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游多伦多:在Necropolis墓地寻访历史

在 “走过天堂”中,走走聊聊曾分享过快活山墓园那如画的场景。如果说它是多伦多最漂亮的墓园,那么比它更老的墓园则有Necropolis。每当去维多利亚时代风情的椰菜镇散心,我总会去相邻的Necropolis静心。倾听古人离魂在微风中的呢喃,没有恐惧,只有对生命更透彻的理解。

这里埋葬着许多著名历史人物,光是作为 “well-known Canadians having served their country and their fellow citizens well”而镌刻在墓园名人墙上的就有12位。他们有:多位多伦多市早期市长,多伦多电话公司创办人John Ross Robertson,加拿大出生的第一位黑人外科医生Anderson Ruffin Abbott,世界划艇冠军Ned Hanlan,记者John Ross Robertson,多伦多第一个出租车公司创办人Thornton Blackburn,著名考古学家Joseph Burr Tyrrell,以及Joseph Bloor,Bloor 大街就得名于他。还有一座为因1838年叛乱而判刑吊死的Samuel Lount 和Peter Matthews所建的纪念碑。可以说,熟读他们,就熟读了半部多伦多史。

多伦多第一任市长William Lyon Mackenzie的墓地值得一访。他是加拿大在位时间最长的总理William Lyon Mackenzie King的外公,曾任多年国会议员,为加国历史上著名的1837年叛乱领袖。不过,走走聊聊没有一下子找到,从墓园管理员那儿取了导游图按图索骥也是未果。最后有人要落葬,管理员随行而至,看到我依旧毫无头绪,便举手指示。其实就几步之遥。另一位大家熟悉的便是联邦之父,记者和环球邮报创办人George Brown。布朗的墓,非常简陋,略高于地面的石棺上也只是刻着名字和生卒年月日。不过有非常明显的联邦政府所立的小标牌指路。

魅力政治家,前新民主党领袖,华人女婿Jack Layton林顿也长眠这里。墓园是他生前亲自选定的。墓穴于2012年落成,时值他逝世一周年。林顿的墓碑在墓园里属标新立异的:一是红砂石非常亮眼,有别于那些灰白岩石,二是树有头像,似乎绝无仅有。红砂石为Laurentian pink granite,让林顿的墓地和他的故乡魁北克连接了起来。至于惟妙惟肖的林顿青铜胸像,则是林顿遗孀,心灵伴侣邹至蕙亲手塑造。邹女士曾先后在安大略美术学院学习雕塑,在多伦多大学学习哲学与宗教,最后在贵湖大学获得美术学位。红砂石上镌刻着林顿的名言:Let us be loving,hopeful and optimistic. And we will change the world。

墓园里还有一处“The Resting Place of the Pioneers先民安息处”。话说Potter’s Field为多伦多最古老的墓地之一,位于Yonge夹Bloor。似乎先贤预感到未来这一带将成为城市首屈一指的商业街,会有LV和星巴克等在这里横扫,便早早地计划迁坟。他们首先想到的便是Don河岸椰菜镇的风水宝地。1850年,当18.25英亩新墓地Necropolis Cemetery一落成,便马上迁移了约6700具尸体。其中984具为早期Town of York开拓者遗体,在新墓园集中掩埋在同一区域,冠名先民安息处。Potter’s Field里其它的遗体,后来全部迁移至稍后建成的Mount Pleasant Cemetery快活山墓园。

漫步墓园,除了历史,还有恬静幽美的园景。整个墓园位于Don河岸,西部比较平缓,犹如公园,东部则陡峭,有台阶,宛如山林。满园都是大树,无论是嫩绿的春,翠墨的夏,还是橘黄的秋,萧瑟的冬,均别有韵味。各式的墓碑,象陈列的一件件艺术品,徜徉其间,趣味也是无穷。黑色花岗岩石雕塑“Onward” ,不仅是真正的现代雕塑艺术,而且可以安放骨灰。自然,最有艺术范的,应该是维多利亚时代的小教堂,这可是多伦多最美的哥特式建筑之一。那嵌画窗玻璃也为它增色不少。如果转悠下来还有脚力,不妨去一路之隔的Riverdale Farm,是多伦多动物园旧址,可以感受与墓园绝然不同的氛围。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