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读不懂中国

三月最后的这个周末,登打士广场(Dundas)是红色的海洋。

其实,事前我并没有想过我应该去,或者不应该去,那时我觉得这些学生真幼稚,因为要改变西方人的认识,岂是由几个毛孩子站出來起哄就能实现理想的呢但后来我还是去了,我只是想去看看,因为那句口号感染了我:One China,One family!
几个想不到的事情

我正站在一个很有趣的年龄点上。如果我向前迈一步,我属于事业有成的行列者;而当我向后一步,则回到学生时代。

处在这样的一个位置的人,经常会藐视前者,而轻视后者。但经过3月29日,我不得不承认,由在多伦多的中国留学生发起的这次“宣传西藏真相”的聚会,令我产生四个想不到的事情。

首先,我想不到几个不显眼的小毛孩,竟然组织起令世界瞩目的聚会。不但主流媒体全体到场,连远在中国的多家媒体,也直击报道。

其次,我想不到有那么多人参加。过去我们经常说,留学生与移民无法融合在一起,但这次聚会,却令我看到留学生与移民的水乳交融。

第三个想不到,是整场聚会的组织工作是如此好,他们与藏人支持者分街而立,那些负责维持秩序的学生,一遍一遍地告诉激动的人群,要学会控制情绪,不要冲出警戒线。

在现场负责维护治安的警察说,这帮年青人的组织能力很强,基本能将参加者控制在指定的范围内.

第四个想不到,近年来,由于中国留学生的负面新闻多,令到我们对“留学生一族”刮目相待,穿名牌衣服,开贵重跑车,不读书,只花钱,纸醉金迷的夜生活。相对于是次活动来说,他们一改我们的观念,用标语歌声,表达他们对中国的热爱。
他们选择性遗失真相

同样地,3月29日的聚会也令本地主流媒体意想不到。

CBC一位记者对我的朋友说,他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参加,原以为只是一个数百人的聚会。

登打士广场据闻能容纳5000人,那天广场内站满了人,加拿大的传媒说,广场上有数百人,后来我质问一位主流传媒的记者:这个能容纳5000人的广场几乎被挤满,那“数百人”是怎样计算出來的呢?这位记者很主流地耸了耸他的肩膀说:这样的活动没有售票记录,人多人少,见仁见智。

事后本地一些主流媒体说学生们的集会活动是“高度有组织的”,背后一定有中共的支持。一位加拿大记者听了是次聚会媒体发言人夏河的采访发言后告诉我,这位夏先生一定是那“1000名在加拿大的中国间谍”中的一员,他认真的神态几乎令我抱腹。看来,比学生更幼稚的,就是本地的这些所谓主流的媒体了。

本地一些藏人组织在接受本地传媒的访问时认为:中国留学生之所以举办这个聚会,原因是受到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的强迫。

中国留学生是否受到强迫,要搞清这个问题对于西方传媒来说也不难。当日现场有数千人聚集,笨蛋也能从他们的表情里,读到他们的内心。

那些一直认为主流媒体的报道是最公正持平的读者,这次应该清醒了。一项近4000人参加的聚会,被他们浓缩成数百人参加。明明是由一些单纯学生发起的活动,却被说成是强迫的。

一个近在眼前的事实真相都可以被选择性地遗失,更何况是远在天边的拉萨?事实证明西方媒体的公正是有选择性的公正,他们的持平,也是随心所欲的持平。
不一样的DNA

很久没有看到有那么多的同胞聚集在一起,很久没有看到这样令人动容的标语,也很久没有看到有那么多的同胞挥舞着中国的国旗。
“西藏现在实在很好!”“我们要一个完整的家!”……

那些很熟悉的、曾令我们热血沸腾的歌,如今在异国他乡,我们就这样一句一句地附和着。像刘德华的《中国人》、张明敏的《中国心》和宋祖英的《五十六个民族》。

我们真的要感谢那几个跑到Eatern Centre门口的藏人,如果没有他们举着雪山狮子旗抗议,“329集会”充其量也就是一个程式化的聚会,后来因为有了反对的声音,才令此起彼落的口号更激昂,令《歌唱祖国》的歌声更嘹亮,百多面“五星红旗”舞动着登打士广场,殷红如铁。

那天,在广场上我遇到一位来自台湾的朋友,我指着广场上那片激动的海洋问他想到了什么,他很兴奋地告诉我:很好玩。然后,我又问一位来自香港的朋友,他们唱国歌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她说她想到了“六四”。

后来,他们问我,你呢?我笑了笑告诉他们,有些情怀你们可能很难理解。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也许并不爱中国共产党,平时他们在卡拉OK里从不唱这些革命歌曲,但当祖国面临被分裂的时候,流淌在他们血液里的DNA会令他们走到一起,热血沸腾。

这,或许就是西方最难以理解的中国。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