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暴动之意外二三

3月14日突发的西藏暴动至今已经半月,期间西媒误导性报道、中共的宣传政策、海外华人的愤怒、海外藏民暴徒疯狂袭击中国使领馆等,使得“借奥鞭华”系列进入高潮。但是,冷静看暴动,却发现有几个事件,令人可圈可点。

西方媒体形象轰然倒塌  令中共意外

中共可能不会想到,对西方媒体作了那么久的统战工作无法见效,而一个惹人烦的西藏问题爆发,却让西方媒体不攻自破,中共对西方媒体达到不战而胜的状态,这可算是西藏问题给中共带来的一个意想不到的硕果。而华人对西方媒体的认识,也正在处于一个历史性的分水岭。西藏暴动发生后,海外媒体嗅觉灵敏,马上进行铺天盖地的报道,其报道之详细和密集超越任何西方媒体对北京奥运的报道。但是由于中国的新闻封锁,他们得到的素材实在有限,仅凭海外西藏暴徒声称用先进的手机和电话(那些海外的西藏暴徒还称西藏文化遭受破坏,不知道手机进入西藏是否也破坏了西藏文化)搞到的所谓数字和材料进行报道,不但对中国政府的话一贯予以拒绝,还对西方游客目击者的话拒绝(当时在西藏的西方游客并不少,但是报道西方目击者的媒体却少的可伶),向来只相信自己话的西方媒体这一次破例只相信海外西藏暴徒的“手机通话内容”,而对西方世界更具说服力的普通目击者不予理睬。其实,他们所谓独立报道的客观立场已经昭然若揭。正是西媒的狂妄自大,造就了西藏报道的“冤案”,种下了今天网络世界发达背景下的海外华人的反击之果,这一点,恐怕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在youtube上有黄金少凭一腔热血编辑而成的“西藏过去、现在和未来永远是中国的一部分”,用西式教育的方式回击了西式媒体,效果立现。然而youtube却对该录像大量的浏览量和回应言论进行修改。从网络媒体youtube的丧失技术道德,到CNN图片编辑的丧失新闻道德,再到德国几家电视台和BBC随意嫁接、漏洞明显的报道而丧失了新闻报道的良知。西方媒体在这场西藏暴动中暴露了他们新闻道德的偏向性,显示西方媒体对东方中国报道中的集体无意识的道德沦丧,导致道德的旗帜无法再高高挂起,尤其已经无法赢得他们力争的“普通华人”的“道德回声echo”。这样,西方媒体的道德、独立、客观的旗帜顷刻瓦解、崩溃,这恐怕是中共意想不到的结果,对中共而言,当然是个意外的好礼物。

再多说说,西方媒体在网络媒体充分发展的今天,仍然扮演一个迟钝的老人形象,让他们在今天的舆论战中连连失分。这次西藏暴动,西方媒体仍然惯用老一套的宣传办法来对付当代的中国。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今天掌握传播信息主流的,不仅有传统媒体,更有新兴的网络媒体。传统媒体主宰世界舆论的日子正在逐渐作古。CNN裁切照片的老手法这一次失效了,不过可悲的是这些传统的媒体人并没有清醒过来,还要强撑著面子不想认错,称由于版面所限,只能裁切画面。殊不知,在人人都可以成为网络记者的今天,他们的解释只能让人跌破眼镜贻笑大方,以一句台湾形容陈水扁的话来说,真是“鸭霸”作风。在这种“鸭霸”意识下,出现了张冠李戴的画面,这种公然违背新闻事实、践踏新闻良知的作风令我这个新闻同仁也大为惊讶叹为观止。可见,一些(其实远不止一些)西方媒体的刻板主义扭曲到了何种田地, 成为新闻界的腊像。笔者在加拿大新闻学院学习新闻时,有一门叫做“propaganda”的课程,翻译成中文,就是实实在在的“党化或意识形态的宣传”,当时教授给每个学生发学习资料,称西方的报道有5层过滤,要遵从该媒体编辑、拥有人、媒体的广告主、媒体商业活动等考量,才能将一个新闻出笼,自己想成为一个优秀的自由主义新闻记者“要么被扼杀,要么被排挤,最终他或她会认识到只有在媒体中随大流才能生存的道理,从而练就出一个新的媒体人。”这是二年级时的课程,教授还教学生们如何识别新闻的真假和价值取向所在,但是这涉及很难的逻辑推理知识,显然不可能为所有人所掌握,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辨别清楚的,正因为如此,谎言也能在宣传上奏效。

海外华人大面积团结 令西方意外

在西藏暴动之后,西方媒体本以为很有文章可做,但是到目前为止,半个月有余,只有旅居海外的西藏暴徒公开逞凶,以暴力手段袭击中国使领馆。整个华人世界,除了西藏暴徒,只有搞台独的陈水扁对西藏暴动大加赞同,而海外学运、工运、民运人士只是抨击中共对西藏管理没有成效,却没有对西藏独立支持的字眼。海外的华人和留学生成了这次反西方媒体的主角。 甚至一些亲西方的国家也表示出对中国平暴行动的支持。如新加坡,一个从大马独立出来的国家能支持中国对西藏的统治,当然让西方意外。甚至远在南美的巴西也对中共表示支持。不仅如此,海外的华人团体和组织纷纷发表声明支持中共平暴,反对西藏暴徒的破坏行径。全加华联称70年代加拿大经历令人心痛的魁独运动,演变成暴力。笔者在学习加拿大新闻广播史课程时,曾经在课堂上看过整个录像, 60年代和70年代的魁独运动相当激烈,FLQ即魁北克解放运动组织要求魁北克立即从加拿大独立出来,为此他们策划了200多起暴力行动, 发展到刺杀英国的外交官、绑架魁省政客,1970年更是经历了加拿大历史上著名的“十月危机”, 当时,联邦总理特鲁多在总理府门口被记者截住时没有说其他话,只是斩钉截铁地表示“你们会看到我将怎么做的”。结果,特鲁多总理果断宣布戒严(加拿大历史上只有两次戒严),实行军管,魁独运动被军警平息。特鲁多也成为加拿大联邦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理之一。最近媒体抖出的资料更暴泄出加拿大有一套对付魁独的终极办法,那就是动用军队。除了华人团体组织,更有一些海外普通华人揭竿而起,保护中国作为一个古老的统一的东方大国的尊严。本周末在多伦多,以及加拿大的其他大城市将举行集会,反对暴徒的暴力行动,呼吁人们认清暴民对人权公然践踏的面目。

揭示西藏真相网络媒体得胜

在信息化高度发达的今天,要遮掩一件事情还是有点难度的。比如人们有手机拍照、有短信往来,互联网方面有博客、有电邮,网站方面还有youtube、myspace、facebook等等,信息技术已经无孔不入。这一次网络媒体成为了人们认识评断这起事件的关键证据。中国政府以为只要新闻封锁就可以使媒体统一口径。西藏暴徒以为只要有了支持自己的西方政府和媒体,就可以胆大妄为杀人放火。结果,西藏暴动和中国政府的平暴行动让无孔不入的信息化逮住。让世人对企图掩盖杀人放火真相的西藏暴徒的暴行有机会曝光给世人。本月17日的 Toronto Star 新闻网报道了一名温哥华居民,19岁的 John Kenwood的西藏目击,他详细回忆了一个骑著摩托的无辜百姓是如何被西藏暴民用铁棍打死的,他说“这个人的脸被打烂了,无法辨认。”59岁的 加国伦敦居民Susan Wetmore则说“有些实在太太丑陋了。”尽管这些直接描述让人恐怖不已,但是仍然少有西方媒体转载,他们的主要版面留给了暴徒们在海外上演的丑剧。西方有些人很善良的说要让西藏像梵蒂冈一样成为一个宗教藏区。或者让西藏成为另一个加沙、另一个耶路撒冷。显然这是不了解历史的言论。西藏既不是佛教的发源地,也不是佛教最盛地区。西藏只是一个落后的佛教信仰地区,相似的地区在东南亚还可以找到。西藏的宗教的意义仅仅建立在西藏人的信仰基础上。但是,要不是中共对西藏及其宗教的怀柔政策,那些诵经的喇嘛还能吃饱饭、还有力气念经吗?西藏在西方眼中的特别之处仅仅在于今天的西藏处于中国的版图之中,其焦点是地球上那些已是利益获得者的国家要想尽办法阻止东方文明越过西方文明的现象发生。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