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是场 “围城”梦

街头与你擦肩而过的是谁?有多少人把多伦多称作自己的”家”?加拿大移民局不会有这样的数据。曾经对加拿大一无所知的人丢掉自己国家的习俗文化摇身变成”多伦多人”?这种想法不切实际。事实上,一种”并行的”生活方式才真正属于这里。
加拿大移民局3月7日公布,目前积压移民申请数字超过100多万例,包括46万例联邦技术移民。3月16日,移民局又公布,技术移民积压5类人才转安省提名。移民局要”选择性地解决”。所谓”选择性”?即以加拿大经济核心为前提 ,挑选那些能与加国经济发展需要相匹配有潜力的技术合格人才。有反对者对此担忧:”不能如工具般对待人,这是不人道的做法,太冷酷”。但这种说法是过时的。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

移民是普通中国人的梦

抛开早期商朝以降,经商、逃难、宗教移民和明代郑和时期,到19世纪后华工移民潮,单论中国当代涌现的移民潮,最初的人首先想到就是加拿大。至2000年,中国已成为加拿大第一大移民输出国,这种现状有11年之久没有太大改变。但移民数量始终基本维持在一个较为稳定范围,而移民类型变化由最初多类型移民转变成技术移民,到后来的因人数增长,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加拿大等国技术移民门槛提高,使得达不到条件的人花更多成本选择商业移民或投资移民。
人本来就是有梦想的灵魂,实现一个梦想立即会转向另一个梦想。人一旦拥有财富,更容易耽于享乐。享乐对生命有具体意义,只在形式千姿。富人清楚,千姿必在财富之外。环游北美刷卡到暴,突然发现清新田园垂手可得,心灵中挥之不去的意义与价值原来在此。在北京,一位从事律师行业多年的律师对我说,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做到权力高端的早已经是”泯灭”一族,他们被称为这个国家的”适者”。而我的那些传媒同仁,一旦走入权力顶端全部幻化成彻头彻尾的假面,越是主流传媒高管越是”精英”面目,他们被称为这个国家公共知识阶层里”智者”。一些常年生活在海外的人一经遇见这样的”适者”或”智者”,必定是雾里看花,自然会想到那句:”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这世界还有哪一个国家比中国变得快!一位传媒同仁几年间写就17本书,当上著名导演,随即踏入富豪阶层。中国经济30年高增长让他刚到中年便拥有宝马二辆和豪华公寓,他上有通天塔,下有金箍棒,通达明暗,润滑有余,成了名人更敢才情四射胡为八卦,完成中国梦,于是他想到立即去实现另一个梦,他顺利移民。有他这样想法的人在中国近些年尤其普遍。普通中国人邻里之间的话题无非是谁的子女在美国获得政府奖学金,哪一个有钱人最近去了英国,哪一个官员起程要去多伦多,哪个朋友的签证刚刚换成绿卡。京城里那些私人俱乐部里的女人们也无非正揣磨着到底是把孩子生在纽约还是多伦多。普通大小官员到北美没有技能钱花光怎么办?于是去”洗脚”,不是洗自家脚,而是洗别人的。即便”洗脚”,也要移民。

中国担心富人移民?

中国生活成本飙升、商业环境恶化、社会福利薄弱、高层与民众之间契约正在面临失效,如此这般使得国人变得想移民到外边瞅瞅。而一旦国内经济增涨势头良好,于是放弃移民。如此反复,反复如此。
富人移民,突然成为无根树,不能开花儿,更无法结果儿,不得不成为加航金卡持有者。这个”海外身份”,究竟是好还是坏,只能本人亲自去悟。出入更加自由,来往更加方便,事实真的如此吗,只有富人自己清楚。能”作”能”折腾”到底是富人本事。一位移民多伦多的上海富人,生意分布国内四大城市,四年之间来来往往。一年前说要尽快定位加国市场,二年后说要两边继续观望,三年后聚会畅谈感怀,四年后不想折腾返回原地。
越来越多的富豪或是正在考虑离开加拿大,或是正在着手安排此事,如同这位上海人。即使这位移民富人真的把生意带入加拿大,也是为中国开辟一块国际新市场,也是为中国节约一个公派出国投资,况且官方不用买单,并且成本不高,这样的思维普通人都明白!
为中国富人赚得多桶金的事业出口无非是房地产和进出口加工,而这两方面都离不开中国这块土壤。中国高级职场里有一句话:越是惶恐的人越能赚到钱。中国就是这样的”大环境”,而深谙其中的商人全明白,只有这块土壤才是最有机会。富人环游一圈后又返回中国,因为他们要保护手里的钱,更要确保自己能站在这块能赚到更多钱的世界上最大的市场。
有消费能力的市场才是真正留住资金的地方,这一点富人最清楚。真正的富人只把移民作为分散钱的一个手段。世界上目前最为热门的市场在中国,最具消费能力的市场在中国,拥有巨大的潜在客户群也在中国,凡是做生意的人迟早不会离开中国这个大市场,即使真的离开,终究不会太久。
如此说来,中国会担心投资移民资金外流?限制外汇更没有实际意义。据美国高盛报道,中国的外资有四分之一资金来自”移民回流资金”,这种资金到国外走一趟,贴上外资名头,然后重新进入中国变成”外资”。中国领导层逐渐明白,越是开放的市场,人们会更加理智消费,越是开放的环境,人们会更加理性的生活。富豪外流可能会导致中国高层的神经衰弱,甚至丧失尊严,即便如此,中国高层官员的妻女照样生活在外。

移民局行动赶不上变化

世界文明进程缩短,经济发展速度增速,时代更迭,人们早已注意到这一点。加拿大笨重迟缓也必须接受这一事实。移民为加拿大带来新生与变化,加拿大当然也不愿放弃年复一年的数十亿美元的外商投资和不可估量的经济增长,但加拿大的移民政策持续僵化滞后,不知为此损失多少金银荒废多少人才贻误多少时间!
一项很有意味的事实,据加拿大《金融邮报》3月2日报道,加拿大移民体系中有这样一个项目,一旦富裕的外国人对加拿大联邦政府做出高达六位数的前期投资后,他们将被授予永久居民身份。两年前,联邦政府对该项目发出黄牌,勒令暂停。只因移民署延误成风、申请材料积压成山、基金分配不当,批评家们表示联邦投资移民项目只为金钱出卖签证,各银行得以从中渔利,但整个国家却收益甚微。之后不久该项目得以重新启动时,资金需求却是原来的两倍,并且确定移民配额年限为700。一些有意愿的移民者仍选择屈从于这一新政策。据报道,2011年7月3日早上,该新政策刚开始实施,700限额于首日告罄,其中697份申请源于中国。然而,该项目日前终于破产。
类似这样的移民政策调节从来都是迟缓滞后。加拿大所需要的技术合格人才从来也没够用的时候。父母移民,配偶移民,难民移民,移民过程不断涌出新的问题与事件接连不断。移民数字的增长不断刺激加国移民政策的重新调整,移民政策的各方调整不断刺激着中国和世界各国的普通人。而人尽皆知的加拿大对一项政策的出台或一项决策的确定是最费周折的,往往几方首脑官员或几轮各省讨论后,最后也许变成一场政治秀场或丑闻。似乎这样的民主有时也应该想想”集中”的益处,起码也要适当一下才好。而因移民资金用途的多项指控也是多年重复被非难之一。而由此所带来的移民政策研究机构也自然众多或名目繁杂。对于那些外国富人用钱来买签证,这些专门研究人士表示担忧:”加拿大的名声会因此被损坏的”。但加拿大经济需要才是最具核心的,这谁又能够阻挡得了呢!移民没有专业工作不要紧,资源短缺不要紧,家庭分裂不要紧,来来往往更不足挂齿。移民部长康尼也持有同样想法:移民体系挨批的部分原因是因资金需求低而纷至沓来的申请文件。他认为:”尽管投资移民项目确实有优点,永无止境的需求却显示该项目定价仍然太低它把加拿大低价抛售了。难道增加移民资金真的会抵挡那些想移民的富人吗?他们只需在更高资金的要求下重新提交申请罢了。难怪加拿大的合格的技术移民总也不够!想必康尼所说的”选择性地解决”原来如此!
一个充满人道主义情怀的国家,一个承诺提升理想生活状态的美好国度,一旦变成处处以钱为主导,终将与初衷南辕北辙。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越来越多的移民正在被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英语等国家以各种名目繁多的项目以吸引,加拿大正在失去它原本拥有的先机!
观察一下你的周围,你肯定会发现多一个新面孔。
环顾一下你的邻居,你肯定会发现少个熟悉的身影。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