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加拿大这六年的故事(3)

2007: 年入首超10万,转战温哥华
由于团队发展迅速,赌场的工作我在1.14日彻底辞去。也没有通过什么公司去申请EI,那些钱实在是太少了。
1-3月的市场非常好,每个月都有1万多的收入。5月1日,温哥华的煤气市场要开放了。在加拿大,一个全新的市场全面开放,这样的机会不多,千载难逢。大家都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我们是4月12日7个人开两辆车作为第一批先遣队向温哥华进发的。现在想起路上的7天时间,犹如昨日,历历在目,令人怀念。我们走一路玩一路。绕苏必利尔湖的山路,1号高速的笔直,洛基山脉的壮美,斑芙公园,路易斯湖,Jasper国家公园,冰原高速,哥伦比亚冰川的秀丽…而且,我们路上这7个人一路欢声笑语,风花雪月(实景),让人难忘。路上还见到了野生的黑熊、鹿、野生动物很有意思。我们17号赶到温哥华,和我们大经理会面,然后租三座房子,买4部车,换手机,打广告招人,租office,培训新人,熟悉新环境,踩点,就等5月1日大干一场。
等到5月1日开始干的时候,哇,想像不到,大街上除了行人就是上门推销的销售人员了。几乎每条街道都会看到手拿夹子的推销员。短短几天的时间,温哥华已经被敲了个低朝天,每家都被敲了好几次。特别是surrey,印巴人居住地,成了重灾区。然后,温哥华周边的城市,直到南边的美国边境,都象蝗虫一样被啃食完全。估计全部的上门推销员有2000多人。然后,我们又到稍微远点的城市,刚开始是可以每天15张以上,但单量急剧下降。经常是我先到一个地方,一看出单好,马上打电话让大部队过来,立马这个区域被消灭掉。20号的时候,我们的平均单量一天才几张,再这样下去,来温哥华的成本都收不回来。
仔细研究地图后,我把目光放在了Kelowna,这个城市离温哥华400公里,座落在落基山脉的深处,地理位置看似偏僻,远离北边的1号国家高速,容易让人忽略。但是,这个城市的北边有Vernon,Armstong,南边有Penticton中等城市,再往南往东,沿着美加边境有一系列的小城市,战略位置非常重要,也是其他团队比较容易忽略的地方。22号的时候,我带3个人开车来到这个城市,非常美丽的一个旅游城市,很多人退休到这里,有很多养老院。我们先到一个townhouse试了一下,大出我们的意料,还没有一个推销员来过。我们大开杀戒,到不同的地方去try,每个人都签了10张以上。马上,打电话给温哥华的大部队:人nice,钱多,快来。第二天我们又到南边的Penticton试了一下,效果也不错。就连夜开车回到温哥华。
随后,带领大部队,一共五部车,20多人,浩浩荡荡开往这个宁静的城市。我们在这个城市驻扎了1个月,top sales一天可以出25张以上的单子,然后,向南,向北继续扫荡。一直到离温哥华有1000公里时差1个小时的落基山脉山沟里的各个小镇,都完全清理干净。我们常常是扫荡完一个城市,晚上8点多吃过饭,连夜开车几百公里的山路到另外一个小镇驻扎。落基山脉的山路啊,经常一边是悬崖,或者是湖泊,另外一边是陡峭的石壁。这里有加拿大最长的上坡路和下坡路。有时候开了半个小时都是上坡,因为是黑夜行车,路况不清楚,还以为车的动力出现问题。不过我的开了22万公里的美国车真挣气,从来没有掉链子。
晚上行车,一轮明月挂在天上,湖边倒映着月色,车里放着优美的音乐,大家又互相开着玩笑,那种经历和意境,一般人是体会不到的。
我们经常开车4个多小时,到另外一个小镇,已经是凌晨了。然后沿街找motel,敲门把owner敲醒,check in,住下。第二天11点起床收拾停当,马上又开工继续扫荡。扫完一个城市马上又转移。这些小镇座落在山谷中小河边,景色秀丽。小镇的上的人穿着和大城市一样洋气,女孩一样性感。各个小镇都有中国人开的中餐馆,价格不菲。
说说和警察打交道。
前面说过Kelona是个旅游城市,有湖有山,景色秀丽,很多人退休到这里,所以这里的养老院很多,一个连着一个。养老院一般是独立的院子,有大门,大门常关着的,但某个时段会开开一阵子,养老院都是一些独立house或者townhouse。顾名思义,养老院里住的都是退休的老人,他们弄花草,晒太阳,很是悠闲。养老院里的单子容易签,一是这里面其他团队的人不一定能进来,二是老人容易说话。我们经常是看到养老院,等到开门的时候把车开进去,然后潜伏下来迅速扫街。大多时候老人很配合,我们也讲的明白,从来没有misleading。但有的时候,老人比较倔强,他们认为我们来这里推销是不适合的,就立马报警,就有了常和警察打交道的经历。
比较lucky的一次,我们刚扫荡完一个养老院,然后停车在外面休息,吃东西。然后看到警车悄悄而来。警察到了之后,把车放在门口,守株待兔等我们出来。我们边吃边笑边看警察。其实我们知道是一户人报警的,这户人也很nice,只对我们说,这个地方不能推销,我们就立马转身微笑离开。她立马转身报警。
另外一次,一个很大的养老院,出入口也有几个。同伴报告说,有警车来。我就开车接队员准备撤。在接的时候,警察跟上来了,因为我的车牌是外地的。警察下车,带上手套,先和我握手,”How are you doing”,我和警察握手,和他讲了我们所做的事情,给他我们公司的宣传单。警察也比较感兴趣,问了我们的计划。然后,说他接到报警,说我们在这里销售,并且告诉我,最近经常接到报警,所以也想具体了解一下我们所做的是什么。是啊,一个安静的小镇,现在天天被人敲门骚扰,百年一遇啊。
一次我们扫完一个院子,打算走的时候,被一个老人拦住了,他觉得被受骗了。先拦住我们的车,然后打电话报警。等警察的过程,我们解释了一下,他不置可否,但放了我们。我们离开这个养老院,在路上,见2辆警车开过来。我们商量一下,不能走,我们没有做非法的事情,不能这样一走了之啊。于是,放一个人留下来,把所有单子留给她,然后开车回去。我们到的时候,看到有3辆警车,很多居民也从屋子里出来看。我们把情况讲了一下,警察说,他们知道这回事,看了我们的证件,就放我们走了。
一次我去做一个townhouse,非常顺利,见一个签一个。后来敲到一个门,一个女人头发蓬乱的出来,很生气,对我说,今天是星期日。我说,sorry就离开了。我们敲门的原则是绝对不和客户argue,不能影响我们的心情,更影响了我们的产量。后来还是比较顺。中午同伴呼我,说要吃饭,我就去开车接他们。到停车场的时候,看到一个拖车正在拖我的车。车子已经被装载好了。谢天谢地,我来的正是时候,这个地方离温哥华200多公里,没有车子怎么办,车子拖到哪也不知道啊。我立马解释,付了50块,把车子解放了。
其他遇见的事情是我们队员被狗咬了,据理力争,赔了500元。当时在小镇也没有时间去纠缠了,500元也算是不错的结果。其他有人被狗咬了,报警,警察也没有办法。有个队员被狗咬了,主人当时不在家,后来回去找的时候,主人把狗转移了。有时,敲门的时候还会遇见蛇。谁叫我们是在风景秀丽的落基山脉里呢。
和其他团队的agent发生纠纷基本上是当地的西人,就是白人。白人表面上是温文尔雅,但是一到利益上,内心的龌龊就表现出来了。一次在一个小镇,一个白人跟在我的队员后面,见我们签了,他就再去敲门换成是他们公司的。因为他们公司比我们稍微便宜几分钱。知道这事,我马上开车去,和他对骂,并且一直跟着他。还有恐吓我们队员,说我们不合法的,和我们争街道的什么的。大家都很豪迈,在街上对骂。我的英语不好,但和老外当街对骂是够了。
在小镇呆了1个月,到后来,实在做不出单子了,我们就边玩边撤了。回到温哥华,知道温哥华也是一张敲不出来了,其他团队很多都撤回多伦多了。我们就处理后事,大家豪情狂饮,和温哥华当地的朋友挥泪告别,陆续离开温哥华。我7.4日回来,开车,2个人5500公里开了3天半。一路上正是夏季,山脉上的积雪融化了,草原绿了,油菜花黄了,另外一种风景。
温哥华2个月,挣了不少钱。
回到多伦多,发现这里的煤气市场又是一片新天地,新景象,新机会。市场全面放开。后来的事情,很多在多伦多的屋主也许知道,上门的agent太多了,各种说辞都有。当时我感到这些做法与我的价值观有很大差异,就慢慢的逐步退出这个市场。如果继续尽力去做也可以多挣几万,如果违心,不要也罢。但整个市场是风起云涌,高潮迭起,其中的故事,传奇,内幕又可以写一本书。
后来,又去纽约和几个能源公司谈,他们给的commission比较低,只好作罢。又去密西根底特律去尝试敲门,做的模式和加拿大不一样,比较艰难。慢慢的,我就离开这个行业,留下后面的人继续书写传奇。
这一年,我太太读法律毕业。
2008:转型,调整
2007年风起云涌,风风火火,经历很多事情,也挣了一点钱。如果脱离能源市场,下一步要做些什么?对于几千agent来说是新的挑战。当时,挣钱来的也太容易了,一个单子,几分钟之内搞定就是100多,如果让你一天工作8个小时还挣不到100块,的确是很难。就象妓女,从良也难啊。
做煤气的推销员后来大致做这些事情。一类是回去打工了。这类人比较不幸,人生已经上了一个台阶,就应该尽量去开拓,还是回到原出发地了。有去做房地产的。我团队一个朋友,做的非常成功,第一年就是10万以上。有做上门推销的经历,干其他事情还怕吗?有做投资理财的,另外一个朋友,也非常成功,昨天打电话联系,2009年11万。有回国发展的。也有继续做上门推销的。主要改做安全防盗系统,热水炉和暖气炉。做的比较成功的一个朋友2009年毛利润近30万。
这应验了一句老话,穷人学技术,富人学管理。穷人拿EI学个免费课程感觉很高兴,以为自己赚大了,占了很大便宜,学成了还不是要发简历挤破脑袋成为别人成功的基石。一个简单的例子,朋友做冷暖气公司,找agent上门推销,找有证书的人去安装,自己在中间做管理,挣得是agent和安装工的几倍,几十倍。
我也在思索下一步做什么。
当时了解到游学也许是个不错的项目。每年把国内的小学生或者是中学生申请来加拿大进行夏令营,中国的生源是非常充足的。如果建立一个很好的渠道,每年的学生来夏令营,每年都有稳定的现金流。
我做了一个加拿大游学机构的中国总代理。4月回国在国内从北京到济南,济宁,苏州,南京,上海,杭州,义乌,深圳,香港,广东,北海,南宁,桂林等十几个城市,动用了大量的关系,还是发展的不顺利。散客有一些,不想做。学校和教育部门不是象蜻蜓点水那样就能攻破的,只好作罢,6月回到多伦多。不过,国内的很多事情让我大开眼界。
回来后又考察了一些项目,参加了一些展会。
电动自行车,销量太小,魁北克一个公司一年才进了1500台,压资金也比较大。
太阳能热水器,政府比较支持,有1000多块的补贴,种种原因没有做。
太阳能电池板,风力发电,如果常看Toronto Star报纸,就可以看到政府的支持度有多大,但是这个技术太超前,资金要求大,上层关系要走好。
LED灯,也是大趋势所向,但是造价高,效果不好,价格昂贵,对口单位少,难于推广。
还有很多其他一些产品,技术,都在考虑阶段就枪毙了。
饭还是要吃的。
还是干点实事吧。
之前就考虑过,在加拿大做房屋相关的肯定不错。相同时间内,做房子相关的工作比修汽车,修电脑挣钱挣的多。而且,加拿大labour是非常贵的。做了一段时间的装修,给一个广东人干,餐馆装修帮工。第一次做这种工作,知道什么是小资本家。这个餐馆东家也就是装修雇我的人,是一个艺术家,以前画画的,现在开了几家杂碎餐馆。一天,他让我提前去开工,说早饭给我准备好了。到晚上结帐给工钱的时候,说,我们一天工作十个小时才能管两顿饭,你今天工作9.5个小时,我管你了2顿饭,所以,要扣除一顿饭钱,5块钱。我当时想,这些人真是可怜啊,也许他们只有这样才能挣钱。
又去做了1周多园艺,做到下雪不能做了。园艺的老板是我遇见非常开明的中原人。通过做园艺,我才知道,在所有内外装修中,园艺是利润最大的一种。还做了剪草工。大家可能都想象不到剪草这个职业是多么挣钱。我们剪草工人从早上7点工作到晚上7点。一天的工资是现金100块。从7:30到客户家开始剪草,到中午2点吃饭的时候剪了30多家,下午剪到7点为止,再剪10-20家,一天能剪40-50家。按一家最少25块来算,一天有1000元进帐,扣除两个工人工资200元,毛利有800元左右。这个老板公婆两人两辆车,都在做,看来收入不少啊。
又去安装摄像头。安全监控系统我在国内做过一段时间,当时是给国内各省的电信大楼做安全防范系统的设计,包括拉萨这个特殊地区的移动通讯枢纽楼的安全系统是我设计的,借此,出国前还去西藏玩了几天。我的老板是北京人,对人非常好。我在那里干的也开心。偷偷学了不少东西。到09年初期,他的活是淡季的时候,我就开始自己出去做了。如果做摄像头,要找到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投入小,能马上见到现钱。当时就想到了一个高危和神秘的行业,多伦多的妓院。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