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的汉堡New Hamburg

驴友请不要误解,这可不是肯德基和麦当劳那种赴岛嘴里的汉堡,而是吃的汉堡得名原由的地名“汉堡”。

多伦多是在上加拿大首任总督Simcoe的规划下,由一群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德国移民在1793年开始平地而起的。其实,德裔是南安大略最早的白人居民之一,因此有许多为游客称为德国小镇的族裔聚集地。比如,滑铁卢,清教徒小镇圣积,最大枫糖浆节举办地Elmira,有安大略最后一座古廊桥的West Montrose,吃德国烟熏猪手的海德堡,曾叫柏林的基奇纳,走走聊聊以前已介绍过。这些德国小镇的先民们都有浓浓的思乡情结,把自己新的落地生根处用故土的地名命名,也让游客觉得非常亲切。

毫无疑问,多伦多西边130公里处的New Hamburg新汉堡的诞生也是同样的缘由。Nith尼斯河静静流淌。1834年,Josiah Cashman到此在河畔开设了一座水力锯木坊,竟不觉吸引了Amish门诺教徒到此定居。后来德裔也随之纷纷到来,开始形成以此为核心的小型社区。1845年政府进行土地测量,居民区渐渐成熟。6年后,由作坊主兼邮差的William Scott设立了一个邮局。当时有邮差取地名的传统,Scott取地名为新汉堡。这时人口已有500,已属远近闻名的大村镇。工商业很繁荣,包括陶瓷,马车和铸造等工业。1856年,铁路开通,再加上农业日加兴旺,大大促进该地为重要的区域性工业品农产品贸易中心,因此,次年设立为行政村。不过,设镇却已是1966年,时间已流逝110年。

因为找不到他人的巡游锦囊,走走聊聊到访时就长驱直入,最后随性地在老街路边停车。老街,一百多年过去了,应该样子变化不大,因为沿街都是保存完好的维多利亚式样商业老屋,散发着古朴的气息,让走走聊聊也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周末的缘故,街上几乎看不到步行者,车子也是偶尔驶过,显得格外宁静,也让人得以从从容容,毫无顾忌地东张西望。小镇主街不大,但还是可以发掘出些看头,比如,始于1855年的印刷铺和其历史壁画并肩,创办于1878年的社区周报Independent社址,协调相处的老厂房,以及德裔传统的木筋屋。

最雄伟的莫过于典雅的图书馆,建于1912年,为卡耐基基金会捐建图书馆之一。与之相连的是有些年头的消防站,前面树有小镇历史铭牌和一只没有说明的铜钟。图书馆另一侧便是战争纪念碑和铁桥。建于1936年的Hartman铁桥,貌似有些突兀,但也有装饰感,是新汉堡当仁不让的第一地标。桥头有一块图文细致的解说牌,可以得知,追溯到1882年原址始建第一座木桥。桥下就是小镇的母亲河Nith尼斯。走走聊聊觉得在桥上看风景真是很美。

尼斯河下游是溪水深流,波澜不兴,蜿蜒在两岸密密的绿色长廊。上游则是另一番景象,宛如一幅人工湖风景画,中央水坝上有溪流飞下,一前一后走在石堤上的恋人则装扮着大自然,增添了大自然所没有的人的灵动。水坝的两侧各有幽美的公园。西岸是Scott公园,是为了纪念那位邮差。公园主景就是矗立河畔高达50英尺的水车,建造于1990年,是北美仍在使用中最大的。东岸是Kirkpatrick公园,标志建筑是Gazebo 和Swan Pavilion。这里是Wilmot’s Swan Program之家,可以看到许多黑天鹅。孩子们为此逗留了很长时间,恋恋不舍。其实大人们也是如此。

和Kirkpatrick毗连的是小镇历史保护区,可以一窥著名的意大利风格建筑,建于1868年的Puddicombe House和新汉堡大屋,建于1847年的比利时Flemish式样的砖砌住宅Waterlot。它们的窗台,屋檐,外廊,木装饰,塔楼等,均值得细细观赏。让走走聊聊伫立最久的是消防站外墙上的巨幅壁画,惟妙惟肖地刻画了马车时代向机车时代迈进时的新汉堡街景。那些绅士淑女,孩子,店徒,消防队员,老式马车,新式汽车,肉铺,作坊和车房,不觉会让自己想起沧海桑田。也许,新汉堡之旅,可以称作怀旧之旅。(安大略小镇之恋)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