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防电话诈骗

在得手以前乃至以后,诈骗犯都是很难被定罪的,更别说锒铛入狱了,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骗子不同于贼,贼被人赃俱获,就罪责难逃。骗子则不然,此类”人渣”施展其拆白勾当前后,总会以体面人士的面貌示人,即便被骗者发觉上当,与其理论时,他或她也会以各种借口理由搪塞推诿,让你如坠云里雾里,而当你忍无可忍终于报警之际,就往往是骗子们人间蒸发之时。而那类”广种薄收”的骗子,赖无可赖的时候,大不了兑现其承诺,为了那90%的肮脏利润付出10%的违法成本,便得以逍遥法外,你们又能奈我何!为自保计,对于那些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的猴崽子们,笔者也不得不以诈骗嫌疑人冠之,决不敢以”诈骗犯”某某的雅称相赠。出于同样的原因,在下郑重声明,对于那些在下文中现世的、玷污了眼前这方清白荧屏的所谓”公司”匪号、小姐以及手段伎俩,若有与现实社会里那些本份经商的商号和清白为人的良善雷同者,实属巧合,笔者绝无含沙射影,指桑骂槐之意。生活在枫叶国的华裔,不得不防。以下就实录我的一段遭遇。
一个月前,我接到一个电话,自称是”世界之旅有限公司”的马小姐请求我给她十分钟时间,作一个市场调查,目的是了解华裔移民对在魁北克附近某度假山庄开设赌场以及特殊服务的看法。小姐操一口粤式国语,媚惑十足,且带有某种暧昧的暗示,这对我这类男性具有强大的杀伤力。我当然乐于奉陪,一小时的电话倾诉里,我被灌了几碗迷魂汤,以我当时的智商已经数不清了,只记得马小姐要求我留下真名和地址,以便邮寄给我五百元山庄度假券。本人在类似场合向来不留真姓名,不是因为清醒,而是出于本能,何况小姐说度假券要在山庄度假村建成以后生效,礼券对我的吸引力就更没有其本人令人心动了,我就说了一通冠冕堂皇的话,诸如这么点事情哪里好意思领受小姐的回报啊云云。
一星期后,”世界之旅”的另一个小姐芳名吴曼的来电,说”世界之旅”在”环亚电视”有一个亚州小姐的才艺大赛,观众可以参预有奖投票,并告诉了我”环亚电视”的网址。这通电话我才知道,”世界之旅”是总部位于香港的跨国旅游公司。我对这些比赛一直很有兴趣,何况小姐说,参预投票必须有个名字和编号,我就杜撰了个大名相告,并从小姐处得到一个号码。放下电话我立刻上网,但是找不到什么亚洲小姐才艺大赛。这事也就搁在一边了。没想到圣诞前几天,大约是下午一点钟,吴曼小姐又打来了电话,问我投票了没有。我说找不到大赛嘛,吴小姐说那可能是大赛组织方没有网上直播,随即又问我上次电话给我的编号是多少,因为’世界之旅”公司对他们的老客户也有个随机抽奖。没想到几个电话我竟成了这家跨国公司的老客户了,赶紧找出编号告之。吴小姐一通噼哩啪啦地敲击键盘声后,传来吴小姐惊人的喜讯,编号为某某的在下中了一等奖,一辆大奔驰。正当我懵了的时候,电话筒里传来一阵电话铃声。吴小姐说了声对不起,便拿起了另一个话筒,我只听见吴小姐对另一个电话说,对不起你没有中一等奖,奔驰车被加拿大的一个人中了,随后吴小姐又热情洋溢地对我说,恭喜你,中了大奖,你真幸运,刚才那个香港人已经参加过五次了,一次都没中。那一刻我脑子还没恢复常态,结结巴巴地问道,我正中了吗?我去哪里领奖?你在哪里?吴小姐说她此刻正在香港铜锣湾。那我怎么领奖呢?我可是在加拿大啊。这时我脑代有点清醒了,隐隐觉得有什么事不对劲,却分辨不出来。吴小姐说,没问题,如果你领车不方便,可以按时价折成现金汇到你的账上,大概有一百一十万元港币,你是要港币还是为你兑换成加币?此刻我真正意识到了对方是在香港,也是在这一瞬间,我明白了到底是哪件事不对劲。就是小姐刚才接的那个电话,我现在是加拿大大西洋时间下午一点多钟,那么此际应该是香港时间的凌晨一点多,半夜三更、黑灯瞎火的,哪来的电话!显然吴小姐此时不可能是在香港,再看来电显示,是一组乱七八糟的数字,前几次我还以为是从香港打过来的缘故,现在判断,她们肯定是在加拿大打的,用了网络电话。一场骗局而已。
我按捺住心头怒火,问道,怎么操作呢?我倒要看看狐狸尾巴究竟在哪里。吴小姐说,很简单把你的银行户口告诉我就可以了。我踌躇道,这,这不太好吧。小姐说,你可以告诉我一个没有什么钱的户口。这倒是一个好主意。我找出一个账上只有几十块钱的账号报给了吴小姐。十几天过去了,账上自然不会有那百万港币,但是一个自称是”世界之旅”账房的李太太来电,说是按照香港税务法,中奖奖金需交利得税,是17% 也就是说我要往”世界之旅”的户口上汇十八万七千元的港币或相当的加币,由他们代为缴税后,才能得到大奖现金,或者我也可以要车,那还需加上运费。我说,那你们不可以扣掉这十八万七千元港币后再汇给我余下的奖金吗,省得寄来寄去的。李太太说,这样是不可以的,因为你在加拿大,涉及到外国人在港得利的税收问题,必须是从你的户口上汇来的税金,才不会给我们公司做账带来麻烦,同时你还需要传真给我们一份代为纳税的授权书,李太太又抱歉道,请原谅,我们也只有在收到税金的情况下才会把大奖汇给你,请理解我们不能先把钱汇给你,再等你寄来税金的苦衷。此刻我已经完全明白,我正在打交道的是一路什么货色,对香港的税收制度本人并非外行。我也该玩玩你们了。我说最近我有事去香港,请告诉你们在香港铜锣湾的地址,我亲自把税款奉上,并同时领奖,可以吗?李太太反应神速,回答说非常欢迎你来拜方”世界之旅”香港总部,并说了详细地址。显然她清楚我是在鉴别真伪,在诈她,而那个地址事后确认也是假的。我又要求,告诉我你此刻的电话,我打过去确认一下,可好?她当然没法告诉我电话,因为她肯定是在加拿大。这时李太太有点恼羞成怒了,先生,你怎么那么麻烦,不相信我们吗?看来她已明白从我这儿榨不出油水了。我说,我凭什么要相信你?不但我不会相信你们,皇家骑警恐怕也不会相信你们吧?
事后我打电话报警,警察说,他们虽然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查出来电电话的位置,但是没有罪行的实施,也就是说我并没有被骗走钱财,所以他们一是不会去做这样的侦缉工作,二即使找出嫌疑人,他们也没有任何站得住脚的证据,将那伙人绳之以法,可行的唯一方法,自己小心,谨防上当受骗。皇家骑警说的没错,那么我们安份良民又如何自保且给那些”大灰狼骚狐狸”一点薄惩呢?笔者倒有一法,就是利用最近实行的”请勿来电计划”,对那些也可以算是广告促销的”准骗子”电话,以广告搔扰电话的方式,让其被罚款,罚她个千儿百块的,以出一口无奈定其诈骗的恶气。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