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枪击银行抢劫疑犯现场目击侧记

枪声打破了街区的平静

本月25日下午,厚厚的雪花从昏暗的天上飘下来,被强风吹得七零八落,能见度很低,气温在零上一度,路面满是黑糊糊的雪水。士嘉堡东端和往常一样,能看到的有活气的只有路面上一辆接一辆行驶的汽车,其它如灰色格调的建筑冬日里的树丫一堆堆的雪山全都死寂无声。笔者驾车行驶到一向平静的Sheppard Ave 和 Markham Rd路口时,却遭遇到了一场真枪实弹的警察枪击银行抢劫疑犯的街头活剧,路口距案发现场不到100米,闪烁着刺眼警灯的警车横在路口,在这一带沿Sheppard Ave东西方向行使的车辆全部被截停,大批多伦多警察包围了案发现场,抢劫疑犯被警察连击三枪重伤倒地。这三枪彻底打碎了生活在这个街区的居民的传统平静生活。

案发在下午3点左右,地点在5080 Sheppard Ave的皇家银行,毗邻Petro Canada 油站和帝国商业银行。1名男子撞入银行,自称手持遥控器身上带着炸药,威胁银行职员交出现钞否则将银行炸飞。银行职员顺从地交出现钞后寻机启动了警报器,随即大批警察包围了这座单层低矮建筑,抢劫疑犯得手后溜出银行,迎面遇到正在包围的大批警察,警察喝令疑犯丢掉手中握着的疑是遥控器的物什,疑犯不从,警察即刻开枪,射出的3颗子弹全部命中疑犯胸部,急救人员火速赶到将生命垂危的疑犯送往医院抢救。银行职员虽然受到了惊吓所幸没有人被疑犯所伤害。大约有十多辆警车包括二辆执行特别紧急任务的大型运载车停在案发现场,Sheppard Ave 自Scunthorpe  Rd至Markham Rd的大约500多米的路段被全部封闭,至晚七点多,大批警车仍在现场,封闭仍未解除。拆弹专家使用机器人在案发现场仔细搜索,但没有发现可疑爆破物。据说疑犯在医院被抢救时告诉警方所谓的炸弹是假的。

案发现场的路南侧是Food Basic超市和十多间餐馆、Dollar店、洗衣房等门铺,

案发过程中生意都在正常营业。虽然近在咫尺,店铺里人们大多似乎都不关心这件事,吃饭的购物的买649的平平静静,也没有见到指手划脚议论或向外张望探个究竟的,只有散落的五六个人站在路边的雪堆旁边看热闹。辛苦的警察一直站在寒风中几个小时处理现场,案发地的皇家银行已经关闭,警察带走了一些人接受询问,临近的CIBC银行,只允许出,不允许进,所有出来的车一律接受警察的盘问。3点20多,CTV的记者肩扛着摄像机赶到了现场,随后又有几家英文媒体的记者赶到现场。记者都被档在了隔离带以外,只有特别调查组SIU成员被允许进入现场。按照法律凡是涉及到警察造成平民重伤或死亡事件,SIU都要介入开展独立调查。下午3点到5点之间,正是学生放学,做工下班的交通高峰期,案发现场附近的几条街道都塞满了车,TTC、出租车被迫改道,苦了那些赶时间的乘客,校车挤在车堆里动弹不得,CTV的一辆电视现场转播车竟在车堆里三扭二扭从空隙中挤出来,绕到超市停车场,横骑上大片凸起的路沿,冲到了现场,其职业精神和娴熟的驾车功夫令人惊叹!尽管堵塞的车辆首尾相连,尽管人人都急着赶路,驾车人士都仍然礼貌相让遵守规矩,没有抢行、插队和鸣喇叭的。停车场内横七竖八的进进出出的车都静静的慢慢地绕道行驶到尾端摆在长队里。特殊情况下的交通没有警察出面维持秩序,现场也没有大批人围观,加拿大人守规矩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东部安全让人堪犹

据称在当天还有另外三起银行抢劫案发生在市中心,均系一个劫匪所为,这个劫匪可没有这么背运被警察连轰三枪,该劫匪连续抢劫市中心三家银行后竟毫发未损安全逃逸。大多伦多东部的士嘉堡几年前还是亚裔特别是香港移民喜欢的居住地,这里比较安静,人口密度低,就业率、居民收入和居民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均高于大多地区的平均水平。近些年随着新移民的大量迁入,特别是东南亚藉的移民人数增加较多,人口密度增加较快。今年来连续几年大兴土木,成片的新住宅区出现在原是荒芜的地块上。士嘉堡政府周围近二年兴建了8栋超高层公寓,全部被买空。按照规划,士嘉堡政府所在地一带将发展成为连片的超高层公寓群,现时还有3栋公寓正在兴建。士嘉堡东北部的Markham Rd/ Steeles Ave 区域二幅超大型地块己被平整,二年内将建成新的住宅区和大型商业中心。据官方统计数字,士嘉堡典型的移民居住区爱静阁(Agincourt)的华人和南亚人口占到移民总人口的60%。移民的涌入带动了本地区的经济发展,遍布街头的小生意让居民感受到了文化生活和消费的方便。同时由于在祖籍国的学历和工作经验不被认可,相当大数量的技术移民找不到工作,为了应付生活不得不从事非自己专能的低廉报酬的工作。很多老移民生活稳定后迁出士嘉堡,移居到更北部的约克郡,也使该地区的平均收入水平下降。士嘉堡的贫穷化问题常常被政客、媒体和研究机构提起。多伦多大学关于城市和社区研究的一份报告揭示,过去三十年间,比较大多伦多其它地区,士嘉堡是贫困家庭增加最多的地区。犯罪率增加是该地区被评论的另一个重大话题。大麻屋,盗车,吸毒,凶杀,抢银行时有发生,三年内在士嘉堡东北部已有3家银行被抢劫。多伦多的英文媒体时不时就会抨击士嘉堡毒品、大麻屋和帮派犯罪。甚至将士嘉堡和多伦多有名的Jane/Finch犯罪地域放在一起评论。Toronto Sun 声称有6、7成读者赞成士嘉堡是犯罪率更高的地区。Toronto Life 发表署名Dan Gillmor的文章,给士嘉堡起了一个“Scarlem”的绰号,将美国纽约贫民区Harlem(哈莱姆区)的H换成了士嘉堡英文的缩写。对士嘉堡这些恐怖的评论,士嘉堡社区议会表示气愤,社区议会主席凯利(Norm Kelly)议员说,士嘉堡这个词总被歪曲与一些不能反映士嘉堡真实情况的事件牵在一起,凯利议员认为士嘉堡市的生活环境其实并不如媒体所说的那么糟糕。也有大学研究人员支持该议员的这种看法。他们认为尽管士嘉堡有犯罪发生,仍不失为加拿大以及大多地区的相对比较安全的地区。然而近些年发生的案件,让居住在士嘉堡地区的居民或许已切实感受到了犯罪的存在和犯罪案件的上升,这不能不引起担忧,政府和议员应该去面对这个现象,除了要求增加警力呼吁增加拨款以外,是否更要关注这个地区居民的民生民计的改善。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