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问责法,反对党“叶公”有无好龙勇气?

3月6日,以韦恩为首的安省新政府向议会提出一项新议案,强调加大政治问责性,提高公共机构透明度。如果这一法案获得通过,将使安省成为全国最为透明公开的政府之一。非党派、专门负责监督省府运作的安省申诉专员马林对此表示支持,称这一举动将是安省巨大的飞跃(Huge Leap)。一些主流媒体也发表社论和评论,认为这是一件“大事”,安省两个反对党应该支持这一立法。

3月11日,省府进一步提出,将所有省议员薪酬冻结至安省实现财政平衡之后的2019年。在此之前,自由党曾于2009年提出冻薪两年,2011年又提出再加三年冻薪。如果此次冻薪提案获得通过,省议员将实现连续冻薪十年。而如果两个反对党阻止议案通过,从下月1日起省议员将涨薪6%。

加强政治的透明度,提高问责性,这对省议会中的每个政党来说都是一个压力和挑战,对百姓来讲却是一件好事。在安省实现收支平衡之前,需要控制薪酬支出,继续冻薪5年,省议员首先应该以身作则,为安省公务员作出表率。但至今为止,安省两个反对党对这一提案的态度则不明朗,依旧以斗争、谴责的方式对待这两个举动。一向要求执政的自由党政府更加开放透明的保守党和新民主党,此次碰到了一点小小的“难题”:问责法案不仅要求执政党(包括省长、内阁部长和省议员等等)在网上公布自己的费用支出,也要求反对党领袖及省议员同样在网上公开自己的费用。

“叶公好龙”不对自己
此次两个反对党的态度不明朗就耐人寻味——如果我们把追求问责和透明度比作各个政党对龙的崇拜和喜好,那么平时经常把这些词掛在嘴边上的保守党和新民主党,此次在“真龙”现身到自己屋中、想满足他们“好龙”的喜好之时,他们却丧失了勇气,忙不迭地以避之,反而指责、挖苦把真龙请进房间里的人。这就正是中国古代传说“叶公好龙”的典型代表。

保守党和新民主党是否只有勇气要求别人“好龙”,难道真的没有勇气要求自己也“好龙”?

也许他们知道,“真龙”对他们自己也有很大压力。自从韦恩出任省长以来,一直力主推动政治的开放与透明。在她的主导之下,执政党率先主动将省长和内阁成员的开支费用在网上大公开。两个反对党领袖也曾公开过自己的费用,但是在问责法案提出的前一天,省长的费用及时更新,反对党领袖的费用通报则没有更新,有一个甚至停留在2011年。据查,在公布的数据中,胡达克还有13,271.30元的费用不知所踪,贺华诗也有数月的费用尚未公布。

议员开支网上大公开,对提高公众对政治人物的监督起到很好的作用。联邦保守党在参议员开支的事件上引起轩然大波,就是因为保守党中央利用这些非民选的参议员从事政党竞选和筹款活动,并想国家申报费用,被媒体揭露之后又企图用总理办公室幕僚长的私人支票掩人耳目。在省议员方面,保守党前省议员舒尔曼(Peter Shurman)自己的选区就在多伦多边上的康山,却把自己在尼亚加拉瀑布的住宅来报销,每年申报2万元。拥有一架私人飞机的舒尔曼还称,11万2千元的年薪对他来说不是很多钱,因此生活拮据需要住房补贴。被媒体揭发之后,舒尔曼和党领袖胡达克说辞不一,一个说经过了党领袖批准报销,一个说根本毫不知情。

「开放政府」增强民众参与和监督
韦恩在竞选党领袖之时,就提出增大政府的透明度和开放性。自一年前出任省长之后,韦恩提出了“开放政府(Open Government)”的理念,展现了与前任不同的作风。这一理念要求政府寻找新的方式,让民众知情和参与。一方面是利用新的科技和各种创新的渠道,在政府决策公共交通、地区经济发展、和财务政策等方面,让民众有参与、知情和提供建议的机会。另一方面是让公众瞭解政府作出决策时所用的数据和事实依据,政府特别开设网上开放数据库,公布更多的信息如交通堵塞情况、学生成绩、医院等候时间等数据。省长也举办过多次圆桌会议、公众论坛和网上论坛等等,开辟更多与民众互动的工具。再一方面就是加强对省府各个机构的监督和透明,这正是此次问责法案提出的内容。

“开放政府”的方案将能加强政治问责性,提高政府事务的公开透明,将更多的权利交给监察专员。所有政党应该站在解决问题而不是政党斗争的立场上,看待这一法案。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