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自由党党魁之争暗战汹涌

本来大家期望在狄安带领的联邦自由党大败之后,能团结一致,选出领导人,和哈珀的少数政府再竞争。而目前的政治局面是,保守党明明是少数政府,却像个多数党政府一样宽心行事,且钱袋满满,保守党上周公开宣称该党不但没有欠钱,而且足够应对下一场联邦选战所需资金。相反,自由党这个正式反对党却有沦落的危险,同时还要为欠债而挣扎。两厢比较,真是饱汉子不知穷汉子饥。有道是穷且志坚。但是,联邦自由党现在还在内斗、撕裂,使得党魁之争尚未正式开锣,狼烟已起。一场围绕多伦多党部会议是否应当向媒体公开的争论更让自由党再次引起街巷笑谈。
上周的这个执行会议原本是早在两周前就制定好了游戏规则,就是一个闭门的党员会议,但是党魁候选人之一的李博Bob Rae却选择在会议召开的时刻向媒体呛声说,这个会议如果不对公众和媒体开放则没有参加的意义,另一个意欲参加党魁竞争的Le Blanc也声明不喜欢这样的方式。而叶礼廷Ignatieff认为,这是”家庭会议”,自然不方便别人参与了。且Ignatieff说了,他这样做是为了尊重会议主办方,因为他们早就议定了规则。本来这个方式完全可以在自由党内部解决的,但是大家偏要公开呛声,目的不言自明,那就是争相向公众表明谁才是开明的领导人。于是有人开腔了:Ignatieff不是老说哈珀有一个隐藏的纲领吗(因为哈珀老是避开媒体,不愿意将自己的党内会议曝光于公众,比如刚刚结束的为期的保守党会议就是不让媒体参加的),现在看来他也一样啊。Rae发货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这个会议的安大略方已经把Ignatieff作为一个领袖来看待,自然,同处于竞争者行列的Rae当然不满意。
Rae的话很重,”联邦自由党是一个政党,而非一个私人俱乐部”。他最终选择离场,抵制这个会议,对安省自由党倾向Ignatieff的伤心与愤怒溢于言表。另一党魁候选人Le Blanc则认为”所谓的有经验的自由党候选人应该显示更成熟点才对”,他认为目前的局面实在颇为孩子气。
明争的是这个,暗斗的还有。之前,Rae就着眼于Ignatieff的副党领的职位。Rae宣布辞去联邦自由党的外交事务评论员的职位,要求公正的展开党领竞争。他的这一着棋当然是看中了Ignatieff的副党领的位置的,因为这使得Ignatieff有更多的发言、出镜机会。但是,Ignatieff并没有沿着Rae设定的路子走,他并没有辞掉副党领的职务,也没有发表任何倾向性的谈话。不过,以前的肯尼迪是辞掉了安省教育厅长的职位来竞选党领的。
一场党魁之间的战役已经公开打响,自由党再也不可能有一个”和平的、专心于党的目标和纲领制定的党魁选举进程了”。联邦自由党内部的斗争当然只会让保守党高兴,就像自由党国会议员John McCallum说的,保守党会使用自由党的内斗来反对自由党。
Ignatieff和Rae这两位大学同窗,早在2006年底的党魁选举中就拼过了,最终Ignatieff略占上风,占据第二位置,Rae屈居第三。现在人们在想,目前只有三个候选人的情形下,也许,Ignatieff能赢得多数自由党人的支持,或许能在第一盘就决定胜局。而对于Rae而言,他的策略就是专注于经济,同时避免被对手哈珀视为不懂经济的领导人。这对于曾经做过安省省长的他来说也许没有多大难处。但是即使如此,曾经做过环保部长的狄安提出的绿色提升计划也曾经遭到保守党的攻讦和抹黑,所以Rae不得不对此高度注意。这也是他的谋士们目前考虑的重点。Rae 曾经是安省1990到1995年的新民主党省长,在他的任期内,安省正经历萧条,当初他的政策也并非很受欢迎。
中国有一句老话说:鹜蚌相争,渔翁得利。那么Ignatieff-Rae之争下,LeBlanc能得利吗?让我们来看看Dominic LeBlanc本人。LeBlanc不是等闲之辈,他在年纪轻轻之际就当选国会议员,今年才40岁,相当年轻,他的父亲Romeo LeBlanc曾是加拿大总督,也是特鲁多总理的好朋友和钓鱼伙伴。他本人是哈佛毕业,与奥巴马和Ignatieff都是校友。他还认为自己是自由党的新鲜血液,是两位老同学竞争下的另一个选择。对于周末的党内争吵,他把Ignatieff-Rae各打五十大板,他说:”我认为Michael错在不该把媒体关在门外,而Bob则不该抵制党的会议而选择回家了是。”他更表示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的开端。不仅如此,他稍早前就认为自由党到了该世代交替的时候了。相比之前的肯尼迪,他更加直言不讳。他说自由党要有一个整体的改变,基于这些考虑,也许他就是自由党的一匹黑马,当然他要真正出线,还得看大佬们的态度,也得看今后的5个月里加国经济的走势,以及美国经济的发展情形。当然也有评论家认为他的真正目的是为了下次的党魁竞选。
年轻的Dominic LeBlanc主打的是年轻因素,以及自由党需要更新换代的主张,引起了自由党内部的广泛讨论,甚至质疑。毕竟,这一次的竞选,目前为止只有3人参见,而两人的年龄超越60岁。Rae就质疑这样的观点有歧视年龄的主张,不可以唯年龄化。他说把一个候选人合不合格建立在年龄的基础之上是”愚蠢的”。Rae主张应该是”发展新思维、为加国和自由党应对改变的能力”作为候选人是否合格的标志,而不单单是年轻与否的问题。而实际上,尽管LeBlanc确实年轻,但是40岁的他已经在钮不朗克省作为国会议员已经6年,具有丰富的自由党基层工作经验。再说了,加国不是没有过年轻的总理,保守党的克拉克总理执政的时候才39岁,特鲁多总理上任时也才40多岁。另外,明年的党代会是否真的会实现世代交替,也得看参加会议的党代表的组成情况,据悉,在参加会议的8000代表中,至少将有2000名年轻人。这四分之一的份额当然会思考世代交棒的问题,当然这并非说明他们就将投票给同一个人。比如也有年轻的党代表就说了,尽管Ignatieff属于老一代,但这并不证明他的思想和观点就是陈旧的。而年纪轻也并不意味着这个人会自动有新的观点。无论如何,拉拢年轻人,和博弈新的思维都将给自由党带来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对自由党和他们的支持者来说都是一件好事。而与此同时,努力钻研、效仿奥巴马的成功之道,比如对新科技的充分使用,以及简捷有效的筹款方式,都会给加拿大的政党政治运作带来新的变化。
根据上周的会议结果,明年的自由党党代会将于4月30日至5月3日间举行,党魁之争则将于5月2日揭晓。目前根据自由党制定的游戏规则,参与党魁竞争的入场费已经提高到9万加币,几乎是2006年的两倍,2006年的时候才5万加币,而且可以退还,这一次,则不将退还的。而对于宣传费用,党部给予每个候选人150万元的开销,也比2006年的340万元要少的很多,对于候选人而言是相当的考验。不过,2006年的时候,每个候选人有11个月的文宣期,这一次,他们只有不到半年左右的时间来推广自己的政见。不仅如此,捉襟见肘的自由党还要求每个候选人的10%的筹款充公。
这个财务规定也使得参与党魁竞争的人数大大减少,在2006年底的联邦自由党大会上,曾经有11个候选人报名参加党魁竞争,最终露面发表竞选演讲者也有8人。这一度让自由党代表票数分散、无可适从,不知道该支持谁。那也使得狄安能借着肯尼迪的帮助,后来居上,接连超越居第二位的Ignatieff和第三位的Rae。这次吸取上次的教训,加上自由党预算紧张,本身已经欠债累累,无法为候选人提供更多优惠条件,于是从财力上来限制报名人数。毕竟上次有实力的候选人目前多为债务所累,要想参加本次角逐,得好好想想,投入的资本能否收得回来。Kennedy就因为这样的规定不得不站在门外,2006年的选举使他落下20万元的债务,虽然不满意这个决定,但也毫无办法。他说这个决定有益于那些有大笔捐款者的候选人,但对依靠草根阶层的候选人则明显不利。在上个星期的会议之后,一度不肯表态的肯尼迪已经明确表示支持Ignatieff。但是,LeBlanc则欢迎这个决定,认为这是合理的。
毕竟姜还是老的辣,对自由党知根知底的Ignatieff一眼洞穿了世代交替能否顺利进行的党内深层次根结,他说,”只要我们选对了人,如果我们能让这个新一代的领导人有运作(党部)的自由,有启发(同僚)的自由,有领导(全党)的自由,对于自由党来说, 对于我们的民主来说就是一件好事。”确实,对于自由党来说,少点内斗,多点合作,团结一致,争取民众支持,再度执政才是正途。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