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油管让加拿大颇为揪心

6月25日,奥巴马在华盛顿乔治敦大学发表的减排讲话在加拿大引起高度关注与巨大反响,以至于自然资源部部长奥立弗立即举行记者招待会,对奥巴马的讲话作出回应。加拿大的敏感所为何来?这是因为奥巴马点到了加拿大的一根最为敏感的神经—-即加美输油管道是否修建的问题。

世人多不知道的是,按已探明储藏计算,加拿大是仅次于沙特和委内瑞拉的世界第三大石油蕴藏国,世界第六大石油生产国,更是超过沙特和委内瑞拉的美国石油的最大供应者,其所产石油几乎全部输往美国。然而,近年来,加拿大石油产量飙升,输油管却运力不足。四年多前,“横跨加拿大公司”即提出了修建从加拿大西部阿尔伯塔省产油地直通美国得克萨斯墨西哥湾炼油厂的“超大型关健石输油管”计划。这一计划得到阿尔伯塔省和加联邦两级政府的鼎力支持,但却遭到美国环保人士,部分主流媒体和民主党人的强烈质疑与反对。因此加拿大寄希望于奥巴马最后拍板。一年前,奥巴马鉴于大选在即,以路线需要绕开内布拉斯加地下水源为由,将决定推迟。加拿大输油管公司随后对油管路线作出了相应修改,一年来加拿大人眼巴巴地等着瞧奥巴马会作出何种裁定。

结果,奥巴马在演讲中是这样说的:“批准关健石输油管需要这样的结论,即这样做需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而只有在工程不会显著恶化碳污染(排放)问题时才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他又说,“输油管对我们气候(变化)的净影响对于决定这一工程是否进行绝对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它们是密切相关的。”奥巴马的话是什么意思,让加拿大人有些吃不透摸不准。美国国务院曾先后发表过两份环保评估报告草案,其基本结论是,“输油管对环境的影响并不太大”;可是美国环保署则对此提出了质疑。此外,重视能源安全的共和党人支持输油管的修建,而有环保情结的民主党人则多反对修建。这都让以节能减排为已任的奥巴马总统难下决断。

奥巴马在讲话中似乎是提出了个先决条件,那就是“不会显著恶化碳排放问题(NOT SIGNIFICANTLY EXACERBATE THE PROBLEM OF CARBON POLLUTION)”。横跨加拿大公司的发言人说,全加拿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只占全球排放总量的2%,而生产油砂油时的排放量又仅占这2%中的5%,因此对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水平的影响可说是微乎其微。这位发言人说,“如果不修建关健石超大输油管,很显然,石油将通过卡车、铁路和轮船运往市场。而此类运输则会显著地增加全球温室气排放。”

然而似乎欧洲和美国对加拿大的油砂怀持成见。欧盟一直在谈论要将加拿大油砂石油打入另册,即列入“脏油”名单。而《纽约时报》亦在去年的一篇社论中指责加拿大的油砂开采是高耗能高排放,并明确反对修建这一输油管。而奥巴马在此次讲话中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也称加拿大油砂油为“焦油(TAR)”。因为加拿大油砂油不同于中东轻质油,它成粘稠状混于泥沙之中,开采时需要注入并消耗大量热水与蒸气(因此而高耗能)使其分离,再加以稀释才能输送。

奥巴马讲话话音未落,加拿大能源部长奥立弗立即在多伦多举行记者会进行辩解。他指出,输油管建成后所要输送的石油中的20%是来自美国北部的北达科它和蒙大拿等州的,“那都是轻质油,(温室气体)排放明显低。”他又解释说:即便是来自阿尔伯塔的油砂油的排放也要比美国从委内瑞拉进口的重油的排放量低。他一再强调,关键石油油管道的修建符合美加两国的利益。他指出,输油管带来的“经济好处是明显的和压倒性的”,不仅有助于促进两国的经济增长,增加政府收入,更有助于增加就业岗位。另一方面则可保障美国的能源安全,因为从友好邻国和亲密盟友加拿大增加进口石油,可以取代美国从不安全地区的进口(即指从中东和委内瑞拉等国的石油进口)。

显然奥巴马所提的标准本来就模糊不清,加拿大对它的解读自然也是众口纷纭:有人感到乐观,对获得奥巴马的批准抱有信心。但也有人认为奥巴马的话近于是对输油管判了死刑。现在人们只好等着瞧将于今年秋天出台的美国国务院的正式评估报告的结论如何,奥巴马基于此又会做出何种决定。在此之前,加拿大人悬着的心将难心落地。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