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加拿大这六年的故事(1)

一晃在加拿大已经生活六年了。这六年经历了各种酸甜苦辣,经历了许多在国内无法经历的事情。来的时候,2个人5只箱子,现在,4口人,加父母,2座房子,在异国他乡也算是有块安身的地方了。看到现在网上很多关于移民的讨论,如《北美时报》的”因为移民加国我们变穷了?”,其实,我看到我的很多朋友从最初一个月收入不到2000元,现在很多人都是年薪10万以上,真的有必要把我的经历写下来,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大陆移民在加拿大的故事。
2002-2003: 移民申请
还是清楚地记得,我是在2001年圣诞节过后向移民中介提交的材料。后来考雅思、体检,到出国,不到2年时间。我在2003年10月来的加拿大,整个过程还算顺利。
在国内我是在原邮电部部属某单位上班,做电信相关的设计工作,效益非常好,可以全国到处跑,各地的邮电管理局来接待,玩了很多地方。在这个单位呆了6年时间。现在看来,除了分了一套福利房,找了一个好老婆,没有其他成效。从1997-2003年是中国互联网起步到快速发展的重要时机,很多当时创业的人后来身价上亿,Sohu、Sina、163等都是在这个阶段起步并壮大的。而我们在所谓”好单位”的高高围墙里,还欣慰自己的高薪,比起外面风起云涌的发展,一个机会是错过了。
这就应验了一句老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庆幸分到一个好单位,却错失了一个好时代。
2003年: 2星期LINK、做过 3份工
2003年10月5日来到加拿大。目前还清醒记得当时傻傻的样子。大家都有相同的经历,这里不多说了。一个月后,去了LINK班,上了两周,感觉英语水平提高的太慢,还基本上停留在哑巴英语上,立马停止上学。人不能原地踏步啊。
在LINK上课的时候,找到一个为一个当地人清洁后院的机会,下过课后,我到这位西人家,给他清扫落叶,干的很起劲,挣到在加拿大的第一份现金。这个西人很好,是开药店的。我当时对他说,我现在才来,以后也会买这样大的房子。后来冬天帮他铲雪。
来加1个半月,找到在肯德基上班的机会。这个KFC在Fareview Mall,很忙,我的工作是在后厨炸鸡。工作很累,但结识了很多好朋友,也在加拿大结识了第一个清华大学的朋友。(以后上班的地方,清华北大人大名牌大学的太常见了)。KFC的很多朋友以后一直有联系,有的后来还合作做了一些事情。这个KFC的老板是早期的移民,可能是南美的。当时,他有11家店,他的哥哥有30多家店。这批早期的移民有头脑,凭自己的勤劳和苦干,竞争不激烈时,迅速积累自己的初期财富,并快速扩张。当时,我就觉得,开一家店也不错,有稳定的现金流。
感到在KFC的工作实在没有前途。又找到一家电脑店修电脑的工作。这家电脑店离我当时住的地方很远,路上一个小时的TTC,还好,短短的在这家电脑店工作的1个月,上下班的路上,我把四级词汇又背了一遍。
这个电脑店在Finch和Weston Rd,不起眼的一个小店。店主是老挝华侨,在多伦多上的大学。他的哥哥在downtown开电脑店,他的姐姐开一个花店。但是我每天看到店里稀稀拉拉的客人,感觉开电脑店真的是很难挣大钱。至少是在这个位置,这个客户群是比较难的。当时我想,要做生意一定要做附加值高的。修一台电脑,数量级是几十元;修一台车,数量级是几百元;修一下房子,就是几千元了。如果去造房子,就是几万到几十万,百千万了。同样有限的时间和生命,当然去做房产了。(我的做电脑软件的朋友很多年薪7万以上,是后话)。
看老板和他姐姐的店,就知道从勤俭节约、吃苦耐劳上,西人是绝对竞争不过华人的。比如花店。西人6点下班,华人能到7点,8点下班;西人的鲜花枯萎了,就扔掉,华人能减价卖;西人的花从不会降价销售,华人只有有点利润,就会卖。慢慢的,这些在多伦多开花店的西人都被迫到小镇上去开了。2003年12月,我的驾照考试通过了,第二年2月的时候买了车,有车后活动范围就大多了。
2004年:一个孩子、2个自雇、3个工作
当一切照旧后,对电脑店的工作又感到Boring,索性又辞职了。我充分享受加拿大的自由,想干就干,不想干就辞,没有人说你什么。
辞职后,经过中介,我到了一个洗车行。当时想看看和车相关的行业怎么样。这个洗车行在downtown,可能是在Queen街上。是东欧移民开的一家专业洗车行。客户把车开到入口处,工作人员把车开到自动洗车的传送带上,然后,传送带拖着车,一个流程下来,先喷水雾,喷洗涤液,再清洗。车出来后,工作人员把车开到外面,就轮到我们上阵了。我们用毛巾把车擦干净。我当时工作的心不在焉,但是把从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每个时段有多少车来清洗都清清楚楚的记下来了。中午高峰的时候,不到2分钟一辆车,一个小时30多台,洗车的价钱从9元到20多(当时价格)。如果做VIP处理,车内外清洁就要200多了。看来这个车行真的是很挣钱,他在North York还有一家分店,人手洗车。而且这个洗车行还催生出一个新的行业。就是一些老人退休后,他们到一些单位,把需要清洗的车开到洗车行来清洗,然后送回去,来赚取一点零花钱。
这个车行的工头是一个越南女人。这是我在加拿大第一次和越南人打交道。这个女人长的标致、苗条,就是说话苛刻。洗车行有几个新疆人,他们在这个车行时间比较长,负责开车到传送带,并开下来,VIP清洁工作等。人很Nice,干活卖力。车行的生意与天气有关系,有时候下雪会没活。我已经把这个洗车行的情况都摸熟了,就辞工了。
我在某些方面比较胆大。比如说,我从来不害怕和陌生人打交道,不害怕面试。所以,我顺利的得到一个Petrol Canada的加油站工作。面试的时候,我怕老板问我问题我听不懂,就尽量在自己能听懂的问题多说些,其实,我说的他不一定能听懂,我的发音不好,我要让他感觉到我的自信和英语好像不错。还好,我顺利通过面试。
这个加油站在Highway400和High 7交叉口,比较大。这个工作是我经历的最艰苦的一个。不是说累,而是精神的折磨。在里面,老板说什么,顾客说什么,我很多都听不懂。老板让我做什么,指令发出,我还在原地不动,我听不懂他说什么啊。另外,加油站要卖各种烟。客人一句话要发出几个指令,是什么牌子烟,是Light,还是Extra light,Ultra light, 是Regular size 还是King size,Queen size。首先听懂,然后快速从身后的货架上找到这款烟,真的难度很大。我当时天天读,背,并且录音录下来,每天都在听、说。那个时候,每天开车上班的时候,我都想立马调转车头,不去上班了,精神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当然,也有乐趣。一次,很多人排队在交款,一个排到的男人捂着嘴,小声问我:Condom在哪,我哪里会知道这个词啊,我只知道”中央一套”(后来知道了大裤衩和…),他问了我好几次,旁边的菲律宾收银大姐听到了,给他指了指。后来,才知道,Condom是避孕套的意思。
老板是个白人老板,我是第一次见到说话这么难听的老板。不仅是对我,对其他员工也是。加油站的员工多是印度人、菲律宾人、华人、阿富汗人。其中有一个香港人,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加拿大的香港人。我开始还以为她不是华人呢,从来对我说英语,我有问题的时候不帮我,而是站在老板一边来教训我。
加油站的生意不错。除了在汽油上有3%的提成(具体是多少,忘了,可能是3%),加油站的便利店也非常挣钱,特别是卖烟的量很大。我记得我的一个收银机(有并列2个收银机),8个小时收到的钱有1500多,蛮挣钱的。我们每隔几个小时打电话到Petrol Canada总部去问油价,还要报告给总部我们对面的Shell和附近的Esso加油站的油价,之后,总部给出我们加油站的油价。如果和以前的油价不同,就要在收银台上把油价改过来。后来,终于我辞去了这个工作了。
下一份工作是到Mandarin自助餐厅。Mandarin加拿大最大的华人自助连锁餐厅。我们是在Mandarin的总部培训的。员工清一色的华人面孔。但是,有的是越南华侨或是东南亚其他国的华侨,有的是香港、大陆人。在这里,又一次领教了华人经理说话的难听和华人关系的复杂。
Mandarin成立于上个世纪70年代,从最初Mississauga的4个人的小店,发展到当时有23家分店的大型连锁自助餐,里面有很多学问可以研究的。他们建立了一个自己独到的系统,很值得其他中国餐馆学习。当然,我也搜集了很多一手资料。Mandarin的工资还可以,小费比较多,一天有80元以上。在Mandarin的日子,每天都拿一塑料袋的硬币回家,沉甸甸的。七月的时候,我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于是辞去了Mandarin的工作,在家拿父母金,共35周。
在照顾孩子的这些日子,我出去做了小型搬家、机场接送。我当时买的是Mini van,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我买这么大的车,卖车的还以为我有一个大家庭。我喜欢大车,Van其实是SUN的享受,Sedan的价格,Pick-up的安全。后来这辆车给我立下了汗马功劳,开着它我转遍了加拿大半壁河山。从来没有掉链子。我非常不喜欢日本车,对中国人开日本车,也比较反感。搬家的生意一般。最好的是一天挣了100块。其他的时候都是几十元。好在我主要是在家看孩子,有需要了才去搬家。这个活很辛苦,也遇到了形形色色的华人。基本上用我这种小Van搬家的人都是租房子住的,收入比较少。很多时候,搬家就象是搬垃圾,因为他们的家具很多是检来的。当然,我也是从这一步走来的,也捡过垃圾。
这年,我第一次接触并且从事了传销。尽管大家对传销有很多偏见,我还是从传销中学到了很多东西,从传销中认识很多人,锻炼了自己在公众前发言的能力、说服人的能力,还有一些商业方面的知识。说实话,传销对我以后做的销售工作产生很大帮助,对以后的思维方式影响很大。
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很激烈的斗争。这些斗争是好是坏,也很难说,也许正是华人的窝里斗才促进了中国经济独树一帜,快速发展。Who knows。我所在的传销团队一直伴随着一些争斗。比较大的两次是,我们这只团队从另外一个传销团队分出,并且全部改做一个新公司的产品;另外一次是,这只分出来的团队内部又产生分裂,一分为二。其中的斗争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夹杂着公司、上线、西人、华人、利益,互相拉人头…这里不多说了,就是伤疤,揭开谁都难看。不管怎样,我是尽心尽力全职去做传销的。发现传销其实有很大魅力和一些新的理念。对我触动最大的是传销的一个理念:每个人挣1%,100个人就可以挣到100%,传统的生意是一个人要去挣到100%。用这个理念去理解网络公司,比如说阿里巴巴,当当网,百度,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这些网络公司动辄就能挣几十亿。另外,传销的一些销售方式,就是分配制度,如果和一些传统的行业相结合,做一些变种,也是非常有生命力有诱惑的激励销售方式。我研究了很多的传销的制度,以后有机会建立一种介于一直传销和传统之间的生意模式。
不过,我以后再也不会去做传销了。不希望生活在一种狂热的、每天都要说服人的状态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