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打头阵制裁俄国

乌克兰政局翻转,俄罗斯乘机接纳克里米亚,美欧随之对俄罗斯启动制裁,七国集团接着宣布将俄罗斯排除在今年的G-8峰会之外,美欧与俄罗斯的关系于是滑向冰点。人们可能没有注意到的是,在这波对俄罗斯的制裁浪潮中,尽管旗手仍然是奥巴马,但站在潮头上的弄潮儿却是加拿大总理哈珀。

早在乌克兰民众在基辅独立广场示威之时,加拿大政府在西方国家中就第一个不仅在口头上表态予以明确支持,其外交部长贝尔德更是亲自跑到基辅街头加入抗议,要求.亚努克维奇下台。乌克兰临时政府成立后,加拿大第一个予以承认,并立即宣布提供2.2亿美元的援助。在克里米亚决定举行全民公投并得到普京支持后,加拿大政府又是第一个召回了其驻俄罗斯大使,第一个宣布了对俄罗斯高官实施禁发签证和资产冻结的制裁。加拿大政府还立即冻结了同俄罗斯的一切军事交流,不仅取消了俄参谋长的访加邀请,还驱逐了正在加学习的9名俄罗斯军人。哈珀总理还是乌克兰变局后第一个亲临基辅访问的西方首脑。在此次核安全峰会上,又是加拿大第一个提议将俄罗斯驱逐出G-8,只是由于欧盟的顾虑,才改为中止俄罗斯今年与会。

加拿大的表现惹恼了俄罗斯,于是以眼还眼,宣布对13名加拿大政要实施禁入俄罗斯的制裁,其中包括加总理高级顾问、众议院议长和数位议员。俄外交部声明指出,这是对加拿大此前对俄罗斯实施的一系列令俄罗斯”难以接受的”的举动的回应。俄外交部发言人还暗示,加拿大的行为可能对两国在北极问题上的合作产生负面影响。

其实,加俄关系陷入冰点,应了中国那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格言。加俄关系一直龃龉不断,其远可追溯到冷战时期,其近则表现为对北极的争夺。冷战年代,美加两国签有”北美防空协定”,防的当然是昔日的苏联和今天的俄罗斯。尽管冷战业已结束,但此一协定仍然有效。数年前,美国曾要求加拿大加入美国的反导系统,加拿大当时并没有作出明确回应,但现在加拿大联邦参议院已开始对此重新进行评估审议,加入反导的可能性正在变大。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上周在蒙特利尔演讲时指出:普京正在改写欧洲二战后的边界,如果让其得手,其他国家也将面临同样命运。她表示,俄国野心毕露,重新开启了其北极地区的多个军事基地;其战机已恢复对加拿大北部和美国阿拉斯加地区领空的逼近飞行;对有着漫长北极海岸线的加拿大来说,北极地区已成为一个紧迫问题。希拉里建议加美两国在这个问题上”需要结成一个统一战线”。

当时加拿大外长贝尔德等政府高官都在座聆听,希拉里的话恰好点中了加拿大的一块心病,那就是两国对北极地区丰富的能源资源的争夺。去年底,加拿大政府向联合国递交了一份对北极海床的声索报告,将北冰洋120万平方公里的海床纳为己有。但哈珀总理对这份报告仍不满意,因为它没有将北极点纳入声索范围。哈珀要求科考组补充申报资料,将北极点纳入加拿大的声索区内。其实,俄罗斯已在加拿大之前对北极点海床提出了声索,早在2007年就将俄国旗插到北极海床。哈珀对此耿耿于怀,所以自上台执政以来,他年年都要到北极地区考察,至今已是第8次,同时琮年年在北极地区举行军演,这在加拿大历史上可说是空前绝后的。

加俄关系紧张,还有一层缘由,那就是哈珀总理本人习惯于透过意识形态的眼镜来评判世界。在哈珀看来,普京治下的俄罗斯远不符合西方的民主准则,因此对俄罗斯作为G-8成员并不合格。在美欧领导人中,哈珀第一个表示将抵制在索契举行”G-8″峰会,他同时还敦促盟友将俄罗斯驱出”G-8″。哈珀在讲话中不说”G-8″,而称之为”7加1″,明确地将俄罗斯视作非我族类,打入另册。哈珀日前访问基辅时,甚至有意使用了”自由世界”、”普京政权”这样的冷战式语言,他说,”我想,重要的是我们自由世界不接受对克里米亚的占领,我们将继续抵制并实施制裁。在(俄国)结束对克里米亚占领前,(加拿大)同普京政权是不会生意照做,一切如常的。”

哈珀对俄罗斯的强硬姿态得到加拿大朝野的普遍支持,但同时也引发加拿大一些同俄罗斯有某些贸易与投资关系的企业的忧虑。对此,哈珀已发出警告,要他们准备好为更大的国家利益承受痛苦与牺牲。其实,哈珀政府所以敢对俄罗斯如此强硬,也是因为加拿大同俄罗斯的商贸关系远不如欧盟那么密切,加俄双边年贸易额不过区区30亿美元,仅相当于加美两国一天半的贸易量,这也是哈珀的底气所在吧。

 

新闻链接:
报复加国 俄罗斯禁13加国政要入境

为了报复加拿大宣布支持美国就乌克兰问题制裁俄罗斯,俄罗斯外交部3月24目宣布禁止13名加国高级政府人员入境,但加拿大总理哈珀和外交部长John Baird不在这份名单上。

被禁止入境的加国政府要员包括: 国会议长 Peter Van Loan ,内阁事务助理秘书 Christine Hogan ,枢密院秘书 Wayne Wouters ,内阁事务助理秘书 Jean-Francois Tremblay ,参议员 Raynell Andreychuk ,加拿大乌克兰事务协进会全国主席 Paul Grod ,保守党国会议员 Dean Allison和 James Beza及 Ted Opitz ,自由党国会议员 Chrystia Freeland ,自由党国会议员、前联邦司法部长  Irwin Cotler ,新民主党国会议员 Paul Dewar 。这13人分属于不同的党派与团体,但都是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后,支持乌克兰现任政府,反对俄国吞并克里米亚的活动人士。

在俄国宣布对13名加拿大政界人士实施禁止入境等制裁后,加拿大外交部部长贝尔德表示,“受到俄国制裁是一枚荣誉勋章。”他说,俄国今天宣布制裁的这些加拿大人都是在一个国家遭到吞并危险之际挺身而出,勇于说话的人。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