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食疗补贴”有悖社会福利精神

加拿大是一个高福利国家,这是全体民众的道德寄托和法律期望,但是,如果福利制度走入歧途歪道,那就是在孜孜不倦地耍弄尊纪守法的纳税之民,奋不顾身地诱导厚颜无耻的社会蛀虫,在今天,福利体系中的”特别食疗补贴”条款( Special Diet Allowance)就有悖着整个社会的福利精神,为什么?
首先,”特别食疗补贴”条款的确立依据存在糊涂而严重的认识观念问题,此条款规定:”帮助那些依靠社会福利生活的人,并同时又规定只要患上慢性疾病,就再加之给予特殊食物金补贴”,这样的条款,很是怪事,既然拿着社会福利补贴,已相当的福利了,患有慢性疾病,不是还有强大的公共医疗吗,这本属于福利医疗体系的职业范畴,且已是悠悠高昂的福利医疗,有病治病,有病吃药,怎么患有疾病,不放在医院解决,还拿福利大洋出气,简直是”商纣玩貂禅,搞错了山川”的架势,若拿特殊食物补贴金就能医治好慢性病,那好象太夸张浪漫了吗,还要医院干什么,干脆关门大吉,并可节省出千千万万的医疗预算,以便飞速驰援政府运转不至于大洋短缺而破产倒台,难道不是上乘之举,可痛苦的现实远非如此。
在”特别食疗补贴”的手段操作上同样存在着类似”潜规则”的灰暗问题,在安省,注册医生,注册护士,注册营养师,注册助产士,土著社区认可的土著营养师均可签发这个补助申请,签发的依据更是邪乎怪异,不需要任何医疗诊断,没有任何法律监督,仅凭”吃福利人”说一句”我有慢性病”即可,这样的签发是否太儿戏天真了,再则,一个医务人员,秒秒钟的工夫,签署一张”特别食物补贴表”,就可从政府那里为自己搞到二十块大洋,那不费吹灰之力的半天功夫画上一千张表,理论而言就有两万大洋揣进自己的腰包,乖乖,这是一个普通劳工披星戴月干上一年也换不来的财富成果,仅凭这样的”劳动收入”,若所有的人都不顾道德与廉耻,异口同声道:”我有病,需要食疗补贴”,绝对把加拿大的福利体系顷刻间搞得灰飞烟灭,荡然无存。
很讽刺的尴尬,要不是安省的年度审计报告怀疑特别食疗补贴被人为滥领而造成极大的浪费的话,更多的国民可能还不知道我们的国家有这么一条救济慢性病患的奢侈福利条款,在造成的巨额铺张浪费中,几千人涉嫌冒领,骗取特别食疗补贴金,很多家庭的所有人员,都在同一种慢性病的招牌下拿取补贴金,这样的局面,难道还不是一种诈骗,难道还是光荣和正义,谁之过,这就是福利条款中想当然的制度性缺陷和人为性道德丧失的操作手段结果,还能畅想这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思想精神吗,还能严肃地对福利体制寄托道德的希望吗,非也,全是”福利汪洋”的放纵茫然;疲劳的政府应认真理性地思考社会福利体系是否还要继续这般貌似神圣的”玩食疗,弄补贴”,难道还不应该紧急地”叫停”吗。
“吃福利”在急速地变味变色,一些所谓的福利专家,不是去从职业的角度认真地维护福利制度之法律尊严,而是在丢失了基本的道德操守下,赤身裸体地狂猛钻掏社会福利体系的”漏网漏洞”,助纣为孽地帮煽燥鼓不法市井刁民欺诈行骗;”装怜悯之心,慷大众之慨,扮救世天使,窃税民之财”,这样的景象,是在斗胆挑战法律还是在尽心维护秩序,是凛然体现正义还是勇猛助长邪恶,应该把所有的丑陋百态放在阳光下,让税民大众仔细地看一看”斑斑庐山有否真实面目的嘴脸”,让善良社会辨一辨”滔滔大洋是否流向贪婪的村庄”,有道是:装神弄鬼不是侠客,财迷心窍应为贪匪,好逸恶劳难算勇汉,挖墙抠洞全入祸水。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