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地图的故事

作为一个来自中国的新移民 , 初来乍到 , 在地广车多的多伦多 , 您最想要的第一个东西莫过于是一张可以指路的地图了。在 TTC 每一个地铁站您都可以拿到一张交通地图,可惜的是,这张地图目前只提供英文版本。作为新移民如果英语不够好,或者您是来探亲的家长,或者是初住多伦多的耆老移民,当然,您巴不得有张可以用得着的地图了。华裔老人孙云彩女士就是这么想的。在她的女儿定居加拿大之后,他和老伴也于 2000 年移民加拿大。作为新移民,孙云彩女士也遇到了和大家相同的老问题。但是,不同的是,孙女士是一个遇到问题不放过的人,她想到了如何能制作一张不会讲英语的人也能看得懂并又好用的地图,当然,问题之初还主要是替自己和老伴考虑,毕竟子女有自己的事业,很忙,总不能老叫儿女们来接接送送吧,自己出去一趟也方便很多,想走就可以走。再说,孙女士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女性,她的社会活动积极繁忙。孙女士在中国大陆和东南亚地区的癌症患者群体中是出了名的热心人。

孙女士自己不幸在上个世纪的 80 年代得了乳腺癌,在那个年代,按照她的话来说,真的是等于判了死刑,但是坚强的孙女士没有信这一套。作为一个语文教师,平时她都是教育年轻人要乐观向上,坚强生活,现在病痛到了自己身上,总不能自己首先没有了战斗精神吧。就是因为有这么一股不认输不信命的硬骨头精神,孙女士和癌症斗争了将近 10 年,终于战胜了癌魔。重新获得健康的她,想到的更多的是健康和幸福,于是她把那些在看病治病中认识的癌症患者团结起来,建立了抗癌俱乐部,鼓励大家要乐观生活,要靠毅力和信心配合治疗来和癌症作长期的抗争。她的这些患者同志、朋友如今遍布世界各地,孙女士的生活也变得异常忙碌和充实。 2000 年她和老伴葛华民移民加国后,又不甘寂寞,决定要一步一步把加拿大的老年人团结在一起,建立在加拿大的活动空间。所以向孙女士这样的社会活动家,不出门活动,不熟悉多伦多的交通是不行的。

正是有了压力和动力,从 2001 年开始,她和老伴一合计,决定设计一张自己能看懂的汉语拼音地图。说干就干,他们说先到地铁站拿回一张官方版本的英语地铁图,然后由长于设计的老伴葛华民买回大张的白纸,五颜六色的画笔,还有尺子等等,开始了汉语拼音地图的设计工作。可是,毕竟是 75岁的老人了,尽管身体健康,但是啃英语却不那么容易。孙女士想,用什么办法才能让这张地图既使得自己能看懂,不会迷路,而如果自己拿着地图跟 TTC 的司机问路,他们也能听得懂自己的发音呢?这对根本不懂英语的老人可实在是个很大的挑战。他们咨询了不少朋友的意见,有人说你就把每个地铁站的名字翻译过来就可以了嘛,这个简单,但是如果按照如今流行的翻译办法来翻译,比如将Broadview 地铁站翻译成百乐汇,就向西人采用的以前的粤语版本的译音那样,会有什么结果呢?这个百乐汇的译名恐怕只有一些同样上了年纪的说粤语的人才能听懂,如果问问年轻一点的,肯定要犯糊涂了,而老外司机就更是丈二摸不着头脑。所以这种办法是行不通的,被孙女士二老否决了。

做过语文老师的孙女士后来想到,为什么不用拼音的办法呢?就是用汉语的拼音来拼读英语。这个办法不错,比如 Pape 地铁站,可以发音成派普,这对不会英语的人来说也没有关系,因为你在地图上同时标注英语的 Pape 派普,当你要问路的时候,你就可以问身边的任何人,我要去派普下车是在哪个站?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是可以听懂了。这样,如果你自己再对照一下这个英语的单词和地铁站台上的标志,基本上可能没有任何问题了。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办法,因为不可能逼迫老人家去学习和背诵英语单词了。出门的问题就解决了。这样一张地图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对这两个超过 70 岁的老人却是个巨大工程,他们就这样边设计变改进,一张地图竟然花去他们 4 年时间。孙女士说,这个办法也许有人想过,也有一些人用过这个办法,但是没有人彻头彻尾地实行过,更没有人想到要坐下来把它一笔一笔地画出来。孙云彩和老伴葛为民先生初步完成这个地图后,他们还作了很多改进和实验。首先,他们问了很多人,一个一个地铁站的对照,这些英语名字应该怎么发音才算准确。问过她那在加拿大本地上大学的侄女,问过她那才 8 岁的孙女,她的孙女在这里出生长大,英语发音很标准,但是常常搞不懂老人家到底要什么。他们俩甚至还坐车去听司机的报站,看看不同司机报站的发音有什么区别,尽量找出一个大家都能接受,又很好记忆,而西人司机们又一听就明白的汉语拼音音译来。

孙女士的老伴葛为民表示,画这张地图花费了他们很多功夫,光初稿就画了 8 9 张不同的样稿来选择,看看哪一张最简便,最为一目了然。葛先生说这张地图出来后,他蓦然发现其实不仅是他,而是所有刚来多伦多的人都可以对公车系统不再慌张了。而孙女士表示,画这张地图最为困难的地方就是怎样找到可以跟这个英语地名最为相配的汉语拼音,这样中国老人能说出来,本地人又能听懂。我们问了很多人,不过因为每个人都由不同的口音,发音,这也让我们糊涂了很长时间。孙女士感慨地说:自己刚来加拿大时,真是痛苦,很想出去走走,但是英语不会讲,不会读,更不会听。所以刚来那会,很难走得出去。但是呆在家里时间长了又很无聊,我总是盼望能自己自由地走得出去。这样就一直逼得我自己要想个什么办法来解决这问题。后来就在这个地图上做文章了。

不过,孙女士说他们在画这张地图之前可是没有想过这张地图可以去服务他人。没想到地图做好之后,这么多陌生人来问他们要地图。出乎孙女士意料之外的是,本来这张地图只是给他们自己用的,但是她的那些老人朋友们发现之后,都大声叫好,纷纷向孙女士索要地图,拿回家自己复印,就这么短短两那年时间,孙女士说,至少已经被复制了 2000 份了,她自己在去年年底就已经复印了 500

慢慢地,这张地图的名气越来越大,一些社区服务中心也知道了,问孙女士可不可以将之免费复印给其他老人和新移民使用,孙女士于是又将这个地图给了社区中心。现在,去位于北约克 Fairview Mall 附近的职业妇女社区中心( Working Woman Community Centre ),就可以免费获得这张地图,在这里参加歌唱班的老年人尽管知道如何坐车,也要把这张地图保存下来,就是图个方便。该社区中心的工作人员 Mina 对记者说,这张地图画得很好,也很有用,确实对不会英语的老年人来说实在是帮助很大。

为了证实孙女士的地图到底能不能用,记者和一个只会英语的本地同学一起作了一个实验,我们 两人和孙云彩女士以及她的老伴葛为民先生一起坐车,我们作为观察者不进行任何帮助,只进行旁观。我们实验了多伦多的 25 路以及约克地区的一趟车, 25 路车的司机是一个中年白人男子,约克区的是一个青年白人女子,每次都由孙女士先上车,上车就向司机问路,去 Don Mills 怎么去?我的西人同学之后问两位司机,孙女士问路的站名他们能不能听懂,两位司机都表示没有任何困难,听得很明白。

也许,正向孙女士说的,至少我们华裔老人,在能说基本的地铁站名之后,弄懂了东西南北方向之后,就不要儿女送,儿女接了,不仅儿女省了时间功夫,也给老年人自己带来很大的自由和方便。今年,孙女士和她的地图上了 CTV ,孙女士开心的笑容上了 CTV 多伦多的电视节目“ My Toronto Is…我的多伦多是什么的宣传片,这个宣传片在 CTV 黄金时间的新闻节目前后播出,所以每天都要随着这个节目的宣传片中出现很多次,孙女士成了这个主流电视台的该节目宣传片中出现的惟一一个华裔老人,实在为我们华裔耆老长了一回脸。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