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杜芬努想到中国的变迁

来自温哥华西海岸的朋友向我谈及他所居住的杜芬努Tofino小镇,我当然清楚知道加拿大这一类小镇的固有形态。很多华人对这样的小镇不但情有独钟而且感触良多,因为他们来自中国那样一个高速运转的国度,是极少有机会体验到其中的妙处。但究其中国原来似乎也曾有过不少类似的地方与景观,只是迫于国情前进到现在已经身不由己。
在过去的20多年里,座落在加拿大温哥华西海岸的Tofino小镇一直是一个沉睡多年的小渔村,总人口发展到现在也不过才2000人左右,许多人会来观赏当地独特的雨林地带和海滩,近年,此地被外界评为北美最佳滑浪城市,2009年秋季,世界级专业滑浪比赛首次在此举行,影响力使小镇环境自然发生一些改变,直到今日此地逐渐演变成国际游客向往的旅游胜地。但难得的是,这一意义的转变,并没有发生像中国那样的普遍状况。大多数中国城镇如果一旦变成旅游圣地,随之而来的盛名之下即刻变得媚俗而臭名昭著,如此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很多人都知道,以前到中国的人,要被推荐去故宫、长城、天坛,而现在去中国的人,却要被游说去故宫、长城、798。798是最近几年新加入进来的,此三个地点可以算做当代中国悠久历史长河中的文化风向标。798在北京早已是声名赫赫的艺术区,它是工业遗产地复兴的最典型代表。作为上个世纪50年代建设的具有典型包豪斯风格的一家大型国有工厂,当工厂的生产停止以后,设计、出版、展示、演出、艺术家工作室等一批全新创意产业陆续入驻。在对原有历史文化遗留进行保护的前提下,原有的工业厂房被重新定义、设计和改造,带来人们对建筑和生活方式的创造性理解,大批艺术的陆续入驻为此地注入中国式文化灵魂。此地位于北京朝阳区酒仙桥大山子地区,总建筑面积23万平方米,原由德国1952年援助建设的”北京华北无线电联合器材厂”风格为典型的包豪斯式设计。大量闲置厂房吸引中国各大艺术机构进驻,逐渐形成集画廊、艺术工作室、文化公司、时尚店铺于一体的多元文化空间,形成极具国际色彩的”SOHO式艺术聚落” 和”Loft生活方式”。2003年,798艺术区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全球最有文化标志性的22个城市艺术中心之一。
有多少中国艺术家曾在此停留,有多少外省青年曾在此消解艺术情怀并寄居斗室奋斗追梦不止,又有多少世界各地的专业或流浪艺术家在此找寻东方艺术之魂。完全可以这样说,798的前生今世影响着中国艺术界的发展与进程,左右着国际艺术界的东方视线。798影响之所以巨大,正因为它代表着中国后工业时代的最后一块艺术净土。
只是,中国的奥运会彻底催毁或改变了它的未来。798变得说不清楚,之后,遂成为文化艺术界争论焦点,和中外艺术家心中不能言说的痛。它的重新整修与改造,与其说是为迎合奥运旅游观光潮,不如说是多元伪艺术生硬截断艺术形态发展之最普通的中国式破坏,使其提前进入鼎盛文化艺术的后期。当然,如今也不能算是完全失败,以商业最大化原则来看,是给原味无序艺术正名定位,经过时尚消费群体追捧,拯救其真正并入符合中国式价值,进入中国式主流渠道。负责改造的官员表明,主要是园区的环境已经不太符合国际级艺术区的层次,使初次进来后让人经常感觉破破烂烂,而客观上奥运会举办必然给798带来人潮,所以他们确定除想留下的,或者说是有足够资金能留下的,其余都要搬离。
对于一个城市乃至国家来说,艺术表达信仰,有艺术区的存在,会获得高形象分,这当然会证明一个国家对创造力和自由的容忍度,而中国当然不会错过奥运良机,不然如何用大量金钱来改造这样的艺术区。但事实是,一位在此生活7年的艺术家要离开他的家,而新搬进来的是卖红木家具的,只因其时尚精英,更重要是有钱而贴近主流。
整体环境改造是由北京市政府、朝阳区政府、中关村管委会、北京电子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七星集团联合投资的,投入超出1.5亿元人民币。这是一次集团行动,因其国力形象必要的提升而为,商业上出乎意料的成功运作扼杀了这里的灵魂,地下艺术家们不得不纷纷逃离。商铺越来越多,房价越来越高,艺术工作室被迫挪地儿,狭窄街道挤满车辆。建筑工地噪音震耳,遍地是游客,到处是时髦的小玩儿意和成群的观光团,只要有钱,只要是精英(当然只有精英才够资格),世界级基金协会,艺术家名流沙龙,只要有能量,有能力,会运作,大家都可以来沾艺术家的光儿。那些国际上享有声望的顶级现当代艺术Pace画廊,尤伦斯基金、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北京公社、亚洲艺术中心、林冠画廊、灿艺术中心、玛蕊乐画廊、常青画廊等国外及中国港台地区的画廊、艺术机构,全部进驻798。798从前恬静日子,无可寻觅。其间的好与坏,影响力与声望,自有评说,只是味道寡淡得多。
如同北京的所有事物一样,798区的变化速度惊人。仅仅几年前,这里还像上个世纪60年代纽约的索霍区一样古怪、大胆、前卫、后工业化。但纽约索霍区是经过30年才被小商店和漂亮小餐馆所占领。但在北京798,这一过程只需5年。这是中国人所熟悉的有关一个文化事件形态脉络模板与变局。其实,无论艺术文化商业或其它。
与其相比,加拿大的温哥华tofino小镇却能保存它的原始味道,而不被所谓的现代性侵扰。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当地人的坚持,坚持保持这里的乡村文化。这里根本没有麦当劳、星巴克或是蒂姆霍顿之类的速食店或其它各种商业味道,而未来20年内也不会出现这些类似的快餐连锁店,因为这一条要被立法。这正是与中国不同之处。
在上一周的多伦多安大略湖心岛举行的第22届国际龙舟节(北美时报为传媒赞助),整个岛屿环境与生态被保存完好,与外界喧闹市景完全分离,安祥明媚的岛屿形态也同样印证这一点。180支来自加拿大及海外的龙舟队伍争相竞逐,6000余名各族裔参赛健组成的”千舟相竞,百舸争游”的景观给人的印象难忘,其实难忘的是身在其中的味道。
即将举行的G8会议地点,被安排在Huntsville小镇的Deerhurst Resort鹿林度假村,这同样是一个恬静无比的地方,不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其众精英会有哪些随想,想必他们在政治博弈和各种重大议题之后,定会坐下分享彼此。说到底,国力的较量其实是来自深层或者说 是更柔软的部分。全球变暖是当今全球关注焦点,环保意识是当今人类的新道德,中国如果在环保问题上力争发挥出新作用,毫不疑问将具有一种”道德制高”效应。环保本身具有强大全球公益性质,对中国而言,早已认清和强化过这种意识,但发展过快难免会把环保搞成商业谋利行为。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一旦私心过重、谋利心切,势必会失去”领导能”或”影响力”。其实中国领导者及精英分子早已经吃透这些,改变,只是早晚问题。

新闻链接 北京 “798艺术区” 概貌

“798艺术区”位于北京东北方向朝阳区大山子地区,是原国营798厂等电子工业的厂区所在地,1950年代由苏联援建、东德负责设计建造的重点工业顶目,见证了新中国工业化的历程。798厂区的部分建筑采用现浇混凝土拱形结构,为典型的包豪斯风格的建筑,在亚洲亦属罕见。随着北京城市化进程的扩张,原属城郊的大山子地区已经成为城区的一部分。自2002年开始,大量艺术家工作室和当代艺术机构开始进驻这里,成规模地租用和改造闲置厂房,逐渐发展成为画廊、艺术中心、艺术家工作室、设计公司、时尚店铺、餐饮酒吧等各种空间的聚集区,使这一区域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攫升为中国最大、最具国际影响力的艺术区。在对原有的历史文化遗留进行保护的前提下,原有的工业厂房被重新定义、设计和改造,带来了对建筑和生活方式的全新诠释。这些闲置厂房经改造后,本身成为新的建筑艺术品,在历史文脉与发展范式之间、实用与审美之间与厂区的旧有建筑展保持了完美的对话。”798艺术区”所形成的具有国际化色彩的”Soho式艺术区”和”Loft生活方式”,已经引起了海内外的广泛关注。在这里,当代艺术、建筑空间、文化产业与历史文脉及城市生活环境的有机结合使”798″演化为一个极具活力的中国当代文化与生活的崭新模式,对各类专业人士及普通公众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吸引力,并在城市文化和生存空间的观念方面产生了前瞻性影响。
798艺术中心坐落于国际知名的北京798艺术区内,是目前园区内最大的锯齿形厂房,建筑面积4600 平方米,高空间,大柱距,整座建筑的架构完整保留了最初兴建时德国包豪斯独特的艺术风格,突显其注重实际、简约大器的设计理念。
这里还曾是意大利旅游推介年的活动场所,世界黄金协会举办的”黄金畅想”金饰设计大赛同样把798艺术中心作为自己的时尚地标;电影首映展、中国设计花样时装秀,中国雅虎门户网以及”吉普指南者都市玩家”新车上市的推介会也都曾在这里成功举办。798艺术中心旨在为国内外当代艺术展示交流活动,文化、艺术、商业机构的展示、交流、公关、聚会、新闻发布等大型活动,提供独具氛围的场地。艺术文化活动:当代艺术展览、展示、交流活动、文化艺术讲座、多媒体艺术展映、实验戏剧表演、现代舞蹈表演、先锋设计展览、大型文化晚会等等。高端商业活动:时装表演、产品推介会、新闻发布会、联谊会、大型会议、各种公关PARTY、大型演唱会等等。此外还有艺术空间 画廊 时尚店铺 酒吧饭店 个人工作室 公司等。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