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经济海啸在扑面而来

欧洲经济很早就出现问题,导火索就是那个大西洋中的贝比小国冰岛,这冰岛除了火山的面积比较大以外,其它方面着实太小,区区十几万人丁,称其为国很是夸张,但虽然小得不像样,可也把欧州经济搅得一惊一乍的,自己也搞得要破产,为了挽救小国的破产经济,欧洲大哥大英国和欧洲七哥荷兰在附加了很多苛刻条件下试图帮助小岛走向光明,但冰岛觉得很冤枉,断然抵制,并调侃式的放出豪言:”谁惹了冰岛,就关闭谁的飞机场”,正赶巧也是天公不作美,发怒的冰岛火山群为了回答英国和荷兰的”不公平对待”,随便搞一个火山灰”玩笑式”地就把全欧洲的大飞机搞成”走地鸡”,直接经济损失远胜”9、11″的恐怖攻击,这样悲哀的航空景象,想想英国与荷兰也太不”厚道”,如果当初拿出点小钱来友善的帮助帮助冰岛,也许不至于让冰岛的火山群造成今天这么天文数字般的航空损失,真是冥冥之中,天威难测。
小冰岛已给欧洲经济蒙上阴影,但祸不单行,在南部欧洲,又出了一个稍大点的小国家希腊,其国民经济也出现了痛苦问题,且也需要挽救,而这次挽救希腊的是欧洲一哥德国,但同样的是在拿出几千亿的欧洲大洋来救助的同时,附加了很多苛刻的条件,同样的希腊也是不高兴,但不高兴又不能象冰岛小国那样到欧洲”洒洒火山灰”,”弄弄飞机场”,因为小希腊虽比冰岛大得多多,但经济贫瘠得连”火山灰”都没有,也只有全体民众上街游行示威、顺便在搞点烧银行打砸抢的勾当了,也算是对欧洲的反抗;而更加深不可测的是还更多的欧洲地区,诸如葡萄牙西班牙爱尔兰意大利等这些”身穿西装、腰系草绳”国家的经济问题也很严重,使得整个欧洲变得非常焦虑:怎样来救助尤其是怎样用欧元来救助。
说来很滑稽,欧洲出现的经济问题又正好更多的是源于欧元这个货币的问题,按经济学基本理论:货币是一种主权象征,也是国家主权财政经济的表现符号,同时,主权国家的货币与其自身的主权财政体系是不可分离的统一体,简言之就是:主权、货币、财政三位一体,任何割裂这国家一体化的思想不仅违背经济运行规律,也违背社会发展规律,还将会受到历史的惩罚。
但主导欧洲的德法两国为着统一的”欧洲思想”,把欧洲各国多样的主权货币变成了单一的”欧洲主权货币”–欧元,这从愿望而言是具积极价值的,但问题是作为另一主权意义的”欧洲主权财政”并没有统一,这就是欧元的症结所在;也是一个历史的怪圈问题;而要统一财政,谈何容易,上溯到拿破仑、俾斯麦、乃至希特勒等等风流人物,就历史实在而言,又何尝不是在做”统一欧洲财政”的劳动与冲动,但都做得灰飞烟灭,且还有的历史写照是做成了千古罪人,原因很简单,财政也是一个国家的主权象征。
经济学思想还认为:没有统一的财政体系,那建立在多样性国家财政基础上的欧洲统一货币就没有根本的货币价值,相反还会带来无穷的灾难,因为在欧洲,众多国家的财政经济体系是极端不平衡的,有的财政体系可能比较发达,各种结构也可能很丰富,但有的财政体系就问题成堆了,烂账、亏空、黑幕、再加上腐败等等不一而足,而这种亚稳定的财政结构在统一的货币思想中带来的只是一种高危经济体系。
最先认识到欧元高危性的可能是英国,所以到现在英国也还是固执地使用英镑,而按历史的习惯,凡在欧洲做”鸡头”的事,英国总是要汗流浃背地插一脚,为此不知刀枪相见,白刃见红地干了几百年,但在追求统一性思想的欧元”鸡头”问题上,英国出奇地缩手缩脚,甘居欧元游戏圈之外,这不是英国有何高尚的品格,而是认为这样的欧元太危险了,把英国还算良好的财政体系和那些财政泡沫体系放到一起瞎搞,英国无异是”号召贫下中农挖个深坑把自己活埋”,这种弱智的事,英国绝对不会去做,要不然怎会是历史中的欧洲大哥大呢。
“鸡头”的事英国不干,那德国来干,法国从旁协助着干,本来在欧洲的历史中,德国也一直想做”鸡头”,但总是被英国法国,乃至俄国美国”搅局”,总也成不了”鸡头”,还搞得一身骚味,现好不容易逮到一个用欧元做”鸡头”的机遇,岂可放过;但做了欧元的”鸡头”后,德国才慢慢地认识到欧元区中的问题本质,因为在欧元的旗帜下,整个欧元区在年复一年地吃大户,而不干多少正经事,尤其是那些财政体系如豆腐渣工程的国家,更是把吃大户作为了”治国安邦”的大事来对待;那谁是大户呢,当然是得德国了,德国是大户,所以才做”鸡头”,当然德国也在做着”鸡头”的职责,在今天的欧州,可以简单地归纳为:德国在劳动生产,英国在苟且偷安,法国在做乐寻欢,南欧在瞎整烂干,北欧在享受宾馆,东欧也想着来搞点吃穿。
按理说,法国应在欧元区中作出积极的表现,但实则相反,法国不做”鸡头”而认真地推出德国做”鸡头”,不是因为自己是”欧洲伯乐”,而可能就是一个阴谋,法国也想吃大户,通过吃大户把德国搞垮,回首德法的历史恩怨法国绝不会高兴德国在欧洲显摆,但又无奈;法国自拿破仑失败以来就基本没有了多少志气,再加上阳光明媚,吃喝玩乐的时间大大胜过劳动工作的时间,稍不高兴,全国成千上万的公仆们还要罢罢工,示示威,一年到头就没有上心地想着怎么去生产劳动;而那众多的欧洲小国们也不傻,难道会不知道德国搞统一的欧元那点小九九是什么玩意儿,既然德国要搞统一,心虽不愿,但又不好反对,如果硬赖着,给德国失了面子,万一又搞出个什么干特勒水特勒的也不是很好,那就随着德国的兴致,不就是个统一的欧元吗,不就是一张纸币吗,但主权财政还是在各自的国家手中,大家伙们可以把自己的小金库保护得严严实实的,统统拿着欧元,把德国作为一只”大肥猪”啃来嚼去,何乐而不为呢,众多小国就是这思想,法国也大致是这思想。
在欧元区中,德国变成了实实在在的”大肥猪”,开初德国可能并未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肥多么的壮”,但看到一个抱着自己腐烂小金库的希腊就要拿出几千亿的欧元来救助,这才突然超出了德国的统一欧元想象力,且还有同样可能也已锈蚀小金库的葡萄牙西班牙爱尔兰意大利等等,不知还要拿出多少欧洲大洋来解困,这也使德国有了一个醒悟的认识是无论自己再怎样卖力劳动,可能也满足不了欧元区中的那些败家烂账财政,到此时德国可能发现自己被暗算了,当这个欧元”鸡头”可能是做了一个十足的冤大头,而不是真正的欧洲一哥。
实际上,德国还忽视了一个历史认知,在欧洲要摆平欧洲的事,无论大事小事,那怕是”娶媳妇纳二奶养小蜜”等等芝麻烂事,如果不把英国和俄国叫到会议室里谈一谈,聊一聊,搞出个什么协定,那什么事情也整不成,且必定要出乱象,在统一的欧元问题上也同理,没有英国的欧元就要在欧洲闹鬼,没有俄国的欧元就最好不要叫欧元,还不如叫马克来的更省事,但现在的欧元区已经出了问题,德国自身是没办法摆平的,就得寻找全球的帮助,而找英国吗,英国已明确表态:”这是欧元区的事,别想从英国得到一个英镑”,等于没有说;找俄国吗,可要俄国来救德国,那基本就是:要求男人生崽,无异天方夜谭;找日本吗,理论而言还行,若日本有雷锋的精神:”把欧元救活上岸,把自己沉入大海”,只叹日本又不是雷锋,还是白说;找美国吗,应该没有太大的认识问题,但事实上现在的美国就象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就是有一万个决心帮着德国劈腿,若不慎把自己肚子中的那个金融次货胎儿整得流产了,又怎么办,是否不人道;找中国吗,也不是不可以,但得问问上帝,可遗憾的是上帝出差去了。
说了半天,统统都是白说,如果现在还有谁把欧元装在自己的包包里与美女玩作秀的娱乐,那就是在学习雷锋好榜样,或是在学习黄继光冲锋上战场,雷锋春天般的温暖是值得怀念的,但温暖不能解救那些豆腐渣财政体系,黄继光的勇敢是值得铭记的,但再勇敢也不能堵住那火焰般的欧元区财政黑洞,简言之,谁也救不了欧元区,作为欧元”鸡头”的德国,要么”返璞归真”,回到现实,回到马克的货币样式中,可能还有希望;要么学着美国的动作,快马加鞭地赶制欧元,印制太多太多后,使欧元转变成堆成堆的草纸,当草纸也太多太多后,草纸就蜕变成了天文数字,而蜕变成了天文数字,那欧元就太有才了,因为欧洲经济海啸也就快要到来了,这可能不会是一个传说。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