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人加国的日子该怎样过

作为一种情绪,老年,会在任何年龄降临到我们身上,从本质上讲,激情已经松开原来紧紧抓住你的手,开始赐予老年以宁静与自由,老年阶段成为人类的第二次童年。
移居到加拿大的中国老人们,就像一切化装舞会的结束,面对中加两国养老观念对”幸福晚景”的不同解读,面对经济、生活、精神等诸多方面的生存现实,他们不再需要任何面具。异国他乡,他们勇于挑战自我、自强不息、替儿女分忧,寻求自我与价值更新,努力写好人生最难书写的篇章;远离故土,他们努力适应文化差异,寻求安享丰盛、有尊严的晚年。
晚年的尊严来自哪里
来自福建的金老伯由于从事IT业的儿子和儿媳先後被公司裁员而失业,尽管有失业金及原有积蓄的支持,家庭基本生活仍可维持无忧,但金老伯总是难解心愁,甚至担心他与老伴会拖累儿子家庭的生活,因为”我们已经 没有能力帮助小辈,又没有自己生活的空间,真是怕拖累孩子,长期下去还怕有家庭内的矛盾出现”。
许多中国老人心甘情愿为孩子牺牲自己的一切,晚年后又生怕增添孩子负担。金老伯所遇的情况,在移民家庭很普遍。而现在他已找到解决矛盾化解烦恼的好去处。
众多中国老人在当地的现状无非是替子女带小孩、做家务,孩子放学后,家庭官方语言变英文,老人立即显得多余。更有甚者,仅有的一点养老金也要交给儿媳管。况且这些已达高龄的中国移民很多都是在中年之后或将近老年来到此地,英语水平有限,更没有足够时间累积社会福利,年老后多数依赖儿女过活。移民社区老人问题长期以来已成为极其现实而严竣的社会问题,其不易显露於外,却又很大程度上影响到移民家庭生活乃至社会服务成本,老人精神抑郁等问题也频有发生。基于此,华人社区的老年学校的发展与建设成为极为必要。而金老伯的好去处就是华人老年学校。
3月9日,本报记者走访了士嘉堡地区的”长青学苑”老年学校。
在加拿大,本地老人往往体力不支时,会断然卖掉自己的小楼,找个养老院安度晚年,而在他们退休后身体还算很不错时,往往都会成为最有钱和最有闲的老人。很多本地老人院开在风景如画的小镇中,设施齐备,有专业护士和各类餐厅围绕左右,生活惬意舒适。而那些身体还不错的中国老人们最快乐的地方就是由当地华人办的老人学校。
“长青学苑”老年学校是一个华裔银发族提供舒适学习交友的公共场所,其特点是以推广多元,切合华人族裔生活传统与文化多种兴趣活动为主的老人学习中心,洪秋月校长告诉记者,这所学校发展到今天已有六年,来这里注册的老人有900多人,而常年每天都坚持来这里活动的人就有300多人。记者了解到,这里有义工和part-time无数,而full-time只有一名,但活动特色和持久程度却极为突出。他们的师资力量可以称之雄厚,20多名老师几乎全部是奉献型的专业人才。特色课程包括:排舞、太极杖、篆刻、二胡、书法、电脑、桥牌、瑜珈、摄影、麻将等,这些课程与活动有固定时间与地点,且收费低廉,另外还有固定的各种生活讲座和免费健康舞。极富中国文化特色的乐器二胡共有6个小班,每班5个人,老师可以单独辅导,手把手教学;电脑班也有6个班72人,每班12个人。来自台湾70岁的范先生,来加拿大之前,不会使用电脑,如今他已能用电脑与在广东的儿子视频对话,现在他不但可以熟练操作聊天窗口,还可以上各种网站浏览国内外信息,生活变得趣味盎然。透过记者采访,他希望这所老人学校能长久地发展下去,他也好有一个怡然自得的快乐场所。许君健老人原来的专业是戏剧,而业余篆刻三十年,现在俨然成为他的另一专业。记者采访时,看到他正与身边五、六个篆刻爱好者专心致志在揣摸图章。在这里,每天都有老人们按照课表安排准时来这里上课。杨秀香老人说,这里制度健全,很正规,没有语言障碍,重要的是能广交朋友。
能够找到自己晚年生活的兴趣点和发现另一片新天地,精力能被另一个新兴趣和新发现所占满,让自己感觉快乐,回到童年,对于老人来说,实在是一件无比快乐的事情。而活到老,学到老,充实生活带来心灵上的快乐,更让老年人体会到生活有品质,生活有希望,体会到自己有用,有价值,体会到尊严。
政府养老要贴近多元关注
很多人不知道退休后该如何打发时间,如何保持自我存在的价值。结果,退休生活成了终日坐在电视机前。众多华人老人由于忙于生活,外加这里追求实际素朴,更加不太注重外观打扮,而照看子女幼儿等繁忙的生活使很多老人走向自我封闭,时间长了,这种自我封闭和自我忽视行为成为趋向不良生活状态的信号。所以对老人培养新兴趣新爱好成为必要,而到老人学校学习新知识,新技能是老年人 走进新生活重要的开始,除此之外,老人们要通过各种途径来增进对加拿大的认识与了解,努力融入社会,努力挑战自己的潜力,如到学校、社区、博物馆等地做志愿者等。
从目前来看,亚裔老人能够在适应西方世界老年生活的同时,保留一些自己的文化与生活传统当然不错,但中西观念碰撞所带来的实际问题让我们体会到生存不易。从实用角度而言,那些切合不同族裔生活习惯、生活方式,有针对客户群的养老活动中心在未来会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虽然加拿大三级政府在耆老服务方面长期投入大量资源,但大陆移民社区的利用情况还是相当低落。目前状态是仅处於资助举办活动的初级阶段。而针对健康老人的活动中心更不易取得政府扶持。以”长青学苑”老年学校为例,整个学校除电脑和地板来自政府少量补助外,主要资金全部来自董事会的义卖活动和捐款,而能够支撑长久发展的力量还来自他们懂教育,懂管理的洪秋月校长。洪秋月是一位基督教徙,她告诉记者,”欢喜做,甘愿受”,”施比受更有福”,这些是她办这所老人学校一直恪守的信条,看到这些华人老人每天不断地来到这里游戏与开怀,她感受到辛苦有回馈。但如何长久地办下去,如何办得更规范,更细节,更具针对性,所需资金成本增大等问题,总会让她难以释怀。
早有华人社区服务机构与社团,为加强与政府部门联系,准备筹建大陆移民老人活动中心,由于种种问题不了了之。而近年来,政府方面不断检讨目前耆老服务体制,尤其在安省一年多前就全面检查全省安老院的服务情况,并对目前的服务质素及规范提出严厉批评。而实际情况随着老年人口日益增加,政府在耆老服务方面的财政压力也日益增加,未来的服务计划很难不断增加各种类型的养老院,而是趋向建设老人活动中心,老人学校,以及老人家庭服务方向扩展,一方面让老人有更多社会活动、交流的天地,另一方面将服务直接送达住家中的老人,使老人在家庭中也能获得很好的照顾和服务支持。
但是,如此这些服务体系,根本或极少涉用到华族老人。鉴于大陆移民老人其社会群体的独特性,较难融入目前加国养老社会服务体系之中,未来建立具服务特质的正规华人老人中心势在必然。然而,社区各团体如何共同合作,提升具针对性的老人服务水平,并非易事。华人机构团体常年的劣根性,有利风抢,有劳互推,而且缺乏公信力与凝聚力,如此问题当然是对华族社群文化的考验,如无力改变现况,可能十年後华人社群的老人服务状况依旧,等到那时必定会累积养老体系成本,加拿大是否能长久成为移民老人的天堂也成未知数。对此,不知加国政府是否做出考虑?多元文化的要求不止于大局关怀,不止于大文化照顾,更需要倾注实际行动支持与细节关注,而且迫于现实,更需尽快!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