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钓派”叫板梁丹尼“职业渔夫”说法

2007 年 10 月 5 日的《北美时报》刊登了一篇新闻报道《同处海角天涯,携手踏平崎岖》;文中就八名华人自行组织前往 Westport ,为争取华人钓鱼权益而展开的“保钓行动”而展开报道。如今八个月过去,虽然袭击事件过后,不仅乔治那市长专门对受害者进行道歉,过后不久政府也专门派人调查并拘捕了嫌疑人。但是,钓鱼事件引发的讨论和争辩却越来越激烈;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在多伦多的各大中文论坛的相关版块,关于这个主题的帖子也是层出不穷。其中大致有两派意见:以网友老王为代表的一派认为,华人钓鱼应和西人一样有合法权益,遇到伤害我们权益的时候就要站出来保护自己,而且要团结一致对外。以安省户外渔猎协会梁丹尼为代表的另一派认为:华人钓鱼受袭不是空穴来风,其中有一些人是职业渔夫,把渔猎所得的收获,用来做商业贩卖赚钱;非法钓鱼猖獗才会引起小镇居民的反感。

“职业渔夫”不是空穴来风?

5 月 11 日,凌晨 1 : 00 左右在 canal 湖的 bolsover rd 又发生两起华人钓鱼者被当地居民推入湖水中的行为。过不久,在 6 月 8 日《明报》的头版上,刊登了一篇题为“钓禁鱼售餐馆年赚 20 万”的文章。文中写道:“大多地区有 30 位操普通话的职业渔夫,通过网站招募钓友,组成 6 人钓鱼团一起钓鱼。以法例规定每人每次最多可钓 6 条鱼计算﹐ 1 个 6 人钓鱼团共可钓 36 条﹐通常新仔钓友收获不多﹐但带队的‘职业渔夫’能密手上钓。尽管每名团友交了 25 元团费﹐但团规指团友的鱼获都要交給带队渔夫。该带队渔夫因而可带 36 条鱼返回市区黑市出售﹐途中不怕警員或天然资源厅官員调查鱼获。这些渔夫的年收入达 20 万元。”和此文章一起,还有两幅照片与之呼应,图文并茂,让人感觉确有此事,并证据确凿。而为记者提供报纸信息的人,就是安省户外渔猎协会的总教练梁丹尼。

“保钓派”有话说

文章自《明报》刊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尤其是在以老王为代表的“保钓派”一方,特别发给本报一篇为“请你打擂,梁丹尼!”的文章,就梁丹尼文中的“职业渔夫”说法以及光靠非法渔猎可年入 20 万等的相关信息提出疑问。在事情尚未盖棺定论之前,我们将双方意见都摆在台面,不作是非对错的评判;也希望读者能够踊跃就此事发表自己的意见和看法。

以下为老王信件的原文:“梁丹尼的这篇文章和配发的图片向读者传达了如下信息: 1 、大多地区有“娃娃鱼”钓; 2 、这些“职业渔夫”有钓鱼证,并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每人每次只钓 6 条(这是通常被称为“大牌”的许钓额度)。还算是合法钓鱼,所以不怕检查。并由此不难推断,既然他们不怕检查,也一定是在法律准许的时间里钓鱼才对。

老夫愚钝,虽自幼不善计算,但简单的加减乘除尚可对付。按照梁总教练的说法,容我先算笔帐:拿华人钓友最喜欢去,鱼的种类和数量都排行在前的 Rice Lake 来说,每年允许垂钓的时间有 183 天。如果一个“职业渔夫”每年有 20 万的收入,用 20 万除以 183 天,每天鱼获折合金额应该是 1092.89 元。再用这 1092.89 元除以 36 条鱼,那么“职业渔夫”们的鱼获每条都应该价值 30.35 元。按照钓友最推崇的青斑、碧古等活鱼的价格计算,这 36 条鱼起码每条也应该在 3 磅以上。

不管事实上存不存在梁总教练所特指的渔夫,但我不是。老夫虽喜钓鱼,但目前尚属初级阶段,一年里也钓不了 10 次 8 次。但我曾几度随钓友公认的不同的垂钓高手船钓米湖,结果 3 次都以高手零收获告终。由此我在想,法律允许垂钓的 183 天里,还有很多是狂风大雨,所有钓友都不会出船垂钓的时候。这可爱的鱼儿们呢,估计也非和谁个相识,专拣他的钩子来咬。再者,难道每天都有几个甘愿掏钱买鱼证后再交 25 元却不要任何鱼获的执著者陪你白玩?看情形,要以此达到梁总教练所说年入 20 万大元何其不易!于是,我有了一个想法。梁先生是安省户外鱼猎协会的总教练。既然是这么专业的一个组织的总教练,那么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他垂钓的技术一定十分了得,怎么也比那些游走江湖的所谓“职业渔夫”们的钓技高超。

我想拿 2000 元出来和梁总教练打个擂台。

咱们就在 183 天里随机抽出一天来,邀请 5 位由新闻记者和律师组成的钓鱼团。当天垂钓的起止时间和垂钓地点由梁总教练钦定(只要不是私人养鱼塘就行), 5 位“钓友”的鱼证、钓具有我无偿提供(其实提不提供钓具都无所谓,因为按梁总教练的说法,“职业渔夫”只是为了用他们鱼证许可的鱼获额度)。为保护渔业资源,当天所有钓上来的鱼均在登记品种、过磅后放生。待垂钓活动结束后,大家可以将登记的鱼获按当天华人超市同品种鱼的价格进行计算。如果当天登记在册的鱼获折合金额乘以 183 天后达到了 20 万元,我出的这 2000 元归梁总教练。我倒要看看,梁总教练是如何施展超强钓技,将 36 条目标鱼尽揽囊中的。

希望梁总教练不要告诉我您看不上这 2000 元而不来打擂台,因为按照 2000 元乘以 183 天计算,那就是 36.6 万元,远远高出了“职业渔夫”们的收入。如果您说您连 36.6 万的年收入都看不上眼,那么,请您自愿出示您的收入证明让我信服。

凡打擂总有输赢。您赢了, 2000 元归您;您要是输了,我没有别的要求,只是希望您今后能 shut up ,再不要制造什么国语钓友用人胎盘做鱼饵、“职业渔夫”年入 20 万的无聊新闻了。因为,屡次由你嘴里编造出来的这些,不仅对操国语人士,而且对整个华人社区都会造成深深的伤害。”

在最后一段老王提到报纸刊登的一个华裔居民在万锦市 1 个中餐馆后厨偷拍的娃娃鱼图片;笔者专门查了科普资料。报纸上所提到的娃娃鱼叫“ Spring Salamander ”原产地为加拿大和美国,主要活动于森林河流以及沼泽地中,属于安省濒临绝种的保护动物。而产地为中国的娃娃鱼,名字为“ Andrias davidianus ”,也属于濒临灭绝的动物之一。此娃娃鱼非彼娃娃鱼,这一点是肯定的。但是照片真假,是否有中餐馆偷买卖违禁鱼类尚需警方调查后才能得知。

合法钓鱼受警方保护,不应心生恐惧

主持对亚裔钓客连串受袭事件进行调查的安省人权委员会专员贺伯励 (Barbara Hall) 表示,希望经过去年媒体对事件的连串报道及人权委员会的介入,今夏可以杜绝对亚裔钓客的袭击事件。她表示,在安省只要合法钓鱼,不应该心存恐惧。钓鱼是一项乐趣,不是一件令人害怕的事。她相信经过连串事件后,亚裔钓客对於自己的安全与合法权益会更有信心。“许多人以往受到袭击之后选择哑忍,以为警方不会关注这类小事情。经过过往近一年的工作,这些钓客现时意识到警方重视袭击钓客的行为,绝不姑息这种行为。他们再遇到类似情况都会选择报警。”
安河华商餐馆会会长陈勇仪称﹐不仅不能将违禁鱼出售给餐馆。一些人效仿国内的做法,将自己钓的鱼拿去餐馆要求代煮的情况﹐也同样违反上述附例﹐过往有餐馆受过教训之后﹐已有 4 ﹑ 5 年未听见过有顾客将鱼获带去餐馆煮的问题。

最新修订的安河《濒临绝种生物法例》将于 6 月 30 日开始执行﹐到时那些捕捉﹑出售或购买被天然资源厅列为有濒临绝种危险鱼类的省民﹐包括被捉到的钓友﹑卖禁鱼者和禁鱼食家都可被判高达 25 万元的罚款﹐对餐馆的罚款额更最高达 100 万元。

安省“渔乐会”会长徐民强提醒公众,省自然资源厅公布的 2008 至 2009 年度休闲钓鱼规则中做出许多修改,涉及全省 20 个渔业管理区域中绝大部分地区,对於允许钓鱼数量的上限有许多调整,钓友应该及时查阅和了解这些新规则。他建议每位钓友在外出钓鱼时隨身携带一本规则,一则供自已熟悉,二则若遇到当地居民的责难,只要自己守法没有做错,也可以据理爭辩,维护个人权利。

四月过后一直到十月入冬前都是安省钓鱼的黄金时间,天气宜人又有很多的长周末,适宜户外活动;因为钓鱼都是在赏心悦目的自然环境里,又可以全家活动,所以格外受到华人的欢迎。

钓鱼虽说在野外,但是毕竟也属于一项公众活动;不管是“保钓派”还是“梁丹尼派”,我们需要做到的就是在任何情况下,自律、自尊;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用行动来塑造并提升华人形象,才能真正捍卫在这片土地上中国人的尊严。

附:安河 12 鱼类列濒临绝种

安河天然资源厅的濒临绝种生物部门于 2006 年 6 月发出的通告表示﹐安河有 12 种濒临绝种的高危 (Higher Provincial Status) 鱼类﹐包括 Spring Salmander 、 Bald Eagle 、 Golden Eagle 、 American White Pelican 、 Eastern Cougar 、 Western Silvery Aster 、 Northern Dusky Salamander 、 Wood Turtle 、 Cutlip Minnow 、 Wolverine 、 Black Tern 和 Great Gray Owl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