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红砖农舍The Gibson House

作为加拿大最大的都会,多伦多市政府并没有兴建殿堂般的市立博物馆。也许是多伦多已拥有加拿大最大的博物馆“皇家安大略博物馆ROM”之故。然而,多伦多市府并没有放弃展示自己历史和文化的机会,利用散落在城市各个角落的一栋栋历史老宅和一个个遗址,组合成一座别具一格的“多伦多博物馆”。当人们去寻访这一个个貌似不起眼的历史景点时,会漫步路过一条条历史老街,从而无意中又开阔了他们对城市历史的眼界和外延。也许有人会说,如此介绍历史显得有些零落纷乱。其实,有心人只要稍加梳理,一幅多伦多历史全景便呈现脑海。

归属这个“多伦多博物馆”的历史老宅或遗址共有10处。其中的9处,走走聊聊已在以前先后边走边聊过。今次要补上的是最后一处:Gibson House。老宅位于北约克高楼之间的一块宁静绿地中间,与热闹的Mel Lastman广场和宁静的北约克图书总馆隔路相望。可以讲,它的历史浓缩了周边地区的变迁。

David Gibson(1804 –1864)是第一代移民,来自苏格兰Forfarshire。移民前,他专门学习了土地测量技术,因为加拿大非常需要这方面人才。1825年,老Gibson移民加拿大后,先来到魁北克,不久即获得一份测绘专业工作。但是,他干了不久,旋即前往安大略,在通过考试后,于年底就被任命为道路测量副官;1828年,又被任命为快速道路测绘官。可以讲,早期多伦多的许多土地都是在他手中勘察完毕的。1829年,Gibson在多伦多北面乡村买了一个很大的农庄,这就是如今Gibson House身下的大片土地。

不过,Gibson依旧住在多伦多,而且对政治越加热心,是革命党人。最要紧的是,他在1831年成为曾任多伦多首任市长,1837年叛乱主将Mackenzie的副手。后来,还在1834至1836年间被选为上加拿大议员。作为革命党干将,Gibson积极参加1937年叛乱。可惜叛乱失败。他被政府通缉后,只得潜逃美国。一怒之下,时任总督下令烧毁了他的农庄。避走纽约州Lockport期间,他被雇为伊利运河的工程师。

1848年,避难11年后,Gibson因获得大赦而回到加拿大,但是没有选择住在多伦多,而是自己的农庄,虽然被任命为省土地测量官。因为原有的木架构老屋不敷使用,他在1851年新建了一栋乔治建筑式样的大宅Gibson House。他后来又曾任多个官职,还一度在Parry Sound开了一个很大的锯木厂,最后于1864年死于魁北克。去世时,他把大宅遗赠给女儿Margaret Jane。Jane则把房子转增给兄长Peter Silas Gibson。

Peter和夫人在此养育了10个孩子,一直居住到1916年。早在1913年,他就把农庄大部分土地分售了出去,仅剩大宅身下的一英亩。后来,房东不停变换,房客也是不停折腾。当时的北约克市政府,终于在1965年以象征性的1元购得,并因其为南安大略现存稀少的乡村红砖农舍,而指定其为历史文物。自1971年开设为博物馆后,它又成为多伦多乡土史的解说地。

如果要进入参观,首先进入的是加建的附楼。这里有礼品店和小型的历史陈列David Gibson Democracy in Government,也可以观看一段有关视频。随后,经过一条短短的走廊,便可进入真正的Gibson House。在走走聊聊看来,当时宽大的农舍,现在非常逼仄。不过布展非常紧凑,利用征集来的老什物,完整重现了旧时的生活场景。一楼四间房,分别为客厅,餐厅,厨房和老Gibson的工作间。工作间里的绘图台,以及台上的图纸和绘图工具,让人觉得似乎他才匆匆外出,马上就会回来。客厅曾是乡村的社交焦点,依稀可闻那些高谈阔论。二楼则有四间卧室和一间女红工作室。最好玩的是男孩卧室和女孩卧室。走走聊聊想,当年那么多孩子住在一起,一定是叽叽喳喳闹个不停。

Gibson House东侧,临近Yonge街,是在原来他家地盘上修建的街心小公园玫瑰花园。西侧隔路则是另一个街头小公园,叫Dempsey Park。公园沿街有一栋二层老屋,整修一新,非常漂亮,为Georgian式样,也受新古典主义影响。这是典型的旧时南安省乡村建筑,带有山墙,阁楼,老虎窗。其实,它本不在此,而是在如今Sheppard夹Yonge西北角,是一家叫Joseph Sheppard House的杂货店因为小店是当时社区的心脏和地标;慢慢地,居民们也就称店前的东西向乡道为Sheppard大道。这一路走来,多伦多的历史是不是变得很好玩?活生生的?这正是多伦多这些博物馆的小魅力所在。(多伦多那些地儿)

Toronto Museums名录:

摄政风格度假老屋Colborne Lodge
美军火烧多伦多:Fort York的见证
叛乱市长Mackenzie House
Islington客栈怀旧:Montgomery Inn
士嘉宝博物馆寻根Scarborough Museum
四世老宅Spadina House
The Market Gallery:圣劳伦斯市场今昔
唐谷边的烟囱Todmorden Mills
只有一间教室的乡村学校Zion Schoolhouse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