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还是在泄密?

人们常说:”世界是个大舞台”,这话在近日再一次得到了证实。形形色色的人物、千姿百态的事件充斥着这个舞台。最近几天如果你输入”维基解密”谷歌一下,就会有数百万个结果涌现出来,这个几年前发展起来的网站以一种另类的形象走进人们的眼帘。此网站注册于瑞典,租用的服务器在何处却是个谜。该网站以反腐揭黑,以揭露政治公众人物的”丑事”为主业,是在正义边缘与犯罪刀口上的智慧生存。
今年3月公布美国国防部一份”反情报分析报告”机密文件,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在7月份”维基泄密” 又上传了9.2万件有关美军和盟军在阿富汗战场上行动的秘密文件,再次掀起波澜,近日”维基泄密”公布的”最令人震惊的美国政府7大秘密”等机密文件,还有众多的与中国、北韩等国家有关的爆料,再次把”维基泄密”及其创始人阿桑奇推上了风口浪尖。尽管有的人说这是一场阴谋,有的人怀疑其爆料的真实性,但不管怎样也足够使相关国家的掌门人互相纠缠一番的了。于是美国将阿桑奇列为恐怖分子,国际刑警组织也在11月30日对阿桑奇发出了红色通缉令,这些举动让人不由得联想起”此地无银三百两”。
于是,如何对待”维基解密”和阿桑奇成为人们议论与关注的焦点。12月1日英文媒体”环球邮报”发表了加拿大总理哈珀的前顾问弗拉纳根先生(Mr.Flanagan)对此事的态度。原先他主张对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采取暗杀行动,但最近从电话访谈中得知他对此事的态度有一点改变。
现为作家兼卡尔加里大学政治学教授的弗拉纳根先生12月1日对”环球邮报”的记者说:”很遗憾,对这一严重事件,我发表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意见,如果最近国际刑警组织能够逮捕到阿桑奇的话,我希望通过正当的法律程序,他能得到公正的审判。”
星期二晚上(11月30日),在加拿大广播公司的”权利与政治”节目中,当谈及对近日发生的泄密事件的看法时,弗拉纳根先生说:”事实上,我认为应该让阿桑奇死,奥巴马政府应该拿出这笔经费或者使用无人驾驶飞机什么的手段。”主持人埃文·所罗门(Evan Solomon)指出,弗拉纳根先生的言论”非常苛刻”。同时指出,在一些公开的场合中”有些话是不应该说出来的”。弗拉纳根先生对此也回应道:”今天我确实有点意气用事,不过如果阿桑格真的消失了,我也不认为这是很不幸的。”
目前,弗拉纳根先生的这一建议已成为吸引国际社会关注的头条新闻。英国报纸《每日电讯报》在登载的有关阿桑奇应对他的所作所为承担怎样的后果的文章中引用了弗拉纳根先生的观点,它报道到:”加拿大总理哈珀的一位前顾问对这场国际外交危机提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解决方案,那就是暗杀阿桑奇。”这位教授曾长期跟随哈珀,并写过一本描写当年保守党领导人的书,同时他还是保守党竞选活动的设计师,并在2006年为哈珀的胜选立下汗马功劳。
然而对于弗拉纳根先生的建议,总理办公室迅速作出回应,哈珀的发言人苏达斯(Dimitri Soudas)在Twitter上发表声明说:”大家都知道弗拉纳根早已不是总理的顾问了。”自由党领袖叶礼庭说,弗拉纳根先生的言论是”完全不可接受”和”过分的”。”我不是弗拉纳根先生的支持者,但我认为这种说法是绝对不负责任的,应该受到谴责。弗拉纳根先生经常在电视上出现,并坚称他代表保守党,他是一个经验丰富的人,同时我认为他也是一个有判断力的人,但这次他的表现令人吃惊。”但前总理保罗·马丁(Paul Martin)的发言人斯科特·里德(Scott Reid)却站在弗拉纳根一边。 这位自由党的政治家知道弗拉纳根发表的评论引起全球新闻界的关注是怎么回事。尽管这样,星期三(12月1日)里德说:”我听说,汤姆平时一贯不拘小节,有点激进且自我,但这次他说的话显然是个玩笑。我绝不认为他是建议要某人的性命。他是一个很有见解的人,而不是一个丧心病狂的刻薄的家伙。”
除此之外,11月30日环球邮报曾刊登过斯科特·吉尔摩的文章,题为:”维基解密只会使世界更专制”。本文作者曾是加拿大外交官,同时也是和平红利基金会的创始人,该基金会隶属于纽约的一个慈善机构,基金会旨在发现、检验和改进更好的支持和维持和平的新观念。在文章中他说:我是一名救援人员,就是那种呼吁增强透明度、开放政府和进行改革的联合国工作人员。但是,以前我曾经是一名外交官,经常通过网络发送一些秘密文件,就像被维基解密公布出来的那些东西,我要说在这种网络中存在着非常简单且不道德的事情。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被派往雅加达,我的工作是要尽可能找出那些人权受到印尼军方侵犯的人,并且不管有多大的压力,我们都要尽力阻止军方的进一步行动。 我还要把这些情况写成文字材料发给渥太华,很多年过去了,但是当年那些人权被侵犯的事实至今还让我感到毛骨悚然。这些材料给加拿大政府提供了可靠的证据,并在联合国大会上和亚太经合组织首脑会议上以此对印尼领导人施加压力。我举个例子来说明。每隔几个月,我都会到被印尼占领的东帝汶的一个位于小山上的白灰粉刷的学校,有一位年轻的老师会兴致勃勃把我带到她的办公室,我们闲聊的时候,她的那些穿着制服的学生们会把自制的面包和浓咖啡装到瓷杯里端给我们。可一旦学生们关上门离开办公室后,这位老师就会打开她办公桌抽屉,用颤抖的手递给我一些让人触目惊心的照片,照片上记录的都是一些被人们挖出来的尸体。东帝汶的抵抗者挖开遭受酷刑而死的受害者的坟墓,拍下照片作为证据,并通过他们自己的地下网络把这些照片转给这个老师,然后再通过她交给像我这样的外交人员,并带出境外。有了这些信息,我们就知道印尼军方在从事些什么秘密活动,这样面对雅加达时我们就更有底气,可以施加更大的压力促使他们停止这些暴行。我们发回到外交部的这些材料,由于某种原因,这些材料均属秘密。否则如果它们被发表,那我就会在24小时内被赶出该国,且印尼官方也不会允许别人来替代我。同时本地的官员还会雇一个找来的暴徒拿石头去砸加拿大使馆。这些领导人会告知雅加达的媒体说我是个骗子,并会指责东帝汶纵容我诽谤,与此同时警方则会在不出一周之内逮捕并杀害那位年轻教师。维基解密网站上第三个最热门的话题就是人权问题,与我们在印尼所做的一样,美国外交官也做着相同的事情,他们的目的只是希望让世界更美好一点。浏览那些网站的不仅仅只是安省贵湖市的那些好战的激进分子,还有那些位于世界各地的军事独裁者和秘密警察。在今后几天和几周内,他们会对那些竟敢给美国外交人员提供信息的人们展开围捕行动,而那些原想把记录酷刑的图片交给我们的数千群众也只好将它们紧紧地锁在抽屉里了。
更具讽刺的是,维基解密也在这一场轰轰烈烈的冲突中遭受连带损失。对于一个更加开放的世界,把秘密公布在门户网上不会带来真正的胜利,这只会导致世界更封闭,在这种封闭的国家,本国政府将会更肆无忌惮镇压那些认为对他们造成威胁的人们,而那些试图阻止这种暴行的人们很难得到任何有帮助的信息。幸运的是,至少在东帝汶事件发生的上世纪90年代,维基解密还不存在。
维基解密一事将如何发展下去,我们在观望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