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在乌克兰种棘藜得刺

乌克兰戏剧性一夜变天,俄罗斯兵临城下,这让全世界都绷紧了神经。乌克兰过渡政府指责俄罗斯”入侵”,承认国家处于灾难边缘,要求北约帮助其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美欧等国严词要求俄军撤出克里米亚,却被普京总统所断然拒绝。一触即发的紧张局面让人们担心:这是否会导向一场流血冲突,乃至乌克兰的国家分裂。

战争危机让欧美陷入了空前未有的尴尬:西方不可能为乌克兰同俄罗斯开战,重新站起来的俄罗斯可不是伊拉克,西方付不起大战的昂贵代价,而即使付得起,也无法打赢,同时美欧的民意也不会支持这样一场咎由自取的战争;而西方想推动安理会通过不利于俄罗斯的决议也绝无可能,因为俄罗斯手中握有一票否决权。

西方陷入如此尴尬境地可以说完全是苦果自尝。多年来,西方一直对普京和他治下的俄罗斯抱有意识形态敌意。这是因为普京结束了叶利钦时代向西倾斜的对外政策,转而奉行东西兼顾的地缘政治战略,这让西方感到不舒服;同时,更因为普京主导下的俄罗斯特色的民主政治制度不符西方的民主准则,不合他们的胃口,所以俄国就一直被西方视作非我族类。因此,美欧通过以加入欧盟相诱惑,以颜色革命来演变,这一软一硬的两手来剥离俄罗斯的外围,孤立俄罗斯。 同时,美欧又以伊朗威胁为幌子,在俄周边部署反导系统,以削弱其导弹优势,挤压其战略空间。

美欧的颜色革命在一些国家业已得手,正是受此鼓舞,美欧在乌克兰想再拭身手,试图让橙色革命卷土重来。人们看到欧盟外交代表阿什顿、加拿大外长贝尔德和美国多位议员先后出现在基辅街头,公开支持并鼓动反政府抗议活动。外国高官明目张胆跑到他国加入反政府示威,要求一国合法当选的总统下台,这在国际上是极为罕见的。就在她(他)们离开后,基辅街头暴力即急剧升级,抗议人群推翻车辆,焚烧轮胎,基辅独立广场一时间浓烟翻腾,形同战场。但如此明显的街头暴力,却被美欧称为”和平抗议”,谴责亚努科维奇对”和平示威”动用警力。美欧的双重标准及其用心于此可见一斑。

西方之所以陷入如此尴尬,还因为他们当初错估并低估了普京的意志和俄罗斯的实力。他们显然没有意识到,今天的俄罗斯已不是上世纪90年代的俄罗斯了。在普京的治下,俄罗斯已恢复了元气,增强了国力和军力,振作了民族精神,重建了民族自信,已不会对美欧的气指颐使逆来顺受,更不会接受西方最后通谍式的警告。人们从南奥塞蒂事件中清楚地看到,在伊阿两场战争和金融危机之后,美欧的国力和影响力都大不如前,无意愿也无能力再打一场大规模战争,何况是为他人火中取栗的战争呢(但愿日本能早些明白这一点)?当然美欧对一些小国弱国仍然会挥舞大棒耀武扬威,但面对俄罗斯这样的劲旅,它们除了虚声警告以外,手上可打的牌并不多。现在欧美正在考虑将俄罗斯逐出G-8,但这只具象征性意义,对俄罗斯来说并无实质性损失。另一选择是实行经济制裁,可欧洲高度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不得不小心行事,以避免自伤过重。对俄实施金融与投资抵制可能会产生一定作用,但这样的损失在普京看来似乎比不上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利益重要,更何况如果没有安理会决议还有中印等国可以补缺填空呢。

美欧政要以及西方舆论都试图将乌克兰抗议人群同亚努科维奇政府的冲突描绘为反独裁”民主运动”,这是在自欺欺人。人们知道,亚努科维奇是在全民投票中合法当选的,当时欧盟也是派出了观察员的,其结论是:选举是”自由和公正的”。因此,亚努科维奇像奥巴马总统一样,拥有合法授权来贯彻他认为符合国家利益的内外方针。可当亚努科维奇决定靠近更愿意提供康慨援助的俄罗斯时,美欧便公开怂恿并支持街头反政府示威活动,一心要将乌克兰拉离俄罗斯怀抱,甚至无视2月21日亚努科维奇同反对派达成的联合组阁成立民族团结政府的协议,而促使局势的急剧恶化。

可美欧忽略了乌克兰东南部俄语族群的经济利益与情感取向,低估了普京政府争夺乌克兰的意志与决心。西方没有想到,正是他们一手导演的这场街头革命将乌克兰推向了东西分裂、族群对立的悬崖边。

对普京的决断和俄联邦议院的决议,美欧是既震惊又愤怒,但却是无可奈何:虚声威胁对俄罗斯不起作用,改软语温言也未入普京法耳。首先是美欧挑起了这场危机,但现在它们却不知该如何收场了。不能不承认,西方现在确在为维护乌克兰的主权与领土完整心急如焚,可使出浑身解数却无济于事。西方”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不知当初那些蓄意挑起这场危机的西方政客们对造成如此危局内心深处是否会有所忏悔?这应了那句”种荆棘者得棘藜”的西谚。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