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应加拿大慢生活

每次回国和每次回多伦多都处在不同氛围、不同节奏、不同语境的纠结和切换中,自飞机落地那一刻便被“快”与“慢”的节奏所触动,快慢频率的反差不断敦促着你去分辨是东是西,并且每每感慨由生。

 加拿大是个慢且平和的生活环境,人们历代“身处好山水,适用慢生活”,呆久了自然也会不同程度受到同化。回想初来加国,当慢生活真正来临时,发现还需要很长时间来适应。既然生活慢下来了又突然发现人到了一定年龄竟然想快也快不起来了。回到国内“快节奏”几乎成了一种障碍,包括行走、驾车、处事和思维方式;过去的同学、朋友、同事也渐渐“失联”了,而且有种“相见不如怀念”的感觉。

之前人们都处在社会的快速发展和繁忙的工作生活环境中忘却了生命该是享受的,即使被我们熟视无睹灿烂而温暖的阳光、茁壮的花草树木、潺潺的溪水和棉花团般漂浮在晴空的白云,……究其原因不外乎人们的内心承受着生活中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使生活的节奏无法“慢”下来。有位心理学家在他的文章《从心开始慢生活》中相关的描述值得我们借鉴:心不杂,生活自然简单平和;心不急,生活自然风平浪静;心不乱,生活自然井然有条;心不冷,生活自然温馨和谐;心不贪,生活自然雅致闲适。

慢生活体现的慢文化已是一个国际风尚,讲究慢生活是人们对现代生活的反思。过去为了梦想日夜运转不息,无法慢下来的快生活让我们失去了太多,不仅是健康,还有对生活的热爱、激情和享受。“慢”非懒惰,应有张有弛,尤其是像我们近些年的新移民多已届中年,本应是对健康、对生活有所珍视,且倡导一种更积极有效的生活方式,更多时间去品味生活、丰富心灵。

《读者》杂志刊登过一篇关于社会发展与人们生活节奏变化的故事读后给人顿悟的感觉:讲的是在意大利,政府计划修建一条高铁新线,恰巧一个家庭每周探望父母,原来从这个工作的城市到另一个父母居住的小城镇需耗时两个多小时的火车将变成四十分钟的高铁,通常人们都会认为这对夫妻得到此消息一定会兴高采烈,可是在民意调查的听众会上他们却投了反对票,因为原来在两个多小时的火车上是一家三口团聚的时刻。周末一家三口在火车上可以一边聊天一边吃零食,同时欣赏窗外不同季节变幻中的景色,而且孩子可以在火车上自由奔跑玩耍,这种难得的休闲时光给他们带来了生活乐趣,可乘坐高铁后,连孩子都来不及结识新的伙伴就到达了,而且老爸老妈也少了许多乐趣,两位老人本来可以在另一边翘首期待他们的归来,这样也少了等待的乐趣….。后来政府竟然真的采纳了他们的意见停止了此项建设计划。

我们中国传统中的雅兴和闲情逸致在当今也不知哪儿去了,人们在忙碌中却时常感觉如此无聊,优雅而舒适的“慢生活”像彩虹一样往往使人们向往,但它却总好像漂浮在空中无法接上地气。宋代文学家苏轼在诗中说:“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只要摈弃更多奢望,便可修得清风两袖。无论两地的节奏和语境反差如何,或是处在快慢生活节奏中有多么的纠结,只要常读苏轼的诗句相信会有所启迪,也相信“优雅舒适慢生活”将会来到我们身边。( 2015年2月 写于多伦多  E:redgallery@126.com)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