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列国及领袖论之二

说起美国,令整个世界称奇的事情真是太多太多,发生在美国人身上的事情,总是能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并崩紧全世界的神经,可见美国无与伦比的不可撼动的迄今唯一的世界超级大国影响力之一斑。近期引人注意的事件则是即将结束任期的美国总统布什到伊拉克访问时,在一次记者会的演讲中被伊拉克人两次仍了鞋子。扔鞋子的伊拉克人离布什的演讲台很近,出手很有力道,布什却两次都能迅疾躲过。可见布什真不愧是个练家子,关于他年轻时酗酒、打架斗殴、混霸街头、作为一个不良青年让老布什很操心的说法并不是传言。联想到年轻时也曾吸过毒、个人生活也很不严谨的且有黑人血统的奥巴马的当选,再一次说明了美国社会开放的不拘谨的道德观与民主观,即,英雄不问出处,给予任何努力的有优秀素质的人以机会。这也是美国迄今称霸世界半个多世纪的原因之一。

(一)
然而,布什以伊拉克人民救世主的心理与姿态到伊拉克访问却被伊拉克人扔了鞋子,却是值得美国的总统布什及全体美国人民深刻反思的。扔鞋子的人是总部在埃及的一家独立卫星电视台的记者,是伊拉克人,这位伊拉克人在扔第一只鞋子时用阿拉伯语喊道:”这是来自伊拉克人民的礼物,这是吻别,你这条狗。”他在扔第二只鞋时称:”这来自寡妇、孤儿、所有在伊拉克丧生的人。”在伊拉克文化中,向人扔鞋是表示蔑视的一种方式。这一扔鞋事件向全体美国人所昭示的严酷事实是,美国不惜耗费国力,以战争的方式推翻萨达姆的独裁统治,所谓解救苦难中的伊拉克人民,对伊拉克强行输入美国式的价值观与民主观,让伊拉克走上民主的自由的金光大道,伊拉克人民不但不领情,反而对美国聚集了越来越多的越来越强烈的愤怒甚至是仇恨。这就是美国的霸权主义者对美国式的价值观与民主观强行输出的结果。
伊拉克战争自然是美国霸权思想的产物,也是美国人一厢情愿地按美国的标准让世界大同的霸权思维的产物。正如中国人民一再苦口婆心谆谆教导美国领导人所言,每个国家都有每个国家的现实情况,每个国家都有选择所实行的社会制度的权利,世界各国也不可能全部具备了推行美国式民主与自由的现实条件,所以美国式的民主与自由不问现实一味强行地向其他国家输出,虽然不失美国人愿望善良的一面,却也突显了美国人惯性思维的单纯。
美国以强大的军事实力与经济实力长期保持着其在世界的霸主地位。世界所以迄今还能认同美国在世界的领导地位,是因为整个世界都害怕美国,包括美国天然的盟友加拿大及欧洲各国。美国能以强权领导世界,但美国不能以强权成为世界的领袖。

(二)
美国在世界事务中的强权思想,使美国一再失去成为天下王者世界领袖的机遇。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出于正义与道义责任,联合英国、苏联取得世界性的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而奠定了其在战后世界格局中的领导地位。此后,我们所能见到的事实是,这种领导地位使美国在世界事务中变得越来越蛮横,越来越贪婪。在蛮横与贪婪中,作为世界第一大国强国,美国对于世界与人类的道义感与责任感在逐渐流失。
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国凭借其在二战中掠夺来的各类资源,先打韩战,再打越战,搞得国内厌战情绪四起,民怨沸腾,两次战争均是铩羽而归。之后,美国还是不甘寂寞,依靠其强大的经济实力,大搞军备竞赛,终于拖垮前苏联,美国也终于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霸权大国。成为了世界唯一超级大国霸权大国的美国顾盼自雄,飞扬跋扈,霸势凌厉,非但不能尊重其他国家,甚至根本就没把其他国家放在眼里,一意孤行地让整个世界按照美国的意志运转。对不顺从己意的小国如古巴、伊朗、伊拉克等,动辄以武力恫吓,再则以武力攻击。对不顺从己意的大国如中国、俄罗斯等,动辄搞经济封锁技术封锁,再则以经济利益胁迫一些欧美国家挥舞人权大棒大肆围剿打压,实施对其他大国的孤立、抑制、弱化、分化之战略。
这个世界美国一家独大,一家独大的美国为所欲为。因为对美国缺少制约,缺乏抗衡,所以整个世界的结构失去了平衡,进入不稳定状态。
美国以霸术而立,以霸术而强。霸术思维必然使美国不择手段地努力维护其霸主国地位,也必然不择手段地在世界范围内攫取利益。同样,也正因为是霸术思维,也正因为是不择手段,也必然使美国招致越来越多的反对,越来越多的愤怒。现时的美国,也越来越失去世界的真诚尊重。缺乏尊重者不会成为领袖。

(三)
以霸术立国强国,与道义感和责任感的丧失等价。如果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联合英国苏联抗击德国法西斯是出于对人类道义感与责任感的话,那么今天,美国作为世界老大的道义感与责任感在渐渐淡漠甚至消失。
佐证之一,在世界范围内制造动乱。”911″事件后,美国一方面气急败坏地出兵阿富汗,另一方面又气急败坏毫无来由地宣布伊拉克、伊朗、北朝鲜、中国等为邪恶的轴心国,声称要进行打击与报复。以此为肇端,在全世界范围内引爆了一系列恐怖主义报复行动。出兵阿富汗,因为是国家利益受到了伤害;建立反恐怖主义联盟,是美国作为世界老大的应有之义,也得到了普世的赞同。然而在气急败坏缺乏冷静思索的状态下就匆匆忙忙地宣布如此多的国家为邪恶轴心国,甚至包括一向有责任感的中国,言外之意这些国家应为美国所遭受的恐怖袭击负责;这种行为,不仅完全失却了一个大国的风度,甚至也足以让世人质疑作为一个大国在危机面前能否冷静应对的素质。之后美国又进行了伊拉克战争,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上述几个国家是恐怖主义的发源地。一个世界唯一居于领导地位的大国如此轻率的言论行为,非但没有”泰山崩于前而自岿然”的王者风范,反倒是山大王暴发户的嘴脸暴露无遗。这种行为的结果是什么?是美国强行为自己为世界制造了一批敌人,让恐怖主义势头越来越大。
佐证之二,向全世界输出危机。当世界安定的时候,整个世界是属于美国的,所谓的全球化只是美国化,美国可以为自己的石油利益攻打伊拉克,进行海湾战争;美国也可以为发泄自己”911″事件的怒气拿萨达姆做出气筒,再次攻打毫无招架之力的伊拉克。而当由于美国的行为引起了美国的危机的时候,那么美国化则变成了全球化,美国把自己的危机向全世界转嫁与输出。正是由于美国华尔街的贪婪,由于美国人创造的虚拟经济的概念,引爆了美国进而是全世界的经济危机风暴。美国的几大商业银行倒闭了,美国的几大汽车支柱企业也是岌岌可危,数以百万计的人失去了工作。然而,由于美国的贪婪所引爆的危机,却需要全世界来买单。美国所以能低下其一直高傲的头颅,乞求中国救市,乞求世界出手相助,是因为其已经感觉到了来自于整个世界的愤怒。
道义的缺乏,作为一个大国素质的不足,使美国很难成为世界的领袖。

(四)
美国以霸术来谋取世界宗主的行为让美国陷入一系列包括经济与信心的危机之中,所以美国也在求变,所以才有打着变革旗号的奥巴马的崛起。平心而论,奥巴马与布什比较,我还是喜欢布什多一些。因为布什有着一副诚实的面孔,更重要的是布什代表了一代美国人的传统与精神。尽管发生了伊拉克的记者向布什扔鞋的事件,只是因为布什是美国的总统,他代表美国承受着伊拉克人对美国的愤怒。我还是认为,今天在美国所发生的一切一切,不论是好是坏,都不应该完全由布什来承受。
作为美国的总统,必须讨好选民,必须顺从民意。比如伊拉克战争,固然有布什发泄个人私怨的因素,但假如民众不是一边倒的支持,假如参、众两院不予批准,伊拉克战争也断然不会发生。美国及美国历届的领导人所以行霸术而不能行王术,与美国的国民性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美国从总体上讲是一个有着好勇斗狠传统的国家。美国的文化中有崇尚暴力与血腥的因子。这从美国人疯狂地迷恋拳击与橄榄球之类的暴力运动中可看出端倪,从美国的电影电视暴力与血肉横飞的场景中也可看出端倪。美国从总体上讲也是一个注重自身利益不许利益有丝毫伤害的国家,所以在美国才有个人利益至上的理念并被宪法所认同。这种利益观念也便得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行为只能由利益来决定而非道义与责任来决定。如对世界关于环境保护的东京议定书的态度,还有这次金融危机向全世界的输出与转嫁。
但是世界离不开美国。正如中国古时曹操所言:”倘使世上无操,不知几人称王、几人称帝。”如果没有美国的强权制约,世界恐怕更乱。
不知道现时美国人民所需要的变革是什么。如果不是对国民性的变革,那么美国永远不懂王术,也很难成为世界的领袖。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