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加拿大这六年的故事(2)

2005年:买房子,去赌场,当私家侦探
前半年全职去做传销、组织会议、建立团队、发展下线,忙的不亦乐乎。尽管从收入上来看不是很多,但经历了很多事情,接触了各个阶层的人,也长了见识。这个阶段是我从打工的阶层向自雇阶层的一个转变,初步有了商业的头脑和意识。从这个方面,我非常感谢传销带给我的第一个转折点。
很偶然的机会,有朋友介绍我去赌场工作。我说的赌场是在Oshawa 北面的一个小赌场,在一个三面环水的半岛上,景色非常优美。这个地方是印第安人的居留地,所以赌场建立在这里,某些方面不受联邦法律的管辖。赌场的盈利,95%以上都归省政府。多伦多提留的非常少,尽管赌客大多是多伦多去的。这个赌场是Charity赌场,有点福利性质,不是纯粹的商业赌场,赌场的广告是”We have a winner”。赌场不大,有60多张赌台和500多台老虎机。不过,客流量还是很大的。特别是Poker的台子,要早早的预留座位才行。
我先去上了赌场在Durham College的一个学习班,3周时间。主要教赌博的一些基本知识,赌桌上一些常用的计算方法,如Black jack的pay的方法,教了一个基本的游戏Black jack的玩法。老师叫Shime。我在2009年再见到他一次,他已经从赌场退休了,据说是经济不景气,赌场已经不再招人了,他也就退休了,交了一个中国四川很漂亮的女朋友,要到中国教英语去。这是后话了。当时这个班有18人,其中5个老外,其他都是中国人。其他班的老师一看,说,哇,又都是中国人,难道中国人爱赌吗?我们当时的中国人是蛮团结的,后来,进去赌场的和没有进去的,我们还经常聚会一下,谁生孩子了,也去祝贺一下,处的蛮好。学习到最后,要考发牌的技巧。赌场的Pit boss来测试。经过这个测试和平时的表现,基本中国人上要淘汰一半的。我们中国人好像进去了6-7个人,西人除了一个太差其他都进去了。我的考试成绩不好,但平时表现比较好,还算幸运,赌场打电话让我发Reference,我没有发过去,赌场还打电话过来催,最后顺利到赌场工作,尽管心理还没有准备好。
到了赌场工作,才发现这里的确是藏龙卧虎的地方,清华北大的研究生博士生,留学欧洲美国的,都是能人。但都是做着重复的劳动,加法,会到21,超过21点就爆了。从这以后,谁再给我说加拿大是个藏龙卧虎之地,我就笑他,最藏龙卧虎的地方是动物园,厉害的角色都有,可惜在笼子里。是真龙,要藏起来吗?是猛虎要被关在笼子里吗?
在赌场的工作大概有1年多。薪水从最初的9块加6块小费,到后来的一共18块多一个小时。但在赌场的日子实在是Boring,每天重复一个发牌的动作要6000多次,到最后,半睡眠状态都能做了,21以下的加法滚瓜烂熟,不用脑子就计算出来了。但是这个工作还是很累,就是一定要站着,尽管每1个小时休息20分钟,时间长了会得静脉曲张。另外,每天2个小时的往返车程,赌场每年都有车祸发生。
坦白的说,赌场是一个很不错的工作,福利非常好,和政府工作的福利差不多。非常稳定,没有被lay off的危险。所以很多华人在赌场一直工作下去。西人在赌场工作很多是做跳板,或者是老人退休了没事来赌场发牌来玩。华人呢,觉得工还可以,在赌场逐渐沉淀下来,慢慢的,华人Dealer人数也越来越多,比重越来越大。我想,来加拿大,总不能把我的毕生经历贡献给加拿大的赌博事业啊?不能到临死前说:这一生,经手了几千万的筹码,害死了几多赌徒的性命,这是我生命的意义。慢慢的,我也在盘算离开赌场。
这一年,买了房子。其实这一年还是蛮艰苦的。老婆上学,要3年,自己是个part time 的工作。不过,世上的事情不是你能不能做,是你敢不敢做。我每个月的收入不到2000元,买了33万多的房子,每个月的贷款要交1500元,加地税保险水气电费,没有2200的基本养房费是不行的。但还是果断的买下这个位置比较好的独立屋。买下后,立马出租,5天内全部出租出去,一个月租金2000元。没有办法,穷人的生活。是穷人,更要投资。
做私家侦探是纯属巧合。当初的打算是加拿大这么多留学生,他们的父母需要知道孩子在加拿大的生活状况;这边也有很多两地分居的富豪、官员的另一半,他们也有这样的需求。当时就给国内的一些机构发了一些信件,很快,就有了一个业务。委托人是在上海,好像是一个公司的老总。被调查的是Brook大学的一个2年级读商科的女学生。中间机构给我发来这个女生的照片,邮件地址,和住址。我从maps.google查到这个女生的地址。通过一个技巧让这个女生加我为她的MSN好友,这样我就知道她是否在家里,跟踪的时候会拿着笔记本电脑,看她是否在家还是要出去。
第一次去是根据上海方面的情报,说这个女孩可能会和她目前的男朋友来多伦多来玩,早上7:30的班车。我是比较懒的人,等我起床都已经是7点了。等到了小镇那个女孩的家,都8点多了。后来,我在他家附近埋伏了1天,无功而返,但也打探好了周围的环境。第二次,我在中午时分到。耐心的埋伏,一直到这个女生出门,我把车Park好,慢慢的跟在后面。她走到一个公共汽车站,在那里等车。因为她是按时刻表去乘车的,马上,她们坐的车消失在马路上。等我回去开车,早已无影无踪。不能这样又无功而返啊。我可是开了1个多小时,100多公里来到这个小镇的啊。我开着车来到她们的学校转悠。我想,学生星期六来学校一般是去图书馆,教室是不开门的。我找好地方park好车来到图书馆。这个图书馆是学校的地标性建筑。很大。我在里面耐心的一层一层寻找。终于,在第三层找到这个女生。她坐在书桌前静静的看书。我慢慢的在她后面潜伏下来。这个女生还算比较乖,看看书,或者上网看看电影。我呢,在书架的掩盖下,也拍了一些照片。惊险的是,刚把相机收起来,图书管理员来整理书籍,好险。期间,这个女生和一个老外男生在一起说话,感觉关系不是很亲密。后来,一个帅帅的男生过来,他们坐在一起说话,好像比较紧密,但不肯定。后来这个男生离开。下午的时候,这个女生收拾东西离开教室,下楼在图书馆门口等公共汽车。我开车过来,远远的观看。她上了公共汽车。我一直跟着这辆公共汽车,闯了几个红灯,才没有跟丢。她是去一个商城购物。全是女生为伴。没有什么成果,就离开小镇回来了。后来跟踪几次,一般都是她在图书馆学习。我也带了电脑,带了英语4级单词书,跟踪的时候,把单词又背了一大部分,也算没有浪费时间。也跟踪了这个男生,跟到他的家。但一直没有拍到他们亲昵的动作。
由于经常停车到一户家人的门前。这户人家报警。警察把车停在我的车后面,过来问我在这里做什么。还好,当时我一般没事的时候就在车里研究MBA的大学课程,我说我在这里学习,是Brook大学的学生。警察查了我的证件,还拉开我的后面车门看了一下。还好,遇到这种事情,我还是比较镇定的,我反问他,我在这里犯法了吗?他说他收到报警需要来这里看看。最后,他记下我的电话,就让我走了。看来这个潜伏的最佳地点不行了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看到这个男生来到女生家。他们穿戴打扮好,一块出去了,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男生。我慢慢的步行跟踪在后面。他们来到小镇的汽车总站。我也佯装在附近等车。这个时候很矛盾,我是开车跟踪呢,还是在这里等。因为这个小镇主要街道是单行线,而且私家车不能开进车站。犹豫中,车来了。他们上了车,我只好低头上了车。小镇的公共汽车,坐车的人很少,就几个人,而且黑头发的中国人更少。我坐在前面,注意他们什么时候下车,并且把车经过的路名记下来,一会可以回去开车。这里的公交车不象多伦多的走直线的,而是车拐来拐去的。等到车里就剩我们3个人的时候,他们终于下车了。和他们同时下车太危险,容易暴露。我等到下一站,立马下车,一路小跑回去,还好,这个地方不象Downtown,比较空旷,很容易找到他们。他们是去Mandarin吃饭。前面说过,Mandarin是台湾人开的一个连锁饭店,在不同小镇有23家连锁店。看到他们进去饭店,我估计他们1个小时不会出来。立马到马路对面等公共汽车。回到我停车的地方,开车过来,找个有利地形,把车parking好,照相机安好,录像机调好,就等他们出来了。
谢天谢地,他们手拉手出来了。我的照相机和摄像机不停的拍。后来,他们到公共汽车站去等汽车,这位女子把头埋在男生的肩头上,还不时替男生整理衣服领子,甚是恩爱。也甚是配合我的镜头……。大功告成,发照片到上海方面,还行,但是需要男生的电话和中国的住址,才给最后一笔钱。后来,我打印了这个男生的照片,到附近的中餐馆去打听。一个漂亮的女生,兼职做饭店waitress,说认识他,还经常看他和女友一起来吃饭。于是,这个饭店服务员,做义务侦探,在他们下次来的时候,让他们填一个顾客意见卡,说是可以抽奖,需要把电话和姓名写下,如果中奖就给他们联系。这样我找到这个男生的电话和姓名。
整个过程跟踪有9次,挣了几万人民币。后来,上海又有一个业务让我做,又是小镇,不想跑那么远了,就拒绝了。第二年,我家被盗,丢失了3台笔记本电脑,也算是对我的一个报应。上天是公平的。
2006年: 继续干赌场,开始做销售
日子继续无惊无险一日复一日的进行。但我知道,我来加拿大不是为了在赌场工作一辈子,不是为了一个小时20块的工资,如果那样,不如不来好了。既然已经站在一个巨人的肩膀上,也不能只在肩膀上发牌啊。
3月的时候,决定去做Door-To-Door销售。Door-To-Door销售是挨家挨户的上门推销,比较有挑战。你想象一下,你一个人拿着一个夹子挨家挨户的上门去敲门,要面对可能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而且这些人可能正在屋里干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正在酝酿着各种各样的情感,忽然,叮呤一声,你直插进来,会发生什么?
开始做的还是比较顺利的。做的第二天,很lucky,我上午签了5张单子,下午签了3张,如果客户不cancel,我当天的收入至少是800块。那天兴奋,来加拿大我还没有一天挣到800元呢。正是这800块使我一直坚持下来。当时感觉是不少,后来一天1000元多也常有。
上门推销是西方的一种文化。选举的人要到选区各家去拜访,叫拜票,学生可以到各户去卖巧克力筹集公益基金,一些公司靠上门推销去拓展客户,如煤气公司和安全防盗公司。对上门推销的接受度来说,除了华人之外的其他族裔移民最容易接受,本地白人对上门推销的人员非常礼貌,华人呢,不多说了,免得又被拍砖。
经常跑的销售人员对各个街区的居民分布,族裔特点都比较了解。经理把各个销售员分散放在不同街道,每个销售员负责几条街道,挨家挨户去敲门。到中午吃饭和晚上下班的时候,经理再到各个街区去接销售员。
这种做陌生市场的工作是非常锻炼人的。我们去敲一户人家之前,用眼一扫就知道这户人家的人种特点,经济状况,工作性质,说服的可能性,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说辞。看他花园的整洁度,草地怎样,杂草多吗,看他是不是有闲阶级,看门口的装饰看他的品位,看房屋大小看他经济能力。一般来说,门口有鞋柜的,90%是华人和印巴人,如果有鞋在门口,看旅游鞋多还是皮鞋多,可以判断他工作性质,门口有斜着钉着一个犹太标记的,是犹太人,要小心了。门口有咖喱味道的,印巴人多。有小孩东西的,可以推算这户人的年龄状况。当主人开门的时候,看他的第一个表情,看他穿衬衫还是其他衣服,然后看他说什么话,他的反应,决定推销员怎么说,力度怎么控制。
很多人不相信的一点是,在推销中,语音并不是占主要因素。你的表情,你的形态语音,肢体动作,你的穿着也是比较重要的。我的一个Top sales, 英语非常不好,几乎是不能交流的地步。但是,她是我们团队单星期成单最高记录保持者。一个星期成了49张单,就是一个星期5000多元。她给人的感觉非常nice,充满了微笑,让人非常容易相信。如果有华人说,我英语不好,要不是这样,我也能怎么怎么。其实,英语就是一个工具,你的自信心和气势胜于语音,你的抱负和决心才是最重要的。其他全是借口。
由于之前做传销的锻炼,我的团队发展很快,我也很快成为经理。赌场的工作,我改为只在星期六日上班,其他时间做销售。传销也慢慢的放弃了。当时我做传销也是比较top的,十月去拉斯维加斯开年会,我还上台领奖。
(作者电邮:y2008823@gmail.com)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