收到了 12.5 万个捐款,共计 1 千 5 百万元。就连平常难以收到捐款的新民主党也收到了 4 万 4 千个捐款,金额达到 3 百 70 万元,高于自由党。如果说,自由党在刚刚结束的联邦大选中仅仅赢得 26.2% 的普选票,品尝了彻底失败的寒冬滋味,那么这个事实更是让他们的境况雪上加霜。

尽管自由党的筹款人出面声称,自由党传统上会在第四季度筹得最多款项,但是仍然,自由党在筹款能力上低于新民主党绝对不是一个好兆头。人们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出于对金融危机的担心,对加国可能的经济衰退的恐惧,人们都已经把自己的钱袋看得很紧,最近的一条新闻就说由于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影响,今年的慈善机构接受的善款远远不如往年,有的机构竟然不足往年的一半,在这样的严峻情势下,自由党人能否在第四季度里吸引更多捐款,当然让人怀疑。

事实上,自由党从 2004 年开始就挣扎于募捐的压力之中,当时,由于募捐政策的改革,限制了公司和个人的捐款额度,到了 2007 年,哈珀的保守党政府更是从严政策,限制个人和公司的捐款额度不得超过 1100 加币。由于传统上自由党人的捐款多来自公司的大笔捐款,保守党的狠招一出,让自由党一下子几乎断了财源。这也是哈珀从经济上钳制,打击自由党的一招。而保守党的财源则来自于大量的个人小额捐款累计。看来,自由党几年来还没有想出一个好的吸引个人捐款的计划。现在的自由党不仅要选出一个新党魁,制定新对策,还要为筹款这一根本大计处心积虑。一般而言,毕竟谁的钱多,胜出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狄安也认识到了钱的重要性,他指责说这次大选失利的一大原因就是自由党没有足够的钱来制作广告,任由保守党诋毁自由党的绿色提升计划和他本人,结果输得一塌糊涂。经受了这个惨痛的教训之后,现在狄安的头等大事就是在剩余的个月里如何更多地募集捐款。

人们更是注意到了今年美国选举募捐的场面,奥巴马的捐款大量来自个人,还主动宣布放弃了公家捐款,宣布只接受私人的小额捐款,但他的募捐早早地就超过了希拉里,超过了麦凯恩。他的成功募捐也说明,只要个人愿意出钱,那么募捐的数字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关键而言,是看自由党是不是有一个明确的价值观可以让大众慷慨打开钱包,反过来,大众也会看捐助自由党是不是有意义。为了尽快解决自由党的困境,联邦自由党决定在下个礼拜的执行会议上集中讨论新党魁竞选的时间,地点以及规则,以便尽快安抚人心,稳定躁动情绪,明确自由党的新方向,给加人一个交代。据悉,这个会议将占据原本于今年 5 月在温哥华举行的一个会议的核心。

本是一家欢喜一家愁,但其实,幸灾乐祸的人早了,联邦自由党的困难从某种意义上说,只是反射出了加拿大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困难情势。仔细看这次选举,专家早已批评大众缺乏投票热情,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国民投票,一个缺乏三分之二选民选出来的政府能代表加拿大的民意吗,能反应加拿大人对经济,对社会,对环境的价值取向吗。多伦多大学的法学教授戴维毕天 DAVID BEATTY 就怀疑这一点,他在最新的 11 月 1 日的博文里面就说不仅是自由党需要反省,所有加拿大人也需要反省,因为几乎有三分之二的加人反对这个投票,他质问到这样情况之下产生的政府能代表多大的民意 ? 他认为这样产生的国会议员席位比政党政治竞争本身更值得指责。从表面上看,自由党与保守党的普选率是 38 对 26 ,但是活得席次却成了 143 对 76, 他因此认为,如果都要从投票比率来分胜负,那么,保守党和自由党的国会议员比例就应当是 116 对 80. 更可怕的是,实际上有将近 1 百万加人投票给了绿党,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代表席位。他为此要家人好好想想:为什么我们的选举这么不民主。

这个原则的一个好处是,最大限度地尊重了每一票的价值,也就是说当选民觉得自己的这一票投下去将会具有直接的力量的时候,他们去投票站的热情就会加大。从数学模型上看, PR 制度下的投票也更具有包含性,更少离间性。这样一来,魁人党的得票率就将限制在魁省,不会让人觉得一个省的政党为什么会得到那么多的国会议席,戴维说在这个制度下的魁人党只会有 30 个国会席位,而不是现在所得的 50 个席位。一个赢得才普选 36% 的政府就可以差点组成多数党政府,已经预示了该政党政治的尴尬。戴维赞扬了绿党领袖伊丽莎白梅伊的挑战性,加拿大政治需要这样的挑战性以让加国的政治体系变得成熟。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