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瓶水走Don Valley唐谷(1)Taylor小溪的斑斕秋色

Toronto在土著語言中的意思有多種說法,河流交匯之處為其一,由此也從側面說明大小河流對城市發展的影響。多倫多城裡最重要的河流,應該是東邊的Don River唐河和西邊的Humber River漢伯河。在“一路不寂寞:閒步茶馬古道Humber Trail”中,我們曾走過漢伯河谷;這次,那就信步Don River Trail唐谷小徑吧。

走走聊聊第一次腳踏的唐谷步道是Taylor小溪一段。Taylor Creek為Don唐河流域重要的支流,在Forks of the Don處匯入唐河,歡快地向前流入安大略湖。為什麼叫Taylor小溪呢?Taylor好像似曾相識?是的,這個Taylor,就是那個在“磚頭是這樣做成的”一文中說起過的在唐河谷開磚廠的那個人。正是他對社區的貢獻,小溪就用他的名字命名了。小溪也叫Taylor-Massey Creek。Massey家族是加拿大農業設備製造商Massey-Ferguson的擁有者,與Taylor家族一樣在該河流域擁有大片地產。Dawes路與Taylor河交匯處的Goulding Estate,就是Massey家的祖產一部分。小溪還叫做Silver Creek和Scarboro Creek。

博友外星人曾介紹過Taylor Creek Park的秋色。有一年,大家不想開車很遠去看楓景,只想瞧瞧自己生活城市裡的秋色,於是便隨著外星人的腳步,來到了這個被他稱為“鬧市中的大自然”。這樣的說法,一點不為過。走走聊聊也為自己生活在這擁有眾多綠肺的都市而慶幸。更要感謝許多從事自然保護的前輩的抗爭,他們的抗爭和努力,使得DVP猶如山野之道,兩邊綠色無限。

公園位於Taylor小溪的下游。小溪的兩側都有鋪就的步行道,非常適合家庭出遊。這裡的秋色確實不差,是賞秋的醉美快餐。深秋,火紅橘黃的楓葉掉了許多,可是眩目的黃葉卻依舊掛滿挺拔的大樹,讓湛藍的天空越加澄澈。Taylor溪水,時緩時急,不變的是它的清澄。滿樹黃葉,滿地黃葉,溪流上飄過的是新鮮黃葉。當然背景是藍天。這不正是自己想像中最美的秋色嗎?蹣跚在黃葉之上,細細地,靜靜地聽沙沙的葉子響,幻想春天滋潤的花兒,夏天滿牆的藤蔓,冬天刺向參天的白楊樹幹。真是簡單而浪漫的遐想。孩子們,時而滾下坡,把自己埋在厚厚的落葉裡,時而蹲在溪邊,精心打撈挑選洗滌美麗的新鮮楓葉,不願回家。秋的腳步聲已越來越近。如果你也來這裡賞秋,也一定會像孩子們一樣流連忘返的。

後來,“按照行走在都市叢林”的計劃,在一個夏天,帶著幼女又繼續往Taylor小溪上游健步。從位於Victoria Park路東的 Warden Woods 出發,一路往東北至Birchmount路,方才折返。沿著Taylor小溪旁的步道一直走到Warden夾St Clair西南角,沿道是廣闊的樹林,稱為Woods非常恰當。它還與多個公園相連。在這個都市中難得的林地裡,有許多野生動植物。不過,沒有特別好玩的,只是一個單純的健步通道。

穿越十字路口,來到Warden夾St Clair東北角;再東行過輕軌橋下, 就可以看到Saint Clair Ravine Park。公園就依Taylor河谷而設,頗有野趣。小溪中還有鴨子浮沉。走走聊聊最喜歡的是緊鄰公園的一座民居。它那高高的柵欄和緊閉的木門爬滿了密密的藤蔓,使得民居和大自然渾然一體。走到Birchmont夾St Clair西北角折返時,可看見隔路醒目的雕塑。雕塑後就是Pine Hills 墓園,此前曾到此追訪過張國燾墓。Taylor河也從墓園中緩緩流過。

Taylor河的源頭,還可以從墓園繼續向北追溯,應在Sheppard夾Victoria Park附近的Wishing Well公園。公園非常熟悉,客居附近時,常常帶孩子來玩。不遠處的Wishing Well Woods是很小的楓林,但是其秋天也是異常的艷麗,非常令我懷念。乃至每年秋天路過,都要去溫習一番那熟悉又陌生的楓紅。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