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社团在本土的能量有多大?

一个美术学会的成长轨迹
1979年,移居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一批志同道合的书画家,创设安省中国美术会。学会定期作展览,或邀名家讲座,旨在雅集切磋书道绘艺,弘扬国粹,推动中西文化。地点由最初定期雅聚于华埠长城画廊,后借用远东戏院及美德画廊办公。1982年,注册成非牟利机构。1992年,岭南名画家张韶石访多市,首倡捐出佳作义卖,鼎助购置LIPPINCOTT 会所。1996年,得安省政府资助25万元,加上自筹同等数目款项,购入比华利街150号3500平方呎会址,成完善美术馆。由安省内阁委员会主席大卫庄信、公民 厅厅长及国会议员剪彩开幕。自此,每年举行书画展三十余次,及其他美术展览、讲座及教学等。美术会遂成为华人文化交流热点,备受各方重视。及至2008年,由于华人人口逐渐壮大及北移,亦由于经济效益,安省中国美术会决定北迁士嘉堡区。服务范围扩大为名家邀请展、会员作品展、寄卖、讲座、各类画班及展览厅租借等。今日,在Midland路的会所内,美术会继续为480多位会员及社区服务。
安省美术会的成员绝大部分是来自大陆、香港、台湾的大专院校教授与副教授及绘画专业人士,目前颇具影响的画家有劳允澍、伍川宇、刘淑芳、陈宝文、陈叔善、梁燕玉、叶锦芳、罗建生、吕佑章、徐红、陈秋言、梁仕瑜、李剑夫、黄汝健、 麦正、马鹏、邝谔等。现任会长伍川宇生于广东新宁,自幼酷爱绘画,专攻肖像,游历世界廿多个国家与地区,所到之处,痴迷名胜与 展览。九十年代中期定居加拿大,艺术虔诚之心得以伸展,接手美术会后,更以推动中华文化为己任,积极融入主流多元社会。会督劳允澍来自香港,早年勤于习画,拜张韶石门下,颇获真传,有”牡丹王”之称。一九八零年移民加国后,创建远东院线(戏院)。自小沉缅艺术自嘲为艺术愿做商人,多年来,劳允澍为自己一直热爱的粤剧和绘画,作出不懈努力。他先后拜粤剧界南国歌后红线女和薛派页传林家声两大宗师为门生,因其艺术品赋高,短时间内便与红线女灌录唱片和CD,对推动多伦多华人粤曲歌坛兴旺起到极大作用。劳允澍亦非常关注多伦多华人社区事务,极为热心公益。为华人在主流社会建立声誉作出多项成绩。尤其是不遗余力出钱出力支持安省中国美术会。一九八七年被推选为该会会长,并连任十年。任职期间,他多方筹集善款,最终建成新会所。并多次举办书画展及义卖,其中最具影响的是1994年5月9日,由他促成安省美术馆首次举办”当代名家书画展”,参展名家作品41帧,顺利拍卖40帧。此举于华人族裔,无疑是鼓舞之盛事。之后他还促成在安省博物馆中国绘画艺术讲学。
归属与融入
“我们是一步一步地推广,一点点地融入”,劳允澍会督对记者说。今年2月8日,本报前往安省美术会,伍川宇会长与劳允澍会督及前任会长刘淑芳及会员陈辉灿先生接受记者采访。
“有会所,由政府支持办会馆,也许我们是安省唯一”。陈川宇会长对记者说,这些年来,我们经过多方努力,终于达到收支平衡,在经济上能过得去,资金是我们学会发展的首要问题,也是最大障碍,我们想出多种办法,举办各种画展和拍卖活动,用会馆场地办教学、每月办讲座、出租会所等。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为更好融入主流社会,存在于海外的各种华人团体与协会、学会,多数都是针对专业人士这一特定群体的自治组织。 通常会遍地开花,往往也自生自灭,形同日出日落。像安省中国美术会这样从一个没有固定会所,几十元经费,不到几十人的松散组织发展到今天近500人的组织架构,实属不易。
多伦多普通话华人联合会获联邦政府人力资源部资助,在2009年初聘请暑期学生用三个月时间调查多伦多华人社团状况。此项调查目为协助政府有关部门与组织机构了解华人社团机构的基本情况。调查结果显示:目前多伦多共有297家不同类型的华人社团和服务机构,其中协会、联合会、同乡会、联谊会、校友会占35.69%,专业团体占10.44%,学生会占2.69%,教会团体占12.79%,商会占7.07%,服务中心占13.47%,教育团体机构占3.03%。拥有超过千名注册登记会员的团体共有11个,其中包括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协会、加拿大普通话华人联合会等。
通常社团组织为这些专业人士及爱好者提供沟通、交流、互助平台,促进他们之间专业发展与资讯互通,共同跨越所在国语言和文化对职业发展构成的各种障碍。这种平台的搭建与组织带给每个个体在海外的归属与主人意识,充分体现他们的自尊,更为有利于保持海外专业人士对自身身份认同与价值感。而这 种形势所形成的集群效应,在当今社会与市场环境下,无论是选择在海外发展,还是选择回国服务,单打独斗的方式都越来越不能适应华人所面临的各方面挑战。在海外工作的华人必须携手形成合力,才能更有效地为这个群体争取更大的生存发展空间。以安省美术会 为例,今年1月,40位安省中国美术会画家的40张书画精品,送给安省理工大学杜咸学院,成为该校所学术机构建校50年来第一批中国书画收藏品。并于2月1-20日在奥沙华市校园内正式向外界展出(此展览也成为安省政府艺术议会所拔款支持的”多元文化成就节”两个展览之一)。如果是一个势单力薄的画家凭自己的作品来做这件事,难度肯定不小,也难免失败,而利用学会这个发展平台,通过专业组织的影响力与校方接洽,这种集体力量,必定为我们争取更好的机会。
透过社团的渴求
但是,与主流社会多种事件的碰撞,让这些社团组织感觉力不从心。多年生活在海外的华侨和流亡国外的学者对此深为体会,越在国外居住时间长,越会对祖国变化产生关注,而且眷念之情日益加深,他们中间的民族情绪也持续增长,这种情感则深深影响他们的研究与创作。更促使他们对保存中国传统文化的愿望变得强烈。记者观察到安省美术会的画家作品多为中国传统工笔画,花卉动物等,相反,这些内容在国内主场的 艺术品市场上早已被消费决定艺术的新生代作品所淹没,大量繁复而生猛爆辣的作品让大众早已忘记中国艺术的厚土与渊源。如今,国内主场前卫艺术家们所鄙视的作品,恰 恰 是在海外这一客场发出自己的声音,中国传统书画技艺的风骨恰恰保存在海外。正是海外华人专业人士不懈地努力所传递出属于自己民族的力量与声音,使其在这块原本陌生的土地上用自己的文化为他们争取更多空间,他们努力的探索过程,正说明华人族裔力量的不可忽视,更为加拿大本土多元文化增添异彩。虽说这种探索由于经费或没能够真正掌握西方民间组织的游戏规则,没有更好地进入角色或有效发挥作用,虽说他们的号召力不算大,辐射力有限,更由于多数华人社团组织功能往往局限于联络感情,增进交流,而很少活动能够起到影响公众形象和政府决策,但这种努力和不懈的效果已经得到多方回响。
劳会督告诉记者,他们想借助政府进一步支持,取得本土的更多认可,多结识本土专业艺术人士,希望能多些机会参与主流社会艺术方面的活动,与当地艺术机构展开多渠道合作与交流,通过纳入年轻艺术人才以及对艺术衍生产品的推广,把祖国传统文化推向本土,以争取华人力量的增长。
民间力量不可忽视
可以说,华人的各种社团组织对于海外华人的权益保障和整体形象改善可以起到重要的影响。加拿大国家极其崇尚公民自由与自治,其一就是拥有众多影响广泛的民间组织。而政府的注意力往往集中于服务与引导,更多的具体社会事务则由各类民间组织负责处理。而一些真正有影响力的民间组织往往可以起到代表所服务成员与政府协商处理政务,以保障这些成员群体的利益。因此,建立发展各类专业组织是保障海外华人合法权益的直接而有效的方式。当然,从长远发展考虑,也是对中国驻外机构多种职能的重要补充。理想的华人专业组织能够以非官方的身份影响所在国政府的决策,为广大海外华人争取更大权益,而强有力的专业组织还可以促进海外华人群体自律,倡导遵守所在国法律,积极融入并参与当地社会公益活动,在获得更多的生活保障之后同时服务于当地社会,实现双赢。更为重要的是,依靠不断壮大的华人专业人士社团群体,华人逐步向西方社会推广自己祖国文明自强的华人形象,从而最终提高华人在西方民众心目中的地位,由此,海外华人社团组织实在是一种在世界范围内应该继续普及的任重道远的美好事物。
小常识:社团
具有某些共同特征的人相聚而成的互益组织。
社团一般具有非盈利和民间化两种基本组织特征。一般是指以文化、学术或公益性为主的非政府组织。
社团与政府组织、非正式组织或自然群体有着明显的区别。依其性质分为政治性、经济性、科技、军事、外交、文化体育、健康卫生及宗教团体等;依其成员间联系纽带分为生理、社会、精神物质以及由个体所属组织功能等方面因素结成的四类团体;依其民间性程度分为官办、民办、半官办3类。
社团的结成基于两方面社会需要,一是基于成员的需要,执行为成员谋取利益的服务职能;二是基于政府需要,履行服从国家利益的管理职能。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