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下的青春蹉跎

此手机不是彼手机,而是由八十万中国青春为现代型帝国主义托拉斯所制造的手机,只不过在今天全球的市面上,此手机的卖价也不是很贵,其一头手机的卖价大概是5000个大洋,这样的价码,从实证比较而言,也就是到越南走私三两个女人来做老婆的水平,还可实行三包五换,只是可能不好退货而已。
在手机的制造工厂中,以最文明的每天8小时劳动计算,一位年轻工人能在这不吃不喝的生产亢奋中,最低限做出600头手机的塑料壳子儿,如果按照工厂流水线作业的劳动管理等量交换定律进行换算,那一位年轻工人在8小时的动作劳动中,可以在”百分之一”的最保守性劳动等量交换条件下,完整地制造出6 头达到出厂并通过安检质检样检等等八七八槽严格检验的成品手机。
一个年轻工人在8小时可制造6头手机,每头手机卖价5000个大洋,6头手机就是3万大洋;而一位年轻工人,在月薪制的保证下,每月可得900个大洋,就是以每月30天换算,一天在8小时内的劳动收入是30 个大洋,按基本算术比值定律,一个工人一天的劳动收入与其市场卖价比值应是1:1000,这样的比值是否很壮观。
再看一头手机的材料成本,50个大洋的材料成本,就可出现一头手机,那一头手机的材料成本与市场售价比值则可达到1:100,这样的比值是否很神圣。
看着这些”投入产出”比值,全世界很多行业要起气得发疯发狂。
而这样的比值,直接也把那些在全世界从事吸血鬼行业的小魔小妖们都搞得没有了任何坑害社会的志气,早知如此,还不如来整手机,整手机的这个鸡,不是能更好地害民坑民吗,不是能更好地妖气腥天吗,尤其是华尔街早该转行了,华尔街的吸血幽灵们虽然也很搞钱,但无论怎样搞钱也不如手机搞钱,并还很危险;可更严格的说,这种比值已经没有任何人间可比意义,就是放在地狱中,也要把那些终生闯荡地狱江湖的妖魔鬼怪搞得再次活活气死,再次的变成魔鬼。
虽然都是魔鬼,但我们的那些工人兄弟们还是被蹉跎了,怎样蹉跎呢,实际上也很简单,一个年轻工人不仅仅只是在一天中被折磨8小时,而是一年四季地天天接受着折磨,自己被折磨了,青春也蹉跎了,价值也茫然了,但在工人们的青春蹉跎和茫然中,手机可是越来越富态了。
每天一位年轻工人在8小时的蹉跎中就为手机创造3万大洋,一年365天则可为手机创造出1千零9十5万大洋,而若在一个八十万人的工厂中,如果全部年轻的工人兄弟们都在整手机,那一年为手机就可蹉跎出8万7千6百亿大洋的销售收入。
这8万多亿大洋的手机收入,更没有任何社会的商业化参照可比性,但却显现了两个基本特征,其一是在当今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能达到这个水平,手机的富贵已是可以敌国;其二是手机的年收入,直接令当今世界上最最赚钱的索马里海盗产业完全黯然失色,就打劫一艘海轮的话,能整到个把亿的大洋,那一定是石破天惊的壮举了。
当然,也不是说手机没有生产支出,支出的明细是这样的,每天在一个年轻工人制造的6头手机中,其材料成本是每头50个大洋,6头手机一共300个大洋,一年365天,其总材料成本则是10万零9千5百个大洋,再以八十万工人计算,那全部年材料成本是876亿大洋;而一位年轻工人月收入是900个大洋,年12个月仅360天的收入是10080个大洋,其外5天的150个大洋还没有得到收入,那以八十万工人计算,全年的月薪总共支出是80亿零6千4百万大洋,其外还有5天八十万工人的劳动收入1亿2千万大洋被残酷剥夺,没有支付。
看看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已没有再换算的必要,整个年材料成本及人工支出,根本就没有达到整个手机年销售收入的零头,就是把那被无情剥夺5天劳动的1亿2千万大洋再次算入,也大约就是900多亿的大洋,而整个手机年收入可是势必天高的8万7 千6百亿大洋啊。
现实真相大致如此,只不过反映出两个问题,其一是这手机造来造去,大体上就没有什么成本支出,大体上都是暴利,当然,八十万年轻的中国生命也大体上都是青春蹉跎,所以这头手机的名号也就叫做:三大体手机。
其二是这样的中国青春蹉跎,其本质就是一种掠夺,如果没有见识过什么是鸦片战争,不知道什么是用鸦片来掠夺中国白银的黑暗历史,那今天可以全盘看到了,想当年魔鬼用鸦片摧毁了数代中国人的身体和斗志,践踏着中国的锦绣河山;在今天魔鬼再次变成魔鬼,只是不用鸦片了,而是用的手机来掠夺中国的青春一代,不仅掠夺中国青春的身体,而且还在掠夺中国青春的心理和认知,不仅造成中国的青春赤贫,也造成中国的灾难,这不是贸易往来、不是商业交换、更不是工业发展,而是战争。
掠夺中国的战争早就打响,诸如此类的象强盗式地逼迫货币升值降值啊,而每一次的货币升值,就是贪婪地掠夺一次中国财富;而制造象草纸般的国债,转嫁其帝国主义自身肮脏堕落而又尖锐的经济问题;在帝国主义国家天文数字般的预算赤字中,通过日复一日的大量印制钞票,其卑鄙无耻目的就是扰乱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并把中国搞垮拖瘦拉僵;而大规模的制造廉价得令人发指的劳动生产力,则更是对中国永无止境的战略性掠夺,永远的贫困性掠夺和民族心理意志的摧毁。
在今天,一个八十万年轻生灵所组成的工厂能意味着什么,一个八十万中国青春的无情蹉跎意味着什么,不是意味着先进与发达,而是意味着廉价和落后,这不是光荣,而是悲哀,如果这样的青春蹉跎还在被继续的制造和张狂,那结局也还是只有一个:等着凶恶的强盗再次来打自己的屁股。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本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写照。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