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是停止滥用”人道”的时候了

一位印度朋友曾向我吹嘘他与政府攀上关系,如何由政府出资把他经营6年多的旅馆改成难民收容所。那些由于政治原因避难的人从外貌与谈吐中轻易就能分辨,但这些人占少数,而大部分难民的状态好像很落魄。朋友告诉我:这些人在这里的生活比起他们在自己的国家已经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免费吃住,所有生活必需品都是免费,每月政府还提供生活费。对于那些真正的难民,他们的处境非常值得同情,但与残疾人相比,似乎他们健全的肢体又是无用,他们来到这里,立即寄生于加拿大,但无论真假,都是加拿大人养着他们。饱受诟病的难民制度现在终于要动大手术。
移民部长”叫停”难民制度
加拿大难民制度自开始就被滥用,加拿大历史本身就是一部移民与难民成长史,大量二战后的欧洲难民在加国受到待遇良好的庇护,他们全部成为建设加拿大的贡献者。 加拿大也由此开始享有保护难民、维护人权的美名与国际盛誉。之后世界各地难民陆续来到加拿大开始二次人生与新生活,很多少数族裔社区即是由难民社区发展起来,很多政界要人和商界名流也是出自于难民家庭。随着时代境迁世事变化,基于二战后世界格局所订的公约内涵与现代时局已有大大差别,框架内的难民界定产生新的更丰富更复杂的阐释,世界规模性战争在减少,冷战意识形态的对抗也逐渐消除,而更多的是族裔,宗教冲突,以及自然灾害,以至于,美好人道制度时隔多年终现弊端,在相当长时间内直至今日,成为全社会广为抨击焦点。
利用宽厚的难民制度技术性上的漏洞,美好的人道遭到滥用。这的确是件遗憾事。假难民盛行,搅乱难民系统的良性发展。每宗难民申请花费纳税人不止5万元,制度体系陈旧,申请个案堆积, 难民审核,难民上诉,难民遣返等系列工作正在拖垮 整个加拿大移民计划和难民计划,如此这些问题,康尼部长决定宣布修订难民制度。重点包括加快审核时间及缩短驱逐期限,用更专业人士来代替那些作用不大的政客。用说服被拒者自愿返回原居国方式代替强硬遣返手段。设定”安全国家”标准,对不同国情难民申请者采取更简捷审核及上诉程序。继续给予”安全”国家难民申请者个人以听证机会,不同的是,如果难民申请被拒,申请者不能再提出上诉。
难民的”故事新编”
一个在加拿大留学的中国小留学生,经高人指点终获”难民”资格整一年。他认为他已经顺利渡过安全期,于是把这个作为获得永久居留权的捷径告诉近邻友好,从此,这一捷径被越来越多的小留学生和他们家长们所利用,加拿大由此增加大量”留学难民”。一位不原透露姓名的移民顾问称,”加国审批移民速度放慢,加上目前所推行的不利于留学生移民政策,无形中造成部分申请者利用政策漏洞以难民作为申请诉求,以达到快速移民加国目的。”
把最不该当成”难民”的中国最富一群的后代,当成难民来接纳。当然,依加拿大本国每年数千美元的低保生活标准来看,也许很多中国人还很穷.但即便如此,”难民”这顶帽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戴到那些十几岁就有条件出国留学的骄子身上。想着大山深处那些穿着破衣烂衫靠资助上学的中国孩子们会不会感到羞耻!
一位肖姓男士,已在多华会的Linc学习六年,他从来没打过一天工,学习英文也从来不用功。那些新来的移民问他这些年是如何生活的,他常常吱吱唔唔不太想说,但又喜不自禁露马脚,他先是说自己英文不好找工不易,后又说自己有病,但病因不明,后来大家传说他是个难民,但是个假的。据说,他每月有政府补贴的800加币和政府专门的公寓房,而且住房是免费的。长久以来,各界人士谴责不良中介或假难民滥用难民制度,但对于制度本身的探究与检讨其实是缺乏的。一旦申请成功来到加拿大的难民即可工作,并享受各种福利待遇,甚至不工作也能利用难民福利生活得不错。这些优厚条件令申请造假案充斥现有难民系统。一位资深移民律师表示 ,加拿大的难民局对难民来源国的国情或社会真实现状很漠视,或根本不了解。掌控难民申请者生杀大权机构移民暨难民局(IRB),一直以来缺乏专业 行政甄别制度,裁判官采取轮换委任制,如此体制当然会导致政党酬庸。更会导致教条主观。更不会有完全客观的国情研究及个案调查。据不完全统计,每年来自中国的难民申报者约在5,000人左右,获批率接近40%。换言之,每年约有2,000名来自中国的申报者被接纳为联合国公约难民,获得政治庇护。大多数中国难民的申请理由基本都 是差不多:”一胎化”,或”法轮功”等宗教迫害,一旦申请者提出其它真实的迫害理由,反而被裁判官怀疑做假。这种现状逼迫申请人去花钱找中介买”故事”。无论中国国内或本土中介,大量不良移民顾问为逐利也在助长假案增多,甚至公然在网上张贴广告,”指导”他人用游客身份进入加拿大,然后用伪造文件申请难民。据说,中介在收费方面价格不低,公司经办费收1500元,培训(教你在聆讯时如何说得像真的)再收1500元,如果成功,加收800元;不成功,上诉另收1500元。最后通过聆讯获得难民身份批准要送红包给律师500元。西人律师也照拿红包,而且拿得正当而习惯。当然,这些中介挣钱法已达十年或二十年之久,而加拿大政府不会不知。
最多的难民申请国
加拿大联邦移民部长康尼在CTV的”Question Period”节目中说,加拿大的移民系统被许多人滥用,导致合法难民的等待时间无限延长。他说去年向加拿大提出难民申请最多的不是来自极权主义国家,而是欧洲的一个民主国家。他没有特别指出这个国家的名字。就在上周,康尼接受本地一家报纸采访时表示,来自中国大陆的难民多是宗教信仰和政治原因申请庇护。与其他国家的难民相比,加拿大政府接受中国难民的比率非常高,但是”目前加拿大最大的难民申请国,不是中国,也不是古巴或北韩,而是欧洲的民主国家匈牙利”。而实际上,这并不符合国际人权遭受迫害的现状。
2009年,加拿大收到2500份匈牙利人的难民申请,但是最终其中的97%放弃或终止他们的难民申请,很多人在此期间回到匈牙利,这说明他们其实并不需要在加拿大得到庇护。据4月10日的加拿大边境服务署(CBSA)资料显示,开放东欧某些国家免签证优惠后,各地机场来自欧洲的难民暴涨,其中最多人数就是匈牙利人,仅一个月内高达366人。
加拿大政府接受的难民申请中,有60%的申请人后来被证实不需要加国政府的保护,这也是渥京提出难民改革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加拿大已经成为假难民申请人的目的地之一。肯尼表示,每个难民申请将花费纳税人50,000元,送假难民更快离开加拿大可为各省节省数十亿资金。由此,美好的人道制度变成”加拿大”制造”难民”。
迟到的”叫停” 声
康尼说:”真正需要我们帮助的人,我不想拒之门外。可是,滥用难民制度的人令我们的体系留下不好名声,并严重阻塞我们的体系的正常操作与良性发展”。他还表示,计划在今春稍晚时提出”打击虚假、无良移民顾问和辅导人”法案,正是这些人长期以来一直在指导人们虚报难民。在3月29日宣布出台系列改革制度时,康尼最后表示,如果改革获得通过,将首先增加接收2,500名联合国挑选的难民。
这项新提出的难民制度改革法案,将耗资6亿加元,包括在未来5年内投入5亿4070万加元,以及每年额外8540万加元的运作费用。其中160万加元是用于处理目前积压的6万个难民申请个案。有消息称这份改革案早已提出,但已经被搁置数月,主要是因为估计建立新机构、帮助新难民以及处理63,000份积压申请的费用为5亿元,内阁对此产生犹豫。
依照现制,康尼说,申请难民人士平均约需4年半时间才会有结论,提案新措施将大大缩短审讯时间为60日以内。此举能真正保护难民安全,并会以短时间内使其迅速融于加拿大展开新生活。与现制平均4.5年才将”假难民”递解出境相较,未来新制中,联邦移民及难民局在最终判定难民申请案失败后,一年之内”假难民”即被递解出境。加速该项作业将可有效防堵有心利用难民申请。对于新法现制,一些申请人担心,新难民法案的确可以快速审查难民申请个案,并大幅缩短不合资格逗留加国的时间,但就未必能够公平。一些人认为,对难民申请人最重要的好像并不是快捷,而是公平。
虽说,改革难民制度,停止加拿大难民”制造”,已经被很多人认为太迟,但,它的意义在于,对未来理清难民体制 及社会发展整体思维必定会产生积极促进作用,它不止于为加拿大省下大笔金钱,更重要是,它保护了加拿大美好的人道制度在未来阶段的良性发展,维护了加拿大纳税人善良的心,而且,世界上那些真正受难的人们也会因此能快点来到这块避难地。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