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行偶遇记:Bowmanville小镇

多伦多一面临湖,另三面和众多市镇相邻。然而,东部的那些,除了看三文鱼回流的Port Hope和夏日沙雕林林总总的Cobourg外,总是默默无闻,鲜有介绍,或许同胞们是不屑一顾,觉得无景可观。走走聊聊曾经也是这样想的,可是在随兴得见后,一切都改变了,于是便将它们作为目的地一一走访,休闲的快意自然也是满满。不过,遇见Bowmanville却是一个意外,一个美丽的邂逅。

那是去年炎热八月的公民节。目的地是Darlington省立公园。虽说不是第一次光顾,但是交通堵塞使得我们只能提前下高速,从而迷路。原因是太相信GPS,谁知它竟然开了个小差,一下子把我们带过了头,带到了一个小镇。眼看沿街红砖房的那种复古味,满街的鲜花,给我满心欢喜,岂能让偶遇的惊喜就那么风轻云淡地飘去?

假日的老街King,静悄悄的,行人稀少,店铺大门大多紧闭,只有几家餐馆迎客,吃客看起来都是阖家组团而至,男女老少,非常温馨,由此可见中外的家庭观念大同小异。一溜的灯杆招贴和花团锦簇的氛围,也和故土的节庆气息相差无几。长长的老街,砖砌的店铺粉刷一新,只有屋檐下的年份才透露出百年多的历史。透过一家家的玻璃门和玻璃橱窗,走着瞧,会找到许多久违的快乐,或是老的招贴,或是记忆中的玩具,甚至一件古风外衣……最触动走走聊聊心底的是有一块橱窗上的字:庆祝160年,5代人,始自1854年。心想,这家小店该就是一座活的博物馆,装着小镇的野史,记着横跨三世纪的八卦。

和King交汇的Temperance街上,坐落着已有110年多的装饰艺术风格的红砖Town Hall。虽然只有两层,体量不大,但是非常精美,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和身后的现代风格图书馆相邻,依旧相当起眼。与之隔路相对的是St Andrew教堂也有80年的历史,红砖外观和Town Hall非常般配。这里的街心小花园里矗立着战争纪念碑,寄托着父老乡亲对为国捐躯男儿的永恒思念。

邻近的历史铭牌和室外壁画则细述了小镇的历史。原来,小镇的白人定居史也是离不开这儿丰饶的土地和充足的水力资源,当然也离不开英王室的赠地政策。最早的定居者是John Burk,Roger Conant和John Trull三家,时间是1794年。新世纪到来后,Burk率先开设了一家锯木坊和一家磨坊,位于Bowmanville Creek畔。随之,小作坊在邻近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于是人们称该地为Darlington Mills。这也该是同名省立公园名字的出处吧。1820年,Burk因要返回美国,把家产脱手卖给了另一家商户Lewis Lewis。

小镇历史上最重要的人物当属蒙特利尔商人Charles Bowman。他在1824年购得原属Burk的家产后,便大力改善作坊区的环境,把土地分割成宅基地出售,还兴建安大略湖畔的港口。随之,居民区很快形成,工商业非常繁荣,除金属制造业和装卸运输业外,还有皮革铺,牲畜交易,日用品买卖,马车修理和银行等服务性商号。Bowman还建立了当地第一个邮局。第一个邮差是Robert Fairbairn,在1828至1857年间经营邮局。所以,该地在1852年建立行政村时,大家一致同意用居功至伟的他的名字来做地名。这就是Bowmanville地名的来历。如今,Vanstone’s Mill作为最早的作坊之一,依旧安坐在Bowmanville Creek畔,见证着这段创业史。建筑遗产Municipality’s Visual Arts Centre,则是Soper Creek 流域早期作坊的幸存者。

进入20世纪后,Bowmanville开始建立了一批先进的大型制造企业,比如Dominion Organ and Piano factory,Specialty Paper Company,Bowmanville Foundry和Goodyear Tire and Rubber Company。这里的Goodyear可是美国之外的第一家。这些企业不仅为居民提供稳定就业机会,而且使得居民和社区有钱建造一栋栋精美的房子。走走聊聊只是在商业核心区转悠,就看到意大利,哥特复兴,北美殖民地和安妮女王等风格的建筑。不过,它们在1950 至1980年间也曾被拆毁过或遭受拆毁的威胁。但是,经过25年的修复,曾经的荣景又重现了,让人得以追忆,幻想往昔美好岁月。可惜的是:匆匆偶遇,还得匆匆告别。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