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头上的三座大山 ( 中篇 )

《北美时报》上期发表了本文的上篇,讲述了新移民登陆多伦多后,面临的三大困境之一的考车难。本期将讲述新移民面临的第二个困境找工难。另一个困境租房难将在下期讲述。

( 二 ) 找工难

多伦多集中了加拿大主要的工商、金融产业和大学研究机构,北边的万锦、烈治文山,西边的密西沙加等地区又是加拿大著名的高技术产业区。近些年来,加拿大经济一直在稳定成长,失业率也维持在较低的水平,根据今年五月份的最新统计,全国失业率维持在 6.1% 。自 2002 年以来,加国的失业率一直在下降, 2007 年的失业率曾达到 33 年以来的最低点,仅为 5.9%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做为新移民主体的技术移民来讲,应该说,在多伦多找一份适合自己专长的工作不应该很难。然而现实是,大批的具有专业特长的技术移民找不到适合的工作,其中很多技术移民转向去做了体力工;也有相当数量的新移民选择重新读书,硕士、博士回头读社区学院,甚至去读成人高中的并非新闻,为的就是拿一张加拿大文凭;还有的登陆多伦多一、二年后仍然没有选择好去向,或在家待业或去社区中心学英语。找工难已经成为了新移民登陆后最为苦恼的经历。究其找工难的原由,有这么几个方面:

(1) 内部介绍。多伦多的大小公司都有一个很流行的招工做法,人事部先在公司内部公布用人信息,公司内部的员工可以向公司推荐人选,再进行面试等招工程序。如果你有个朋友恰好在这个公司工作,你就很幸运了,当然对绝大多数新移民来说,还不会那么幸运。内部介绍的招工比例有多大,说法不一,据某职介公司说,大约占到公司招工总数的 60% ,按照这个说法,也就是说,一个公司如果招 20 人,只剩下 8 人由人事部根据外来的简历进行筛选,其余 12 人已经由内部推荐解决了。内部介绍还有一种做法,同行业的关系公司互相推荐人选。对于来到一个陌生环境的新移民来说,由于人脉不多,面对这种招工方式无疑会失去很多机会。

(2) 加拿大经验。很多找过工的新移民都有过这个经历,面试时或填表时都被问及是否有加拿大工作经验,甚至不需要特别技术的职位,雇主也要求被雇用的人要有加拿大经验。雇主看重加拿大经验当然有他们的道理,但是新移民找的是第一份工作,得不到这份工作,如何会有加拿大经验。如果每个雇主都这么要求,新移民就将永远得不到第一份工作。

(3) 海外学历和资历的认证。尽管新移民有很好的专业技能和教育背景,加拿大的劳务市场并不承认海外的学历和资历。对于具有医生、牙医、律师、教师、工程师、会计师等海外从业经历的新移民,在这种排外性的劳务市场面前,从一开始就失去了竞争的机会。他们要么转行去打体力工,要么去寻求海外学历的重新认证然后再去读书,毕业后才有资格再回到劳务市场找专业工作。对于年龄偏大英语困难较大的新移民来说,这种学历的重新获得无疑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壁垒。这类移民尽管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和丰富的专业经历,在加拿大却没有用武之地。根据对近年来入境的中国移民的抽样调查发现,移民后的工作与在中国的教育和专业工作有关的仅仅为 15% 。

(4) 语言困难。英语交流的困难是新移民普遍遇到的困难。对一些英语能力要求较高的政府公众服务部门、咨讯机构,工商业的管理和市场部门,银行客户服务,学校教师等职位,由于英语交流的困难特别是口语和听力的困难,使很多合乎资历者在第一轮面试时就失去了机会。即使是做餐馆体力工,英语好的能谋到在前台招呼客人的位置,英语不好只能在后厨洗碗。

以上这些困难造成了大批的新移民登陆后找不到适合自己专长的工作。 张 先生移民加拿大之前在一家省重点医院当内科主治医生十多年,教授职称,随移民主要申请人的太太到多伦多,至今已有三年了,断断续续打过一些工如餐馆送外卖,点心厂填料工,药厂仓库码放纸箱,都没有干长,一次自己辞工,二次被解雇,据 张 先生讲自己体力跟不上,干活慢,英语又听不懂,经常被管工训斥。 张 先生说他在国内有时候一天做四台手术,而现在大部分时间呆在家里无事可做。 张 先生喜欢经常去看家庭医生,虽然每次十几分钟就被打发出来。根据考察他得出结论,如果他来干这行,决不会比多伦多大多数的家庭医生差。虽然 张 先生的英语听力和口语有困难,但是专业范围内的英语读写却没有困难。安省医学会主席不久前表示,安省目前大约 87 万人没有家庭医生,如果安省医生在 65 岁退休,将造成安省近 100 万人没有家庭医生。一方面安省家庭医生缺口较大,另一方面富有经验的海外医生却荒废专长。像 张 先生这样的情况,在华人社区还会有。多伦多有 60 多万华人,很多华人看医生为了交流的方便都喜欢找华人医生,如果政府能有可行的政策,使 张 先生这样的专业人员回到本行,华人社区 和张 先生本人都会获益。由于华人移民的大量增加,华人社区出现了大量的小生意,自身创业或聘请员工,虽然减轻了多伦多劳务市场的一些压力,但是由于生意规模小、市场狭窄,生意举步维艰,收入也远低于加拿大的平均水平。

面对找工难的现实,除新移民要调整心态采取适合自身实际的积极行动之外,加拿大政府应针对新移民的就业难等问题尽快寻找出综合解决办法。联邦移民部长 Diane Finley 曾表示“太多受过专业培训的新移民找不到工作,这对于他们和国家来说是一个可怕的浪费。我们承诺要对此有所作为。”联邦公民及移民部在 2007 年发起成立了“第一阶段外国学历转介办公室 (FCRO) ”,联邦政府拨款 3220 万用于 FCRO 的前五年的运营。加拿大人力资源及社会发展部在全国设置了 300 多个服务点,提供面对面、电话及网上服务,帮助新移民了解职业要求,提供详细的劳动力市场信息,推荐求职者前往相应的管制机构,提高雇主对雇佣海外资历的专业人员益处的认识。联邦劳工部也拨款设立“加拿大技术移民就业协助项目”在境外为前往加拿大的移民提供就业辅导。安省的 124 法案 ( 公平进入受规管行业法案 ) 于 2006 年底获得通过正式成为法律。 124 法案让安省的律师、教师、医生、护士等 34 个行业管制机构保证其认证过程公平、清晰、公正,使得更多的具有海外资职的专业人士能够尽早回到专业领域工作。联邦政府和省政府也加大了对社区机构的拨款,加强为新移民提供的求职培训、语言培训等服务项目。新移民可通过各种途径和方式有效地利用这些资源,对于找工、尽快融入新的生活环境将会有很多帮助。华人社区做为加拿大最大的移民群体应该获得政府更多的关注,特别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在财力和语言方面都处于弱势地位。本报同事曾采访过一位从事社区服务工作的资深人士,据这位人士介绍,安省每年分配 3 亿元新移民拨款时,竟然没有一分钱落到大多地区 20 万讲国语的移民身上。他认为获得政府经费支持的资深华人社区,对大陆移民的服务很不够,这些资深华人社区提供的服务方式已经远远不能适应快速增长的大陆新移民的需要。他建议政府应该区分不同社区服务机构的功能,大力支持服务于大陆移民的新社区。笔者认为,政府应设立专项拨款和相应的制约规则,用于新移民就业的技能和专业培训,以及支持移民创立的企业雇佣新移民。华人社区有众多的培训学校和移民自创的生意,如果能获得政府资源支持,将更有效地解决新移民的就业难。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