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想说爱你有点难

为时4个半小时的春晚是我每年过春节时必看的节目,屈指算来,从1983年的第一届到现在,春晚已经历经了29个年头,因此每年的大年三十的晚上等着看春晚似乎已成了一种习惯,甚或有人说已经成了一种新民俗。究其原因,可能是春晚符合了人们对春节习俗的几点要求,一是阖家团聚;二是阖家欢乐;三是春晚陪着人们熬过凌晨零点,符合中华民族守岁的习俗。由此也就造就了”春晚现象”。
想当初春晚曾经造成万人空巷的奇观:年三十晚上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人们都在家中和亲人团聚共享美好的浓浓亲情,家家户户吃过年夜饭后,一家老小围坐在桌前,期盼着20:00点春晚的开始。因此尽管在国外生活了多年,但是一到中国年的时候,心里还是期盼着春晚,甚至不惜在网上下载收看。然而真可谓是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春晚真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前几年还能弄出个像”千手观音”这样的来自”草根”阶层的艺术精品,可这几年春晚似乎跟”精品”二字无缘了,而今年的春晚尤其如此。
著名文化评论人李承鹏认为2011年春晚毫无创意可言,内容严重与时代脱节。他说:”每一年的春晚如果不看直播时间,或者听播报属相,我们会幻觉都是同一年的春晚,从节目设置、内容结构,包括看那些比我看自己都还要熟的明星脸,它实在没有创意可言,我必须时刻提醒我自己今年是虎年或者兔年。”今年春晚大量启用草根人物,同时集合了很多网络流行语,这些看似接地气的动作在李承鹏看来却严重与时代脱节。因为在他看来,网络是一种精神而不是语言。他说:”互联网是一种精神而不是语言。这让他们显得非常没有才华,没有想象力。”但是在谈到主持人的时候,李承鹏表示:”主持人,给他们十分,是因为他们十分让领导满意。包装给十分,是因为这种花了巨资,恨不得一条裙子都花好几千,整个舞美那么豪华、奢侈,一点都不低碳减排,这么一种巨资打造下的包装,完全是一副十全大补丸,不给它打满分我自己都觉得可惜。”最后,李承鹏不改犀利诙谐本色,表示:”春晚应该努力办下去,与日月同辉,因为有春晚,会让我们得到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我的生活就会很开心。”
对于来自各方各界的对春晚的评价,春晚的总策划在自己的博客里气急败坏的声明,他们”已经竭尽全力,绞尽脑汁了”,可到头来还是骂声一片,没几个叫好的,究竟是什么原因造就了这种结果呢?《工人日报》要闻部主任石述思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过去中国穷,啥都短缺,连过年娱乐都得拜托央视给集中办一台春晚,一办就20多年,现在难以满足人民多元化需求,只能靠赵本山这钉子户老骥伏枥,愁得满头白发只想辙逗大家一乐,事后还被精英们扣顶降低全民品位的大帽子,长江以南的观众则因为理解东北话有难度义愤填膺。一个拥有13亿的民族,走过改革开放32年历程,日常娱乐方式如此差异与多元,连裸照都在网上看腻了,靠单一的”放爆竹、吃饺子、看本山”方式过年,本身就是极其荒谬的一件事。
央视春晚之所以坚持至今,和特殊历史背景有关–火于贫瘠,衰于繁荣。曾几何时,一个港台三流歌手张明敏一夜之间就能成全民偶像。现在伴随着开放的浪潮,全球一流歌手的作品都能同步分享,再创造出全民瞩目的看点几无可能。现在春晚的美誉度已经降到历史冰点。
当然不得不承认,春晚也拯救过几个幸运的”草根”–他们从过去的不知名,经过春晚大舞台的集中放大效应,瞬间成为明星,挣得盆满钵满,从此脱离受歧视侮辱的人民群众队伍,跻身社会成功人士行列。因此,对极少数幸运儿来说,这真是一个叫春的夜晚,一直很刺激也很性感。但是,在这个时代舞台上,每个人都应该成为自己快乐的主人–而不仅仅是几个被恩赐的,站在这个舞台上代表全国弱势群体SHOW。
不管人们叫也好,骂也罢,春晚毕竟只有4个半小时就结束了,它只是日常生活中那么瞬间一点而已,有它人们可能会觉得生活中多了一点精彩,没它也并不会因此而觉得缺了许多,兴奋之后还得回归常态,因为”常态”才是人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正常状态。因此春晚的好与孬并不重要,与春晚相比老百姓日常生活的吃穿住行更为重要。这几年中国的经济迅猛发展,GDP屡创新高,然而随之而来的是CPI水涨船高,物价像”子弹一样”飞了起来。前两天和北京的一个朋友通电话,他说年前在北京樱桃卖到99元人民币一斤,大虾则是100元一盒……哇,不知道这样的水准得是什么样的消费水平能够承受得了的,怪不得网上流传一个段子这样说:中国现状: 生不起,剖腹一刀五千几;读不起,选个学校三万起; 住不起,一万多元一平米; 老婆不是娶不起,没房没车谁嫁你?养不起,父母下岗儿下地;病不起,药费利润十倍起;活不起,一月辛劳一千几;死不起,火化下葬一万几。 总结(八个大字):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更有甚者,结合最近在埃及发生的暴乱说,”如果’6.4’发生在今天,埃及的解放广场就是今天的天安门广场”。你信吗?可能有点危言耸听,但是任何一位头脑清醒的人都知道: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不在于能不能办奥运会,不在于能不能办世博,能不能办亚运会,也不在于能买多少别国的垃圾国债,更不在于能去国外几十亿几百亿下订单,而是在于让公民坐在家里不会被烧死,上街摆摊不会被扇耳光,走路不会被李刚家的宝马车撞,想吃什么都不用担心会有毒。而不是:真正的事不能干,真正的人不能做;需要书的读不起,需要房的买不起;有能力的找不到活,有良知的赚不了钱。
社会制度不比春晚,人们需要的不仅是娱乐,更是安全;不仅是听到赞誉幸福,更需要体验到幸福。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