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之旅的记忆

平安夜的最后一分钟,我们的飞机在皮尔逊机场降落。狂风飘举著雪云,落地时化成一串串雨珠。我们三人的古巴之旅,正在这雨夜完结。回想过去的八天七夜,是我有生以来过得最快乐的日子。不仅仅是因为那乳白色的沙滩、湛碧的海水、怡人的日光和耀眼的星空,更因心目中的女神陪伴在身边。她的一颦一笑,都点缀著那片人间净土,让它美得生动、美得完整、美得永恒!我由衷地感谢上苍赐给我一次完美的远途旅行,它把天时、地利、人和都揉在一起,融成一段难以磨灭的记忆。

12月17日,我们离开了多伦多。飞机刚起飞不久,美国总统奥巴马便宣布结束对古巴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政治封锁。那天,从多伦多一直到巴拉德罗(Varadero)都是晴天。天公似乎有意作美,不仅配合著国际时政的律动,也满足著我们这些旅行者的希冀。一下飞机,举头望见的是接近赤道的奇幻星海。清晰可见的银河自东到西贯穿古巴的夜空,彷如天女舞袖、神仙飞练,携著数不清的明珠美玉在凡人眼前炫耀。我们细数熟知的星辰,那猎户座和北斗七星依然光彩夺目,只是还有无数难以名之的璀璨光点皓明如月,让人顿觉身临幻境。陶醉之余,又不禁心生感慨。原本以为与中国霾气沉沉的夜空相比,多伦多的星河已足称惊叹,而孰料古巴之夜竟胜似多城十倍!当真是一空还比一空明。

更使我们感到快慰的是,接下来的七天,古巴的星河都一般明亮、天气都一般晴好,只有我们离开的那天落下些惜别的小雨。我因此不得不相信人心与天意本是相通的,大自然拥抱了我们的快乐,又勾勒出我们的不舍。而我们回报给它的,是站在沙滩上,疯狂地向海的那一边呼喊,任自己的回音随著海面的风飘散在无垠的夜空下。听说我们每个人的声音都会在宇宙中留下痕迹,并漫无止境地飘泊。也许有一天,它会飘到一个属于某个夜空中亮眼的恒星系的世界去,把我们的故事传达给那里可能生活的人们。也许到了那个夐远难索的年代,我也不知在这个宇宙里轮回过多少次,那时却会不会还保留著今世今时的零星记忆呢?也许,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然沉寂在亘古不变的海浪声里。

与夜空一般迷人的是巴拉德罗冠绝加勒比海的海水与沙滩。毋庸讳言,这两样风景是最吸引游客眼球的法宝。拥有充足日光照射的沙滩,常年不会失去它暖人心脾的温度。海浪的曲线是那样柔和,甚至比安大略的湖波还要温柔。在这个绝少工业化发展的地方,即便船行到深水之区,海底的世界依旧清澈见底。更加可喜的是,心中的女神为我们挑选了一处绝好的基地。我们的酒店坐落在巴拉德罗半岛的尽头。这个狭长细小的半岛,从东到西长22公里,从南到北的平均宽度则只有五百米。独特的地形形成了一个近似海峡或海湾的地方,大西洋的海水从东边涌向西边的古巴本土,首当其冲的我们的酒店,因此拥有一片独享新鲜海浪的沙滩。这使得周围的沙子异常洁白细腻,握在手里,如同一缕丝绸、一团烧制瓷器的高岭土。而再往西走一公里左右的沙滩,便不这般幸运完美了。那里有很多粗砾和海草,浪漫的感觉大打折扣。

当然,上天赐予的美景,若没有人的参与,则始终是一幅无神的彩画而已。在古巴,有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个是在渡假山庄里的世外桃源,一个霓虹灯耀满天星、五色酒映醉里人的忘忧世界;另一个是山庄之外的真实古巴,那个牛车与汽车齐行、朴实共市侩之气同在的当地社会。我们大部分的时间自然是在前者中度过的。那里的人对待顾客热情,服务周到。一些上了年纪的调酒师显得彬彬有礼,有的还让人肃然起敬。清理房间的女工只要收到小费,必定会做出一些让顾客惊喜的花样,比如将床单迭成天鹅的形状。受到良好招待的我,有时感觉古巴这个落后国家的服务质量犹在加拿大之上。因为在那里,只要付一些不算高昂的小费,对服务人员投以一个友善的微笑,你就会得到百倍的热情回馈,比之加拿大这个西方社会中服务人员的冷傲和司空见惯的客套敬语更让人心暖。

走出渡假山庄,便会看到一个更真实的古巴。城市的街道上,纵横交错的是1960年代时遗留下来的建筑。整个国家基本没有高楼大厦,民居都是一些一二层的低矮房屋,连同街道上行驶的老爷车,转瞬间就将游客从二十一世纪的大都市带回到半个世纪前的往事中去。一些已经陈旧但略显豪华的住宅是当年共产革命时逃奔到美国的古巴富室的居宅,如今则为共产同志们占据,令人一睹便有”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感慨。旅程的第四天,我们去首都哈瓦那观光,一路上便都是一般样的风景。

不过,这些在游客眼中看似停滞在数十年前的景物,正在悄悄变化著。古巴人对金钱的爱好和追求不减于任何一个已经高度发展的国家。我们曾遇到一个当地的黑人小伙,用流畅的英语告诉我们他热切希望到美国去工作,因为他已经厌倦了管辖著古巴这片土地的共产主义思想和政策。奥巴马对古巴的新政让他看到了美好的未来,他憧憬著能有一天拿到美国的绿卡,摆脱这个贫穷的社会。至于哈瓦那,则已看不到半点共产主义的气象了。那里的街道上到处都是陷人的圈套。有一些素描画师会跟著某一位游客不声不响地为他/她画画像,然后出示给对方看,索要金钱。从总统府到老城区的路途中,处处都有携著花篮、身穿花服彩衣并且浓妆艳抹的黑人女子,趁游客不注意时强行拍照、亲吻,然后索取15到20比索的费用。步行街的两旁,杂货店主不停叫嚷,有时看你是中国人,还会说出两句中文,并告诉你他们的产品是用中国的价格来售卖的。总之,这座城市由里到外散发著一阵熏天的市侩气,实难与那迷人的海滩、星空和醉人的美酒相映成趣。若非女神提早做足了功课,我和另一位伙伴也不知要堕入多少彀中。

比起哈瓦那的喧嚣,让人著迷的反倒是巴拉德罗这座在半岛与古巴本岛相接、人口不过区区三千的小城镇。到达古巴的第二天清晨,我便独自在城中环游了半日。整座城只有一条街道,两旁便是那三千居民的住宅。城镇很安静,居人也不会对游客随意下套。我顶著烈日,向不下二十个人打听镇上唯一一家卖花的店铺,想要在女神醒来之前,悄悄在她床头放上几朵玫瑰花,而所幸的是我得到的是热情的指引和帮助。当地朴实的民风与哈瓦那形成强烈的落差,也让我充分地感动。我忘记了这份感动源起何处何时,只朦胧觉得它似曾相识。当我离开公车,飞步奔回旅馆、经过大门的那一刻,一个念头在脑海闪过。Memories (酒店的名字),好像在遥远的某段梦忆里,我曾经这样莫名奇妙地奔跑过,穿过如此一处地方,却不知终点何在。人世的一切是否都由上天早已注定了呢?也许这个问题,我们今世无法回答。但我知道未来我的记忆中一定会保留著这样的情景:一束酒店的某张桌子上迎著朝霞晚风鲜艳欲滴的玫瑰花;一位阳光星影下,白裙飘飘轻胜雪、手舞香扇半遮面的佳人。也许,这将成为我在来世轮回后梦到的记忆。
东亚的过去与未来-海东的小中华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