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讲月薪制中的剩余价值

当今世界上,打工拿钱的方式有很多种类,做一夜工作就拿钱的叫夜薪制,打一个月工才拿到票子的劳动叫月薪制。 这月薪制乍看起来很严谨,不就是一手打工,一手拿钱,按月结算,等量获取吗,似乎也合理并很科学,但细细地推敲,这按月拿钱的制度实在是象地球上的一个”黑洞”。
首先,月薪制的按月拿钱实际上是一月中每天劳动所得的简单相加,反之也可量化成每天的劳动收入,如果一个工人每个月的月薪是900个大洋,那细化到每天的劳动所得应是30个大洋,再进一步细化,每天8小时的劳动,则每小时应是3.75个大洋;从而,也可以把月薪制演化成时薪制,且月薪制与时薪制应该是一种基本的算术互逆运算关系,即每小时3.75个大洋,每天30个大洋,每月900个大洋或930个大洋。
但现在很猫腻的问题是在一年之中,有的月份刚好30天,每小时3.75个大洋,每天是30个大洋,那每月也正好是900个大洋,但出奇怪异的是有些月份是31天,却而没有得到930个大洋,仍然是900个大洋,这就不能体现基本的算术互逆运算关系,第三十一天工人还是在打工,但并没有拿到应该得到的30个大洋,这就是月薪制的基本问题。
问题早就出现了,症结不在于月薪制本身,实在是这一年之中,每月的不规矩,为什么会有一些月份是31天呢,但还是按月的900个大洋,而第三十一天的劳动收入就这样被”四舍五入”了;虽然在每年的二月只有28天,工人也拿了900个大洋,似乎是占了老板的便宜,但只要有少许算术知识就可明白,以全年365天等量计算,工人则至少有5天的劳动没有收入,以每天30个大洋计算,那就有150个大洋被老板”密西”了,假如一个工厂以80万工人计算,那每年就有近1.2亿的大洋”脸不变色、心不跳”地装进了老板的包包里;这样的工业巨型托拉斯是多么的经营有道,怪谁呢,当然要怪大自然,为什么每年要搞出那些个不明不白的31天,难道还要责怪月薪制吗。
再者,同样是在月薪制中,如果是稍微还有文明的社会,那怕在最霸王的工厂,就不是给每周两个劳动休息日的话,每月工人也应该大约至少有五个休息日,且在月薪制下的休息日也应是有合法收入的,简单的算术等量是每月900个大洋,每天30个大洋,五个休息日应是150个大洋,其含义就是在休息日工人继续劳动所得,这既是一种劳动权利,也是月薪制本身所制定的基本劳动游戏规则。
但实际上在今天的时代中,仍然还有很多的工人虽被套着月薪制的”光环”,但身处古代的奴隶劳动制,连每月五个休息日也没有,而是每月每年全日制的劳动,这就是问题,工人还在劳动,看来是有加班费,但实际上是偷换了工人休息日劳动所得的基本概念;用加班费偷换了休息日劳动所得,造成一种劳动所得假象,其实质是侵吞了工人休息日劳动收入,那按工人每月五个休息日的150个大洋计算,一年十二个月就是1800个大洋又被老板”密西”了,如果是一个80万工人的工厂,那每年就有14.4亿的大洋被偷偷摸摸地整近了老板的口袋中。
当然,看不见的工人劳动问题还多着呢,仍是在月薪制下,每个工人每天不是劳动8小时,而是每天劳动12小时以上;以每天12小时、每月在没有休息日的30天劳动计算,就是每月劳动360小时,即使除去每月大约160小时的在文明社会合法契约劳动外,工人的加班每月是200小时,那加班的劳动所得如果不是按照文明社会的标准,每月月薪900个大洋中的每小时3.75大洋的一倍半,也就是5.63个大洋计算,仍然只得到3.75个大洋的话,那就有1.88个大洋又再次地被老板”密西”了;若一个工人每小时加班以1.88个大洋被豪夺,那每年加班2400小时,就有4512个大洋不是工人自己的,属于全年白干,连学雷锋都不是,而在八十万的工厂中,每年就有36亿零9千6百万的滔滔大洋,浩浩荡荡地还是装进了老板的腰包中;看看乎,谁想加班,肯定是老板最想加班。
这36亿多的大洋本是工人的血汗所得,但在月薪制的紧箍咒下并没有得到,而又看这开工厂,应该是比那些个炒股票倒房产弄期货玩对冲操衍生还赚钱,甚至比走私贩毒还赚钱,且这些个行当都非常危险,搞不好就是:”牢底坐穿好榜样,身首分离愁断肠”,而开工厂那可是:”千里风光,万里钱飘,不计其数的大洋进得腰包,唯此独领风骚”,且更重要的是开工厂没有危险,也不犯法,更没有痛苦,只不过就是诈欺诈欺工人们额外的每小时1.88个大洋的加班费吗?
想当年资本主义最野蛮的大生产时期,最肮脏的资本家也就只敢榨取榨取工人们劳动中的那些”剩余价值”,就这样还被马克思先生念念不忘地给诅咒了几百年,但”后文明时代的工厂”,连剩余价值都不屑一顾,而是更疯狂地榨取工人们的”全部价值”,只要把工人”按在机器上,就是价值”;在这样的的价值阴暗中,而面对工人因”全面价值”被榨取而进入的精神崩溃,就是怎样地对工人们进行什么”心理辅导”啊、”高僧做法”啊,统统都是在做着乾坤颠倒、指鹿为马的勾当,是用一种卑鄙的虚无命题来遮掩把工人变成”工厂怪物”的弱智伎俩,这种伎俩,如果婴儿不知的话,幼儿肯定明白。
在月薪制下,把剩余价值的榨取上升到了全部价值的榨取,也就施舍了工人每月900个大洋;如果放在两千年前,那工人们今天这没死没活每月挣得的900个大洋,那还是能整好些个事情的,首先可以建造一个比阿房宫稍小一些的房子,再买一辆车,及娶得正偏八房老婆,养上一窝崽儿,并买得二亩地,实则是一种中产阶级的幸福生活;可问题是怎样回到两千年前,那只有去问问爱因斯坦先生,但遗憾的是爱老仅只研究”光比狗跑得快”的人间搞科技,而并没有制造出”狗比光跑得快”的人间道路,所以没办法让工人们揣着900个大洋回到幸福。
但是,不妨也可以去问问黄世仁每月的900个大洋怎样花,而更不巧的是黄世仁就一土狗地主,不仅水平如粪土,而且早已在地狱中如丧家之犬,本身也变成了地狱乞丐,自己都不可能遥想阿房宫的淫荡;当然,更不可能来指引工人兄弟们回到从前,回到永远。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