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义情怀 大爱人间(下)

” 这是我六十几年人生的最大收获 “

一位从香港移民过来的吴力 昉 老先生,不顾自己六十七岁高龄,身体刚经受换肾手术以及糖尿病、高血压等多种慢性疾病的煎熬,主动申请随福慧的周文俊一同前往四川,对凉山孤儿进行探访并拍摄。

吴力 昉 老先生早年就职于香港邵氏电影公司,拍摄的手法和角度都非常专业独特,直到现在他也一直未放弃摄影行业,在多伦多也收取了一些学生;此次前往凉山志愿拍摄的义举也受到了他的学生的大力支持,除了部分差旅费用由他自己出之外,另外一部分由他的学生赞助。

因为深入山区实地走访并即兴拍摄,所有的人物故事以及场景都非常真实。在吴先生镜头下的凉山孤儿生活宛如一部纪录片,真切的场面、真实的情感、黯淡贫寒的生活,配上他发自肺腑的旁白文字,娓娓道来,让我们每个读者都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全程两个星期,几千张照片;吴先生说此次的凉山的拍摄之旅是他 ” 六十几年来人生最大的收获。 ” 翻开已经装订印刷好的反映凉山孤儿生活的摄影画册,一张张的脸庞鲜活而生动,从眼神的犹疑害怕到后来进入 ” 新家庭 ” 后的坦然快乐;这些图片也记录了他们灵魂的转变。

” 我希望你能够记住,每一片枫叶都有残缺的美 “

每一位福慧捐助的学生除了获得物质上的帮助之外,每人都会获赠一片加拿大枫叶。在每一片枫叶的背面都有鼓励学生的人生格言。这一片片彤红的枫叶,都是义工们在每年秋季的多伦多采集而来,烘 亁 压制平整并过塑胶膜,手工精心制作而成。

在采访过程中,关保卫送了我一枚这个感动数千学生心的枫叶书签。我郑重地接过,在这片枫叶书签背面写着 ” 处处做好事,时时做好人;欢喜结人缘,融合无怨言。 ” 翻过枫叶正面,看到上面居然有几个虫子咬过的洞,在鲜红的枫叶上有些不太协调。关保卫说,在我们挑选枫叶的过程中,特地选取一些上面有疤痕或者虫洞的枫叶;我们想告诉学生:和枫叶一样,我们的人生也会充满艰难曲折,不会完美;但是我们希望你们可以学会欣赏这种残缺的美,并以乐观而平和的心态笑对人生,这才是枫叶书签最大的意义。

至今为止,枫叶书签已经发出 2 千多片;而每一片都被学生当作最珍贵的礼物小心收藏在书页中。在现场的图片中,可以看到学生们自豪地拿着枫叶书签对着镜头微笑。

从小处着眼,利用身边普通的生活对学生进行思想教育也是福慧基金会工作的一部分。关保卫说,物质上的帮助固然重要;但是精神上的抚慰和开导才能真正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在去年 10 月份的时候,关先生他们刚刚到成都,在街头看到若 亁 人围绕着一个很年轻的眉眼看来是少数民族的少年;这个少年被几个人压住痛打,周围的人却无动于衷。后来才知道,这个男孩是个小偷,这次也不是第一次作案,所以被现场捉住痛打。走出人群,关保卫和同事们的心思都很沉重;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并教育好孩子们,很可能将来他们也会有此遭遇。

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布拖县,是高原上的国家级贫困县,在当地有 1500 名孤儿。很多都是父母因为吸毒而丧生或是丧失工作能力,孩子们无人照料。在现场拍摄的照片中可以看到,很多人家里一件家具都没有,甚至连吃饭的盘子碗也没有,只能蹲在地下就着脸盆吃煮熟的土豆。地上一团早已看不出形状和颜色的棉絮,这就是他们的床铺;很难想象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以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命运。

福慧开办了 8 所寄宿学校,将其中一些孤儿接纳到学校中生活和学习。他们专门聘请了生活管理员,照料课余的宿舍生活。并邀请了香港大学社会系教授、西昌学院心理系教授以及一些大学生,开展一对一与学生谈心活动;拉着孩子们的手,听他们讲述心中的困惑和疑虑;并慢慢开导他们,教会他们如何面对困境,勇敢生活。

而且这些来自香港、多伦多等地的义工;他们会将一些国外的教育模式引进到相对闭塞的山区;带领孩子们一起做集体游戏、座谈,使校长、老师、生活管理员打破界限,让孤儿们在爱的环境中学会平等待人、打破等级概念,敞开心扉。

因为关保卫曾经与这些孩子们短暂生活过,提起他们的时候,他的眼睛红了很多次。他回忆起看见一些其他团体创办的学校因为资金不足,不得不将寄宿学校停办,孩子们得知消息后痛哭的画面;他说那时候真是心如刀绞无能为力;因为 8 所学校以及贫困大学生奖学金每年的花费要在 40 万加币左右;而这每一分每一元都是要靠民间捐助;一旦资金不足,学校面临的只有停办,学生回家的状态。而这些孩子们本身是孤儿,刚刚从黑暗潮湿的环境中脱离,又重新回去,对于他们心灵的伤害,可想而知。

” 你只需要做一点点,就可以拯救他们的命运 “

在每个四川孤儿以及贫困学生的成长背后,都有社会辅导员、老师以及义工的默默支持;当然,也有大量资金的支撑。

在感动和欣赏这些无私奉献的人们之余,在欣慰这些被拯救的孤儿们新旧对比生活之后;我们不得不看到这样一个事实,还有大量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孩子们等待着我们伸出援助之手。

而这些,还是需要资金,资金,资金。

作为非盈利的慈善机构,福慧基金会一直未停止对于儿童和大学生的救助。 2006 年,福慧在多伦多媒体上以 ” 救助凉山孤儿,再也不能等 ” 表达心声。凉山孤儿一直牵动着他们的心,自从走进凉山,他们从来没有停止为凉山彝族同胞而操劳。一个个救助计划,一个个设想正变成现实。但是,在这些救助计划和设想背后,需要大量的资金作为支持,才能将这个善心长久延续下去。

关保卫跟我算了这么一笔账:如果你有加币 $15000 块的现款,放在银行里,按照现在的投资利率;每年可获得 $750 左右的利息收益。而这笔款项,正好可以抚养 5 个四川孤儿;如果 $10000 元的现款,放在银行里,年底可收益 $500 左右的利息;而这笔费用,可以资助 2 个贫困大学生。不动用你个人资金的同时,这笔钱作为本金,会一直产生利息;只是靠这个利息,就能帮助这些非常需要帮助的孩子们。

这种方式叫做 ” 永久基金 ” ,是由专门的投资公司监管并负责安排;在北美以及欧洲国家的慈善事业中,非常普遍。

福慧基金会是首批推出零行政费用的慈善机构,所捐赠的善款全部用于慈善事业,具体行政开销分文不取。所以加入 ” 永久基金 ” 计划的人们大可放心,你的资金所产生的利息,将全部被用于慈善事业。关保卫说,即使我或者基金会其他的理事有天不在人世;我们仍可心手相连,将这份爱心一直一直传递下去;而这一个个捐助的小孤儿们,在求学生涯中,他们的生活也会一直有稳定的保障。我们的捐助计划也会一直延续下去。

之前文中提过,目前福慧基金会在中国的捐助项目,每年花费在加币 40 万左右。如果更多的人加入到这个 ” 永久基金 ” 计划中,我们就能保证救助项目的顺利进行,也能有余力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们。

在长达近三个小时采访的末尾,关保卫说,作为一个上海出生成长后辗转香港、加拿大的人,多年离家在外,我自己对于中国并不是很了解了。但是,自从 04 年后,每一年我回去国内,都会更加爱国,对中国更有信心。每一次的回国,就好像一次充电的旅程,看到中国的变革和进步,让我相信,中国的未来会非常好。

关保卫说,记得之前我询问过在多伦多长大的青年人,长大后做什么?他们嚼着口香糖耳机里放着隆隆的音乐,耸耸肩膀,无所谓地说: “I don’t know, I don’t care.” 而同样的问题我问在凉山的孩子们,那些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相对富裕现代生活的孩子们,扬起头,对我说, ” 不管什么职业,我想要做一个可以帮助到别人的人 ” 。

在这一刻,我看到了希望。

附: 7 月 11 日 晚福慧基金会在紫爵金宴举办《感恩之夜》,欢迎社会人士广泛参与,详细资料请浏览网站: http://www.fuhui.ca/

关于 ” 永久基金 ” 计划,请联系 416-226-6668 ext 260 或浏览福慧基金会网站 http://www.fuhui.ca/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