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家廉談移民部近期計劃

編者按:多倫多星報出版的《加拿大移民》(Canadian Immigrant)在2016年三月號登載記者Margaret Jetelina專訪移民部長麥家廉(John McCallum),談論移民部近期的計劃。關注移民政策的知名社區人士林達敏特將全文譯如下,讓讀者從中可以一窺加拿大未來的移民政策走向。

他(麥家廉)自己不是移民,隻是改了名稱的「移民、難民、公民部」部長。他對這職位並不陌生。在上次聯邦大選前,麥家廉部長是老資格的國會議員及資深的內閣部長,也是反對黨的移民評議員。他自從受命擔任該部最高職位以來,已顯示出他了解加拿大面臨的複雜問題。首先,就是要安頓數以千計的敘利亞難民。歡迎難民是他工作程序上的最緊迫的事,但麥家廉部長正在研究目前的移民政策,以及計劃未來的一年。在《加拿大移民》的專訪中,他簡單地提出這些計劃。雖然他沒有透露太多的細節,但指出幾項不久將有改進的地方,包括加速配偶團聚,改進處理想移民及成為公民的國際學生。

問:當你是反對黨移民評議員的時候,你對保守黨這個部門的運作方法,最大的關懷是什麼?

答: 很多!我們的主導思想,是以微笑歡迎移民,而不是怒目而視。對新來的人的接待和難民的歡迎,是我所關注的。但這已是過去,我們不再把目光集中在保守黨。

問: 你的政府已經表現出歡迎的運作方法。歡迎敘利亞難民也表示回到加拿大人道的根源。最近,加拿大高等法院擴大了人道同情理由。人道同情是否會是你運作方法的宗旨?

答: 是的,以微笑歡迎移民的含義就是同情。至於難民行動方面,我相信大部分加拿大人也相信—這做法是對的。加拿大人在歡迎難民方面做得很好,包括省政府、城市、安頓機構和商業。他們都參與,這已成為全國性的項目。

問: 有人關懷難民將如何融入勞工市場?他們是否大部分將從事剛踏入勞工市場的工作?

答: 我們有過不同的移民潮:匈牙利、烏干達、越南。在短期內,這是一項人道的表現。加拿大付出了代價來歡迎一大批人。在中期,他們成為勤奮的普通加拿大人。他們以就業和納稅來回報加拿大。他們生活安定之後,孩子成為下一代的加拿大人,而且繼續下去,過去的難民潮是這樣。我看不出為什麼這次會不一樣。

難民來自不同的情況和經歷。有些有高度的技能,有些比較差。加拿大需要各樣的人。甚至沒有太多教育和不懂英語或法語的人,都幹得很好。他們會學語言,同時從事適合他們技能的工作。

問: 難民是否適於幫助紐賓士域省對抗人口老化?該省前省長Frank McKenna近來提議新來者於該省居留幾年,以協助強化社區。

答: 我想在這方面,我們要幫助各省份。我企圖把難民分開,但你不能叫新來的人定居下來,這實在是一個問題。憲法不能限制加拿大人的遷徙,雖然有方法可以鼓勵人留下來,但是我們必須顧及憲法。

移民傾向跑到其他移民的地方。Frank 是對的——好像多倫多的城市有內部優勢。我們必須做成吸引力,使移民到別的城市。省提名移民的設立,就是使移民到別的城市去。例如緬尼吐巴已經成功,因為新來的人通常都會在那兒落地生根。

很肯定的,兩個最希望接收移民的省份是新蘇格蘭省和紐賓士域省,他們人口較老化。他們在談論魚廠需要人。他們用有力的行動去與難民接觸。

問: 關於家庭團聚類別。你答應從5,000提升到10,000。而且已經完成。那限額幾天之內就滿了。但有些人批評先到先得的遴選方法。有報導說有些移民顧問用速遞把一袋袋的申請送到辦理中心,以便在前面排隊。

答: 主要的事情是我們把數目加倍,2016年的行動已完結。2017年我們還有一年來評估。

問: 你覺得「快速入境」在舊年開始後怎樣?

答: 這是我沒有詳細留意的地方,因為我們集中在難民的情況。當我們是反對黨的時候,我們沒有批評也沒有讚賞這個項目,我們說會留意。不久我就會深入研究「快速入境」。

我們競選政綱的一方面,就是改善國際學生的情況。他們在這方案之下情況並不好。現在他們必須為職位取得「勞工市場影響評估」。他們有困難。我們要找尋方法來改進學生在「特別入境」和「加拿大經驗類別」之下的情況。

我們是老化的社會,與美國、澳洲競爭。很難想像有一批比國際學生更強的移民。他們有教育,對這個國家有相當了解,而且都會說英語或法語。我們要爭取他們。有一件事我們肯定會做的,就是再次讓他們在加拿大的時間,可以用來申請公民。

問: 你有其他移民項目的計劃,可以和我們分享嗎?

答: 我想告訴你另一我們正在研究的方案。目前申請配偶時間太長。當一個加拿大人和非加拿大人結婚,需要二年或更多時間才能團聚。這實在太久了,而且比其他國家更久。我的優先項目之一,就是解決這個問題。申請時間在很多方面都太久,但最嚴重之一是配偶。我們會取消兩年這條件。我們會讓配偶馬上成為移民。

問: 這個改變什麼時候會實現?

答: 不久。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