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加拿大轻松带进10亿多

跟着老李在多伦多市中心转了二天,他终于敲定一套。这回是期房,明年10月交付。价值140万,首付要35%左右,律师费2000元,外加各种调整费5000元,看样子,他还算满意。

置屋买车为第一要务
这是他在多伦多的第二套房子。第一套是女儿在他还没过来之前就已帮他买好的价值60万的Condo。
大女儿在渥太华生活,但他执意要到温哥华,他知道很多有钱人多半会选择在那里。他和老伴带着还在读高中的二个孩子准备住下来观察一段儿再说。他们选择一个酒店住下。吃惯了生蚝的老李,不愿辜负这座世界名城西区的春宵良辰,找一家夜总会想体验北美式腐败,但是那档次,排场,硬件,软件,怎一个土字了得!竟然还有中国早已当做垃圾的卡拉OK,放的还都是N年以前老掉牙的曲子。即使北朝鲜平壤真的有夜总也会比这里气派。二个月后,他决定搬到女儿那里,虽说也相差无几,从此也一住二年多,如今,他又突然卖掉Condo,来到多伦多。
舍不得他的红木家具和字画古董,花2290美金,他把全部家私从中国青岛用集装箱运到加拿大,一句英文不会说的老李,当上加拿大投资移民的生活实在不太习惯。这样的搬家在他还是平生头一回,路途虽说有点远,是否值得也值得怀疑,但全部过程他毅然决然,全力以赴,没想过退路。他喜欢冒险,赌注也大,一旦决定,立即行动,错了也能马上回头。他那带有”原罪”的第一桶金和他在中国家族式的发家史全部由他的性格使然。他在家族中的地位绝对而霸道。
他与太太已经到退休年纪,一生只做过一个职业就是他的船运生意。整个家族企业2000多人,与中国大多数有钱人一样,虽说他不是新生代,但同样行事低调,思维超前。他没上过大学,基本上全部靠自学,他的钱基本上也算是清洁,但他也不能否认污垢埋藏其中,夹缝中生存的民营资本,尴尬的地位从来没有消失过,投资渠道从来也没有顺畅过。在中国经商,不会与政府权力斡旋,企业很难获得成功。而一旦借助上这种权力取得成功后,也即意味着企业背负上 “原罪”。这是一枚危险系数极高的炸弹引爆器,它控制在他人手中随时可能爆炸。”仇富”与”原罪”让他总是在寻求更多的安全感。权钱交易求生存在中国已是自然,他生活于其中。担心大于快乐。一些人成为权力的祭品和替罪羊,一些人成功逃亡海外,一些人虽已身份在手,只差登机,只因欲壑难填,正要临门一脚。
逃出后的老李,并没有感觉有多少庆幸。他想过做加油站,但了解更多资料后发现加拿大现在的加油站倒闭的也不少,根本不能与国内的利润相比,而且油的利润微乎其微,只能靠便利店赚钱 ,加盟不同品牌,投入不同, 位置或 省市不同都非常影响收益,风险也很大。而他最在行的船运因其语言不行,根本摸不太清来龙去脉,主体市场根本不能进去。他开始寻求体验式生活,打过工,读过英文班,开着车大多伦多地区跑过几个来回,也到美国或美国周边的边锤小镇玩过几次,生活上基本以孩子上学为重点,语言不通让他第一次体会到”老年”这件事,买的两辆车太太还要亲自擦,他和太太过着一种说不清什么滋味的多伦多生活。
决定回国是最近的事,但他的太太却是不想回了,今后的生活似乎好像有些不在正常轨道上,这完全出乎他所料。

投资移民多为高管商家
北京过来的一位媒体朋友说,有关投资移民的各类讲座最近在中国各地的五星级酒店频繁举行,前往咨询的人更是络绎不绝。传说中的移民门槛加高至今没有真正落实,中国富豪们却趁此要搭顺风车。也许是有人借故宣传推广想使顾客上门,其实就算投资移民的门槛真的要调高,也不会担心会吓跑来自中国大陆的投资移民申请者,在中国给予加国指定旅游目的地之后,必然会有更多移民加国的中国投资移民,外加中国经济成长已高达9%,更何况存在更为复杂的多种原因。
这些投资移民大多来自中国的企业家,企业高层管理人员,企业股东等,而更多是像老李这样的民营私企老总。今年2月,魁省放宽投资移民申请资格后,律师,医生,会计师等专业人士也开始迅速在提出申请。移民部统计资料显示,由北京递件的中国投资移民个案较2009年增长近一倍,而其中重要的办理个案大增涨原因也受惠于加中两国展开交换信息合作,即有中国公安派到加国移民部提供协助,对提供鉴别申请文件真假有相当大的帮助。

加拿大银行抢热钱
移民部的资料显示,目前获加拿大移民部批准的加国代理金融机构共有25家,最有名的六家银行有加拿大皇家银行,加拿大丰业银行,道明加拿大信托银行,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满地可银行,加拿大汇丰银行等等,这些金融机构承担着运作投资移民的全部计划工作,协助申请者完成必要的相关行政审批手续,并且最终补足40万元的投资金额。
在中国办理投资移民的申请者,一般需要一次性支付无偿还12万加币,然后再由银行来提供28万加元的贷款,以凑足所规定所需的40万加币的总数额,如此这样,那些获得加拿大移民部批准从事投资移民的代理金融机构,可自行成立基金以给予移民业者高额佣金,以此来争取投资移民客户。
加拿大的这些银行在中国的北京,上海,香港都设有办事处,很多投资移民都会通过移民顾问向这些银行办理投资移民贷款,但由于受中国法律限制,不能从加拿大银行直接办理,必需通过中国北京当地的移民公司顾问,由其代理为中介,银行以向这些中介提供佣金以支持贷款工作。佣金的多少并没有明文规定,大银行一般会退佣金3-4万加元,小银行会退佣金4-5万加元。来自北京的媒体朋友说,加拿大银行为争取投资移民纷纷出招,一般都会以安居服务作为吸引,投资移民在选择银行服务时,除重视银行信誉外,都会咨询加国本地房屋贷款,子女就读校区,理财服务等,而各个银行为此专门配备设有专人提供的全面多样化的一条龙服务。
移民部担心投资转向
来自中国的投资移民申请个案目前正在戏剧性地发生转变,虽说每年仍以倍数的速度增长,但已经发现部分新的案例并不是非移民加拿大不可,而是为规避中国经济变动可能出现的风险。这些中国投资移民究竟是否会有耐心等待5、6年,他们是否很容易转向或变心他国,去到处理个案更快的新西兰等国家,加国移民部担心必须提高处理速度,以便在国际市场也争抢中国热钱。
投资移民的申请处理候时会长达5年半,因为太便宜致使申请人太多,拖慢了投资移民审批速度,而产生大量积压。申请人递件到获得移民签证,平均至少要等上二年半,如果申请人的资料不全,或需补交资料,更可能要等上五年时间。来自驻港移民部的移民官报告中提醒加国移民部要投资移民等上好几年的后果是,将会有不少人因此变心而改变移民计划。
而人民币的升值,也会令加拿大的投资移民计划看起来更具吸引力。在投资移民40万元加元门槛不变情况下,人民币升值即等于门槛降低,这当然会让更多在中国经商投资有成的商人,更容易达到门槛,未来申请个案势必增加。在人民币购买力加强后,连带中国到加拿大的投资,也会势必明显增加。
驻香港办事处移民计划经理 Versteegh在他的最近的工作报告中称,中国投资移民申请潜力巨大,驻港办手上5500个等候审批的个案,但只需核准已收到申请的一半人数,就能轻松为加拿大带进10亿元以上的资金,这还只是最低40万元投资部分,还不包括他们带来的巨大资产。移民部长Jason Kenney早于去年起即对中国投资移民情况表现出高度兴趣,他看到中国投资移民的潜力,及可为加拿大带来的刺激性的经济利益。
一位加国移民律师建议,移民部只需要每年收3000名投资移民,将投资最低金额从40万提高至60万元,其他条件维持不变,则每1年可引进资金达到18亿元,连续5年每年均收3000名,则可引进资金达到90亿元。
如此看来,中国的损失可就大了。加拿大的富人捐款多,缴纳多,而中国的富人却在改革收入分配和社会高度发展的关键时刻选择投资移民,但这实在也怨不得富人。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