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保费为何这么高?

(1)
赵孝迩从香港移民多伦多,在多伦多开了15年车,最初开的是一辆二手车,保费每月140多元,4年后换了一辆新车,家也从北约克搬到了万锦市16街,由于在多伦多已经开了几年车,也就积累了一些车保常识,再次投保时赵先生就剔除了一些自己认为不需要投保的项目,保费降到了每月130多元。在2005年时赵先生不幸追尾撞上了前面一辆车,车速慢事故也不大,只是把前面那辆车的尾部靠近车牌子的地方撞凹了一小块,赵先生估计修车的费用不会超过1000元,就和那辆车的主人商量私了,赵先生说愿意出1000元给他,可是那位车主坚持要去车行检查后才能确定究竟要多少钱才能修好,双方只好互留了联络方式和保险公司的信息后分手。第二天,赵先生收到了这位车主的传真,车行的报价和修车期间的租车费以及往返租车行的公车费等加起来总共是4300多元,赵先生认为高了,打电话去商量,对方不肯让步。三天后,对方就将事故报告给了保险公司。接下来,赵先生的保费就涨到了每月180多元,赵先生知道是自己的错就服服帖帖认了帐,赵先生打电话给保险公司,被告知要连续3年涨他保费。3年过去了,赵先生看到保费还在继续涨,他又打电话去问保险公司,这次他被告知要连续涨5年,到了2010年,赵先生听说安省修改了车保规则,从当年的9月1日开始实行新规,保费会大幅下降,这个消息让赵先生高兴。到了2010年底,赵先生已经被连续涨了5年保费,终于熬到了出头之日,又赶上了安省开始实行车保新规,赵先生满怀着喜悦的心情迎来了他的车保的年度更新之日,没想到收到新保单时,赵先生傻了眼,他的保费每月又涨了差不多30元,这次保险公司告诉赵先生,要涨到第7年,才有可能降他的保费。赵先生开车规规矩矩,15年来,事故就出了这么一次,曾收到过停车罚单2次也都按时缴了钱,赵先生移民多伦多之前曾在美国和澳洲生活过,那里的车保一年才不过几百元,就是在香港也不过200多加元一年。在多伦多开车15年,不出事故保费也连年上涨,交给保险公司的车保费也有3万多元了,出了一次事故,平时的保费白缴了,还得额外再涨保费,来偿付保险公司对这次事故的赔款。赵先生想不明白,究竟为何他的保费会是这样?

(2)
其实,赵先生的遭遇也不是个案,加拿大安省的车保费如此之高,已是长时间以来民众关注的社会焦点问题。车在加拿大是生活必需品,每家每户都和车打交道,就像在加拿大脱离不了税一样,车保同样也是与生活密切相关的一件事。根据法律规定,车辆必须要有保险才可以在路面行驶。车主被强制要求必须购买基本保险也被称为三保(LIABILITY),基本保险包含第三者责任保险(THIRD PARTY LIABILITY,第三者的医疗费以及车辆或其它损失),事故赔偿(ACCIDENT BENEFIT,驾车者和车内乘客的伤亡以及受伤害的它人的伤亡),财产赔偿(DIRECT COMPENSATION OF PROPERTY DAMAGE,车辆和车内财产损失),和无保险伤害(UNINSURED AUTOMOBILE,受到未买保险或肇事逃跑的驾车者所造成的伤害)。如果购买了以上的保险再加上购买对自己的车辆由于自己的过失造成的损失比如撞车或自己开车撞向了自家车库或被盗或由于自然灾害引起的损失的保险,就称为全保(FULL COVERAGE),全保项目中对自己车辆保险的部分是非强制性的。另外,还有其它许多的保险项目也是非强制性的需要你个人作出选择,这些项目在保单上通常以专业代码表示,购买这类保险时,要先向保险公司弄明白具体含义,再决定是否需要购买。

即使购买了全保,也不是出了事故由保险公司支付全额损失,投保人需要支付一个底数,通常为500元至1000元。购买的保险项目越多保费就越高。对于很多初次购买车保的驾车者来说,通常搞不懂需要买哪些保项,也搞不懂去掉哪些保项会有什么影响会减少多少保费,这就需要在投保时向保险公司逐一了解清楚,到了下年度续保时再根据自己的情况做出调整,当然在投保时,最好能遇到一位耐心的和非常熟悉车保业务的经办人与你打交道。
安省的车保费连续多年只见上涨不见下降,然而,保险公司非但没有殷实获利,却不停地叫苦。安省的保险行业归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Financial Services Commission of Ontario)管理,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属于安省财政部的一个下属机构。这个委员会负责对保险公司甚至保险经纪人执业资格的审查,发放执业执照,没有执照不能行业,保险经纪每两年要重新考照。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也负责制定保险条列和规则,安省境内的任何保险公司不管属于哪个国家的总部下属都要经过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审核和批准,才可以增加或减少保险项目,每项保费数额的增加或减少也必须经过这个委员会的批准才能生效。也就是说,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在控制着安省车保费的价码。也可以说,赵先生的保费也是受这个委员会的控制,是什么原因使得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操控的保费价码如此之高?

(3)
记者在本周访问了知名车保专业人士LI YANG。据他介绍,安省的车保覆盖的项目是全北美最多最丰盛最复杂也是受保获利最高的。另一位车保专业经理LINDA也有同感,她说,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已有上百年历史,制定的条列一本摞一本密密麻麻几万条,复杂的程度让从业人员已经无法全部熟悉,LINDA从业的保险公司常年雇用7个全职律师,专门研究保险条列。也有一些保险公司雇佣大量的IT人员,按照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的规则和本公司繁复的保项,对保费和理赔不断修改程序。LI YANG认为,买车保险不是存款,积攒等到出了事时拿出来用,投保人的保费给了保险公司就不归个人使用,而是依照大数法则,大家的保费收起来赔出事故的那个人。也就是说总体出事故越多,保险公司赔出去的钱越多,分摊到个人的保费就越高。一般情况下,投保人6年不出事故保费会下降,这种情况会被保险公司归在A类,对于出事故的归在B类,不同的保险公司对出事故涨保费的时间长短也不同,一般都会连续涨5年至7年的时间。而出事故的记录会永久保留在保险公司的案卷中。LI YANG和LINDA都认为,除了正常经营成本比如人工和办公场地等之外,保险公司花费最大的一块是事故赔偿(ACCIDENT BENEFIT),这也是导致保险公司连年亏损和投保人保费连年上涨的根本原因。据LI YANG讲,他从业的公司去年在安省亏损了13亿元,在去年9月1日前,每天报上来的人身伤害索赔案就有300多个,公司3万多全职理赔人员还忙不过来。投保人被强制性地购买的事故赔偿(ACCIDENT BENEFIT)的钱都送给了索赔案子还不够,保险公司每年还要再搭进去数亿元。去年9月1日前,按照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的规定,对于非灾难性损伤的药费和治疗费赔偿的上限为10万元,护理费的上限为7.2万元。对于灾难性损伤的药费治疗费和护理费上限为1,00万元。还有看护费每周上限250元,打扫整理房间费用每周上限100元,还有80%净收入的收入补偿,赡养人福利补助每周75元。LINDA说,这种规定也是遵从加拿大人权法的宗旨,人权法要求,对于事故人身伤害的索赔,必须3天内给予赔偿。LINDA说即使是遇到诈骗,也只能是先赔了钱,再打官司。在加拿大卷入一场官司不仅要耗费财力人力,还要有旷日持久的耐力。而保险公司和诈骗犯打官司的花费当然也要投保人来分担。保险公司依据上年度的理赔总额来计算下一年的保费定价,由于事故赔偿(ACCIDENT BENEFIT)逐年增多,每个理赔的平均数额从几年前的1万多元,已经直线上升到现在的7万元,保险公司收不抵支,出现巨额亏损只好大幅提高保费。这种情况导致了安省的保费居高不下长年位居全北美之首。根据这个情况来看,就是说,赵先生15年来缴的保费除了少部分(大约14%)赔偿给那一次追尾修车之外,大部分的保费都被安省频繁发生的事故赔偿(ACCIDENT BENEFIT)给卷走了。

(4)
由于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的丰厚赔偿规则,事故赔偿(ACCIDENT BENEFIT)在安省已经形成了一条多工种参与的产业链。那些不良律师,护理师,按摩师,心理医师,拖车司机,救护人员,还有专业性的街头线人,固定哨,二级承包商等等,眼睛都盯着事故现场,高额利润的诱惑,甚至使得一些人放弃了工作,以吃保险为生。在街头巷尾故意制造些小车祸碰伤车,这类的小单生意只是那些碰瓷人员干的事。而在产业链内干事的专业人员接的是人身伤害的大活。不用说伤亡,就是撞车扭了脖子也能从保险公司弄出来几万元,如果接到了由于撞车患上了心理毛病或者直接造成了伤残这样的单子,赚头就更大了。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的部分规则让诈骗者有机可乘,从而损害了公众利益。针对日益增多的事故赔偿诈骗案,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修改了事故赔偿的部分条款,新规已于去年9月1日生效。新规的重要改变是将非灾难性损伤的药费和治疗费的上限由10万元降低到5万元,护理费上限由原来的7.2万元降低到3.6万元。但是,对于新规生效前的事故赔偿仍有2年的按照旧规索赔的宽限。LI YANG说,他从业的公司的律师已经启动法律程序,诉讼保险诈骗的不法律师。由于有2年的旧规索赔宽限,事故赔偿造成的损失会存在滞后消化期。今年安省的保费仍然平均上涨了25%,多伦多有大约500多万个车保,平均保费已经达到了大约每月200元。虽然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的新规降低了事故赔偿的上限额,但是保险诈骗若得不到根本性的控制,保费还是会上涨。无论如何,安省金融服务委员会已经朝着降低保费的目标迈出了一步。LI YANG说,阿尔伯塔省与安省有相同的情况,修改了车保规则后,保费就降下来了。LI YANG相信,安省的保费由于修规也会下降,但是,不是在今年,可能要二年以后。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