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使中国的民主流血

千百年来,中国人始终没有走出暴力加血腥式的民主的怪圈。中国历史上历次农民起义,不论你怎样理解,毫无疑问应该归属于民主意识的最原始形态,虽然推动了中国历史的发展与进步,但其本质是为了打破社会的现时结构,强行对现行社会权力与财富资源的重新分配,并在重新分配的过程中能攫取最大的利益。财富与权力的分配毫无例外一概以暴力加血腥的方式进行,各利益集团对利益攫取所投入的成本则是生命的流失。杀人越多,攫取的利益越大;杀人最多者,则是最后的胜利者。
中国共产党所以能从中国国民党手中武装夺取了中国的执政权,一举将国民党赶去台湾孤岛,所依赖的也正是”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是一场完全的真正的成功的农民武装起义运动。也正因为如此,自新中国建国以来的意识形态中,一以贯之地对中国历次农民起义完全给予了积极的正面的评价,而完全忽略或者有意抑制对中国历次农民起义除却进步意义外的另一种反思。

(一)
其实,起自商末,周武王以降,二千多年来的历次农民起义,固然推动了中国历史的发展,然而更多的结果是造成了当时社会生产力的急剧下降,人民的流离失所,整个社会陷入极度的贫困。我们中国人一贯自豪的所谓丰富的历史,恰恰完全是由流血的政变、暴力的朝代更迭、权谋与欺诈所组成。中国历史固然也传承了中华民族丰富的文化,但我们看到更多的还是在对权力与富贵的暴力加血腥的追逐面前,文化的孤独、无奈与失落。
孔子为道德理想的追求终生奔走呼号,颠沛流离,却在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受尽世人的嘲讽与奚落,终生不得其志。倒是老子能看穿世相,知赖于道德文化的力量根本不能阻止整个社会急剧膨胀的汹汹欲望与野心,所以愤而遁世,教人们”无为”。其实老子何曾无为,老子不过是以自己的方式来张扬纷乱社会中的文化,”无为”的本旨意在规劝大家尊重和顺从社会发展的自然规律,不要让欲望与野心扭转社会发展的趋势,不要让欲望与野心破坏社会发展的秩序。所谓”无为而治”,在于整体社会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人们所能做的只是顺从与遵循,万不可为了展示才能为了表现有所作为而试图以人力去替换或者破坏自然规律。这正是老子哲学思想的精髓与伟大之处。如果反视一下目前中国社会各地官员为了表现自己有政绩而大肆兴建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对社会生产力的破坏和对社会财富的浪费,即可知老子的哲学思想虽然以”无为”为表象,其本质是劝导大家遵循社会发展的自然规律而不是去破坏社会发展的自然规律。你不能对人类与社会有所贡献,也不应该对人类与社会有所破坏。这才是一个人不论是官员还是富豪或是普通百姓所应持的基本社会立场。
而中国历次以农民武装起义为形式的民主运动,本质上无一不在张扬着反社会反秩序的旗帜,无一不以对人类与社会的极度破坏为代价。这类民主运动完全抛弃了对文化传统的传承,也完全背弃了民主所要求的道德品格。这种抛弃与背弃,就使中国式的民主变成了脱缰的野马,没有了束缚,没有了指向,以一种雄浑的力量不仅肆意践踏社会公义,更严重的是使整个社会血流成河。
也正是看穿了这种民主的本质,孔子才悲天悯人,呼号天下要”克己复礼”,即克制私欲,遵守社会秩序。中国历史的悲哀也正在于此,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对孔子的”克己复礼”思想持一种批判的态度,认为这种思想阻碍了历史的前进,阻碍了社会的发展与进步。问题的根本是,中国暴力加血腥式的民主固然推动了历史的前进,却也让整部中国历史变得鲜血淋淋。同时,中国暴力加血腥式的民主也对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做出了最大程度的破坏。
正是以农民起义为主要形式的民主使得中国的民主运动流血,才有了孔子的”克己复礼”,才有了老子的”无为而为”。两种观点其实一脉相承,是我们民族的智者圣贤发出的对中国流血的民主运动最强烈批判的声音。

(二)
让中国的民主运动流血,还应该包括那些以民主的旗帜为号召,而实际是为了实现个人权力与富贵野心的所谓领袖们。中国式的农民起义式的民主完全是私欲与野心的产物,是运用暴力强行打破社会的秩序,是运用暴力强行重新分配社会的权力与财富,是运用暴力强行推翻现有的社会统治者而使自己成为新的权力与财富的占有者。三皇五帝到如今,不论历史上的农民起义领袖还是当今时代的所谓民主运动领袖,不论是发动农民起义运动还是发动现代式的民主运动,能抛却对社会占有的私欲与野心者,史所罕见,中国近代的民运史中更是闻所未闻。
中国的历史上有杨幺、黄巢、洪秀全这类杀人如麻,刚刚享有权力即腐败堕落,忘却起义初衷一举走向农民起义民主运动反面的魔头,也有现代以民主斗士民运领袖自居却让文明社会的民主流血如柴玲、吾尔开希之类的小丑。
杨幺曾提出”等贵贱,均贫富”的进步口号,这一口号使他的追随者众。然而”等贵贱均贫富”的进步思想在杨幺那里不过是为他招兵买马扩充暴力所做的广告而已。当他建起了水寨,拥众20万时,不仅杀人如麻,其作威作福的程度较之当时的北宋皇帝有过之而无不及。杨幺后来被抗金英雄岳飞剿灭,终没能做成皇帝,假使他真的做成了皇帝又会怎样呢?恐怕中国历朝历代的暴君都会相形见绌了。
而唐末的农民起义领袖黄巢从起义一开始就很明确他的目的就是成为新的帝王,并且是一个杀气腾腾的帝王。在他失败前夕包围陈州近一年的时间里,采用过机械化方式,将没有战斗力的士兵或者老幼妇孺活生生粉碎,以人肉作军粮,供应他的围城部队,以保证他的军队的战斗力。《旧唐书》曾记载:”(黄巢)贼围陈郡三百余日,关东仍岁无耕,人饿倚墙壁间,贼俘人而食,日杀数千。生纳人于臼碎之,合骨而食,其流毒若是。”黄巢的部队进入长安时,也曾发布过”黄王起兵,本为百姓”的告谕。然而等待长安百姓的却是,黄巢军”居数日,各出大掠,焚市肆,杀人满街,巢不能禁。”等到官军反攻长安的时候,一城百姓完全站在了官军的一方,帮助官军打黄巢。”巢怒民之助官军,纵兵屠杀,流血成川,谓之洗城。”这就是曾写出”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诗句的农民起义的领袖黄巢。
曾经建立了太平天国的洪秀全又怎样呢?洪秀全本一不第秀才,最早接触了在两广地区传播基督教的老牌西方殖民主义的传教士,即以”拜上帝会”的邪教本质蒙骗信众,自封为神棍教主。甫一占领南京,即开始称帝,极尽奢侈与享乐。在所谓的太平天国内部也大开杀戒,利用韦昌辉杀杨秀清,再用石达开杀韦昌辉;看到石达开的势力坐大,又将石赶往绝路出走。杀来杀去,到清兵围城的时候,太平天国内部几乎没有可用之兵,甚至以妇孺守城。所谓的太平天国在洪秀全那里不过是一个笼络信众的口号,是实现其个人欲望与野心可资利用的平台。
正是这类的农民起义才导致了中国社会的全面倒退,导致了国力的持续减弱,导致了近代西方列强国家对中国的入侵,把中国作为砧上肉按西方列强各自的利益进行全面的分割。

(三)
而近代以民主斗士民运领袖自居的如柴玲、吾尔开希者流在此所以被称为小丑,是因为他们使得本不该发生流血的民主运动发生了流血,是因为他们私欲的膨胀所致对民主方式的极端利用导致了中国民主进程的迟缓与倒退。如果我们还能对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发生在中国的那场在全世界范围内都产生极大影响的民主运动有所记忆的话,我们就不能回避对那场被几个小丑操纵的民主运动作最痛苦的反思。那场运动后来成为了一个专有的标记”六四”,而”六四”也成为了流血民主的代名词。
究竟谁使”六四”流血?当然是当局的镇压。但是我们必须说明的是,流血是本可以避免的,而恰恰是因为几个民运领袖内心的私欲与野心与卑鄙与恶毒才使应该避免的流血没能避免。甚至,是这些民运丑类为了扩大这场运动的影响而有意识地让这场运动流血。正当进驻北京的戒严部队要求学生退出天安门广场,而广大学生为了避免流血也有意退出时,几个学运领袖做出决定让大家坚持到最后,拒不撤出。柴玲在当时就撤出与不撤出的问题曾恶狠狠地表示,这场运动必须流血,只有流血才能有影响。柴玲者流让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去流血,而他们自己却先跑到了美国。中国自古即有”一将功成万骨枯”之说,现代的民主人士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竟然也不惜让年青的的学生去流血去献出生命,这些丑类以民主为标榜的恶行是不可原谅的。
民主必须呼唤为民主与真理献身的精神。如基督,为了真理而将自己钉上了十字架,所以基督精神才能千古不衰,才能得到普世的认同。而柴玲、吾尔开希者流为了能在美国那里领赏而让青年学生充当炮灰的丑恶表演,是中国民主永远的耻辱。
说到这里我还想重提一下关于民主的道德品格问题,冷静地思考一下,我想以”六四”民运领袖们在这场运动中的失误与卑劣,根本的是由于道德素质的欠缺,以低下的道德品格而担当民运领袖之责,是中国式民主的真正的悲哀。如台湾的陈水扁之流,如逃到美国的柴玲、吾尔开希之流。后来柴玲在美国开公司还因为诈骗被人告上了法院;吾尔开希在美国无心向学流连夜店被当地媒体大肆渲染。以民运领袖道德品格的缺乏来看,这些事情的发生似乎也不是偶然的。
如果能对当时学生民主运动有着正确的把握和导向,那么就不会有当时的国家领导人赵紫阳的下野和后来当局对这场运动的流血镇压,也就不会有”六四”后中国社会民主的大倒退和老人专制政治的崛起。这是我们对”六四”须谨记的教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