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她)只要欢乐不要政治

就是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多伦多同性恋30周年大游行,呈现出烈日下130万人花车音乐的欢腾海洋,对于一些新移民中的同性恋者来说,这无疑是个相当振奋的节日。尤其是对于那些没有归属或没有找到表达方式的同性恋者,和那些来自同性恋权力还不被承认的祖籍国家的男女同志。

比往届更具娱乐性

在多伦多,政府已经将同性恋的婚姻合法化,本次游行的各种细节印证过多的政治意味已经被淡化。与往年比较,今年的游行更具娱乐性。数名多伦多警察身穿制服,下身着白色女式细纹透明纱裙,脚踏细高根鞋,手拿细皮鞭沉浸在欢乐的人群里。游行现场还会看到消防车以极戏谑性方式向人群大规模洒水。有人说,巡游即是表达欢庆,表达快乐,表达自我。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开始的日期距离多伦多市选只差三个月时间,多名多伦多市长候选人也借此机会、赢取同性恋社区支持。市长候选人之一潘大龙(Joe Pantalone)竞选团队来游行现场,举行预防性病宣传,向民众免费派发5000个安全套。有媒体宣称潘大龙认为虽然市长候选人之一的史密瑟曼公开声称自己是同性恋者,但这并不意味着同性恋社区的选票就一定是史密瑟曼的囊中之物。而作为同性恋者的史密斯曼本人对这个问题非常敏感。他为自己拉票说,作为多伦多市长,一定要强调多元化是力量的来源,应该把兼容并蓄当成座右铭。
游行队伍中,除爱滋病防治组织及多个同性恋团体的花车外,现场还能看到新民主党党魁林顿(Jack Layton)以及国会议员邹至蕙的身影,他们打起彩虹伞,在游行花车上与众人同欢同庆。
众多啤酒公司的广告在游行队伍中多次出现,有人高兴地认为,这是包容力量的多方体现方式,说明同性恋权力已经完全被这个国家所接受和认可,再也不需更多的政治权力上的争夺,这当然是一种更大的进步。
30年前,警方大举搜查多伦多的各个浴室,巡游就是警方行动的产物。当时的男女同志感觉自己政治上被排挤,感到不满,觉得受到不公平对待。如今,有130万人同庆节日,有10对同性伴侣海誓山盟在浩荡的彩车行进中,这些同性伴侣共谐连理,标志着同性婚姻在加拿大合法化5周年。而其中还包括来自美国的5对伴侣,而今在美国大部份地区,目前仍然不允许同性婚姻。可见这个过程的发展是个多么大的跨步。
虽然,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今年未获分文,而去年却从大型观光活动计划(Marquee Tourism Events Program)取得40万元拨款。哈珀政府不肯资助今年的多伦多同性恋节活动,论者指它有同性恋恐惧症。但工业部长甘礼民(Tony Clement)上周五坚称,政府的决定与保守党国会议员团一些成员的反同性恋观念无关。同性恋节拨款”被砍”一说不够准确。以前大型观光活动计划大部分拨款流向大城市,特别是多伦多和满地可。今年大城市只限两项申请,政府要把拨款公平分配给小城市。多伦多今年两项活动获得拨款,它们是Luminato艺术节和皇家冬季农产品展(Royal Agricultural Winter Fair)。不过,无论如何,自2005年6月28日加拿大国会经过艰难表决,通过新法案,允许同性恋者申请结婚,加拿大也因此成为第三个同性恋结婚合法化的国家。如今历经30年,历经风雨兼程,历经政治权力磨合与争夺,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同性恋者真正享受和体验到这个国家制度中所带来的巨大的宽容的生活,同性恋者所获得的权力与这个国家的开明与包容共同见证与成长。

各国的同性恋态度

荷兰同性恋者不但可以合法结婚也可以合法离婚。荷兰参议院还通过立法准许同性恋者婚后收养孩子。
德国联邦议院2000年12月2日通过新法律,批准同性伴侣向当局登记他们的关系,当局把这种安排称为”同性婚姻”。 按照该国法律,同性伴侣可以使用同一个姓氏,可以在家庭保险方面共同分担责任。该法律将赋予同性关系法律地位,而且也适用于外国人。不过,同性伴侣目前不可以领养小孩。
英国目前反对同性恋。传统上,英国圣公会对同性恋者持强烈抵触态度,不过,由英国首相布莱尔宣布任命威尔士大主教罗万·威廉姆斯为英国圣公会的宗教领袖。此人对同性行为持保留态度,他任命一名据说有同性恋背景的牧师,他的解释是,他选牧师的标准是能”献身基督,遵照上帝意愿”传递福音,同时对自己性行为采取负责任态度,没必要吹毛求疵。
挪威于1972年承认其为合法。瑞典在1944年就已承认。1982年12月,美国的旧金山通过《同居法案》,承认同性恋家庭为合法,目前美国的50个州已有一半将同性恋合法化,其高等法院的法官对此所持态度也接近均势。俄罗斯,同性恋日前仍被视为非法,但同性恋团体成员已占总人口的3%至5%。
同性恋作为一种性文化现象,因其所涉及观念、风俗、科学知识和法律等许多问题。从历史上看,人们对同性恋的态度大致经历从正常→罪恶→病态→正常的过程,而其中第三个阶段向第四个阶段的转变,是在20世纪后期才逐渐开始的。对于同性恋所持的态度,可以说是标志着一个国家对社会文明、科学与开放的程度。
无论中外,自有文字历史以来,关于同性恋的记载流传至今。至于中国,对同性恋爱的态度因国情又极具特殊性。
一位中国同志网友说,就是因为同性恋在中国还不是一个问题,所以才有了问题。因为正因为它没有被大众重视,所以同性恋者才很容易受伤。
最近的香港Pearl电视台的新闻60分英语节目,讨论美国军队对待gay的”Don’t ask,don’t tell”政策,就是说没有人会问你是不是同性恋,你也不要宣称你是同性恋。这也正是中国政府现在对于同性恋所持有的态度。同性恋者生活的状态是,没有人会主动为同性恋者做什么限制,但你也不要公开自己的身份,也就是说,只要不扯破脸皮,无所谓。虽然中国网站已经很少有色情站点,但同志站点却非常的很多。中国要的就是这种状态,你知道要给我面子,你搞你的好了。试婚、同居同样也是道德不允许的,现在也成为普遍,不以为罪。如果你一定要在大学里宣称,我和某君已经同居,那就会面临着被开除学籍的结局。
李银河(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著名作家王小波之妻。1952年生于北京。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因为在性以及同性恋问题上的观点而为中国公众所熟知,她已多次向中国”两会”提交关于同性婚姻提案,是中国提倡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旗帜性人物。但有论者认为,李银河的观点趋向简单化,而持反对意见更是较粗暴。相比国外同行,中国在这一方面的研究和公众讨论还处于比较原始的层次低层状态。相反,越是高端圈子中的同性行为越是被人认同。在今天中国各大城市,很多具有自由思想的高知群体和公共知识群体中,对同性婚姻持赞成态度的可能还占多数。诸如798艺术区,清华大学,中社科院,中央美院等学术艺术界里有同性倾向的多数人都会公开自己身份,无论在同行和同学中间,也都会被周围人所认可或承认,他们多数都会受到人们普遍的尊重。相反,那些生活在低端生活群体里的同性身份的人却会常常因此受到伤害。因为在以往的中国社会中,道德与传统似乎总是与权力、专制等裹挟为一体,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的自由知识群体很容易将同性婚姻与争取自由人权、启蒙、宽容、文明等词语简单等同起来,认为支持同性婚姻是一种前卫但是正确的行为,符合历史的进步潮流。但问题绝不仅仅是这样简单。有论者以为,同性行为,充满各种重大价值冲突,最终只能在各种价值和利弊之间寻求一个相对平衡的解决,唯此,才是一种关于”度”的把握和一种实践的智慧。
但愿中国对同性恋的态度会在国力发展的同时也跃进一步,以免更多人才会流失国外。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