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活著等待神州神曲

前國軍轉進來台,抗戰貢獻被抹煞,但至少還能活著;左岸的投共及降共者,面對毛領導,都相對很難活著;先是被俘,若是搞特工者不降即殺,歸順部隊優先派去韓戰,讓美帝消滅,省得浪費子彈;參加人民公社失敗者縱然未餓死,也逃不過文革鬥黑五類;之後還活著的都走不動了,同意共黨專政則讓你勉強活著。

    張藝謀電影《活著》被禁演,並未以強烈手段抗爭,因此影壇地位仍然活著。現在國黨第三度沒有執政,但要孫文仍[活著]撐場面,但越撐越難看;同樣的,大陸也有相同問題,島民活著等著看,到底共和國兩個撒旦,歷史地位如何繼續活著?

    張藝謀名副其實多才多藝,把洋人蒲賽尼所編中國故事《杜蘭朵》改編成戶外景觀露天歌劇,大將雄風手法;北京奧林匹克運動會開幕總導演,氣勢恢弘,夢幻般地展示中國文化。其拍攝的電影進軍奧斯卡數次,卻皆鎩羽而歸,奧斯卡成了心中永遠的痛,但無損其成就,仍然票房活著。由於父親是國黨,被歸納為黑五類,幼年飽嚐辛酸生活窮困,他賣血為買照相機,開始學習拍攝,走入影壇事業生涯。他必須活著,而且要多子多孫,責任是告訴世界,中國人是如何艱難困苦掙扎活著。他導演的《活著》,片中題材是大時代對解放戰爭之諷刺;導演認為《活著》之生命感就是「茍且」,是華人特有的真實生命狀態,是誣蔑共和真諦,兩個制度糾葛的荒誕產物。時代變遷逐波而流,共黨經過文革後,馬列理論在知識份子心中,其實已難活著;但鄉下基層,也許仍然活著。

    【美國《時代》雜誌曾評選廿世紀最大謊言是–[毛主席領導中國人打敗日本侵略者!]原來撒旦要繼續活著,就是要說謊話。以前得意時,林彪說:[誰不說假話,誰就得被拉下];現在大陸農村談抗戰是誰領導?也差不多。】原來革命精神,就是靠假話讓他活著。

    貧農窮工,被屢次破壞民生的造反走到坎坷無奈,共產鬥爭理論顛倒乾坤,窮人翻身荒誕命運轉為讓富豪開始茍且生活。在余華所著《活著》小說原著說出典型:『我們家原來就是雞,雞變成了鵝,鵝變成了羊,羊又變成了牛。牛長大了,就是共產主義,就天天吃餃子,天天吃肉了。』到福貴晚年,回答不同了。啊!日子越來越好了。窮人竟然不勞而獲,可以分配富農土地。如果用動物來形容中國,也可代表政權變化。

    國黨在大陸是老虎,來到台灣吼得更大聲,但透過桃太郎扭轉,現在是一隻貓。過去共黨是梟鷹起家,野馬脫韁建國時是一隻大象,現在是笨重的大象難防民主自由貓入侵,體制笨重咬不到綠頭鴨。馬英九原是駿逸瀟灑小馬哥,玩政治卻不知道做功課,連自己政黨的誤國史都不清楚,糊里糊塗活著。綠頭鴨沒有大視野,全世界玩政治都喜歡越玩越大,綠頭政治人,只愛玩小,原來只求在凱達格蘭大道活著。而共產黨是因為有台灣問題才能繼續活著(指執政),而民進黨卻願意配合,用邏輯推算,恐怕有臥底者位居綠黨要津活著。我們可以打賭,台灣問題解決,共產黨執政就無法活著;因此建議,不要把問題弄得太緊張,學習馬英九,糊里糊塗,大家都才可以活著。

    余華所著小說《活著》,是大師級著作,諷刺地主因為賭博輸掉土地;但敗家子反而逃出被鬥殺,僥倖活著。拍成電影後,國內禁映。據說,廉價盜版光碟,政府並未取締,大陸民間多數都知道這電影;陸胞已經習慣接受這種「互相尊重」處世態度,這種生活哲學,就是互相容忍,你可以睜眼暗中做,但不許宣傳擴大,這是雙方都能活著的好辦法。

    余華授權謝麗虹改編小說《活著》,改版33集連續劇,稱《福貴》,由北京和潤陽光文化傳播和山西電影製片廠聯合出品,已發行多年,電影與小說有些差異。

    皮影戲老闆龍二被押著公審遊街,葛優演福貴,在電線桿旁聽到槍聲,嚇得褲子尿濕了,跑回家說:「五個槍彈把龍二斃了,那院房要不是輸給龍二,這五槍打的就是我。」「咱們家定的是甚麼成分?」「不是地主吧?」「地主?不會吧?土地早就輸給龍二了。你快想想到底是甚麼?」贏了房產的龍二,被劃為地主階級,遭到中共槍斃。福貴妻子說:我們是「城鎮貧民」。因為貧民,才可以苟且偷生,所以能活著。福貴開始體會貧窮苦難的好處,並且建立生命的工作責任,想不到,共黨也能用無厘頭玩出華人新的人生觀。現在一切願意工作的都能活著,共黨第三代都溜到資本主義國家享受美帝的庇護,拿來路不明的錢買豪宅,國籍改為美國人,只有這樣才能讓革命的後代,享受資本優勢愜意活著。

    福貴得找個產婦大夫,聽到;「哪兒找大夫?都關牛棚了。這兒早被護士學校的紅衛兵小將奪了。」同志,你們婦產科有沒有大夫?「我們就是啊!」我是說老一點的。「老的呀,那都是反動學術權威,都被打倒了。」紅衛兵護士,沒能力幫忙接生,福貴女兒難產而死,只留下孫子苟且活著。

    從1927秋收暴動,井岡山武裝割據建立蘇區,中共都是用打土豪辦法,解決軍糧軍餉。每次解放一個村落,先把不聽話的地主殺掉,奪財充餉,錢不夠,甚至綁票、綁活票,按月付贖才讓活著。地主有三種成份;1.祖產傳下家業;2.當官、經商發財,回鄉購地成為地主;3.勤勞用積蓄買田。1949建立紅色政權,1950年6月,在新解放區開展土地改革運動,造成人心善惡認知錯亂渙散,尤其傳統道德,溫良恭儉讓觀念都完全失散;祖產傳下家業,堂主都得殺死;只有丟棄道德,努力鬥爭,施惠窮人,我黨才能[活著]。

    解放後,鬥爭地主;維基資料,毛估計殺了2–3百萬地主,周恩來估算是83萬,據說實際上殺了500萬以上;當時殺地主,多數是用槍頂著後腦勺,由背後斜著朝上頭部方向開槍;槍響,天靈蓋便打向天空破碎飛散,鮮血、腦髓,撒滿大地。而且,土改有鼓勵抗美援朝參軍效果;怕土改鬥爭,富農子弟去打美帝,家屬可以活著,留在農村,怕打仗的,全家都難活著。

    在延安時,黃世仁是歌劇《白毛女》中的舊社會地主;這個歌劇,後來改編為電影、歌舞劇等,是陸胞耳熟能詳的故事。劇中黃世仁逼債逼死貧苦佃農楊白勞,還強暴楊家獨生女喜兒。喜兒逃出後躲在遠處偏僻山谷,夜間宿山洞,日常以吃信徒對山神廟供果維持生命。由於長年營養不良,變成白毛女。有一次這齣戲在延安正在演,劇情發展到觀眾熱淚盈眶時,一位觀眾是連長,太入戲,怒不可遏拔出槍向地主演員直接開槍,運氣不錯,沒有擊中演地主的壞人–黃世仁。虛構劇情很感人,長年演出,等於教育年輕觀眾,地主都是黃世仁,是惡霸,人民都應支持,必須鬥爭剷除。還有,故事《紅色娘子軍》、《半夜雞叫》,地主也都是壞人,對於壞人不必同情,那個時代,醜化地主的戲劇才能上演。地主有些是可惡,但善良者居多;佃農、長工也是如此;通常都是環境造成,但鬥爭時代是採農協大會告狀,群情激憤後,越談越壞,為了活著,沒有人敢為地主說話。

文革時蔣總統文告

    大家知道,凡是一個民族之存亡消長,全視其傳統文化之優劣文野而定。如其優秀文化,一旦毀滅,則民族精神,隨之喪失,而整個民族,亦等於名存而實亡!我中華民族之所以可大可久,歷五千年而不墜者,就是其文化能綿延不絕,永恆保持,並隨其時代而進步,所以他能發揚光大,歷久彌新!…現在毛賊這一個啞吧劇的演出,大家已經明白它的目的所在了。凡是具有知識、有思想的國人,就都是它反毛反黨的敵人,這樣他就只有發明其異想居然天開的妙計,利用我大陸幼稚無知的中小學生和兒童,來組織紅衛兵,指揮他們在大陸上狂妄瞑行,盲動亂鬥,要與七億人民為仇,要與五千年歷史為仇;要與其父母師長為仇;要與所有人權自由、宗教信仰、科學文明–精神的、物質的文化為仇;使整個大陸完全造成了一個邪說誣民,充塞仁義,獸蹄鳥跡之道,交於中國的禽獸世界!

建國歷史政治運動

   1967年1月11日,蔣總統接受歐洲記者採訪時,就文革評論:毛為保持權力,除此以外,別無他途,這是他的最後手段。葉劍英說,文革整了1億人、整死2千萬人(含痛不欲生自殺)、浪費8千億元。黨史研究室《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列出文革相關資料:420餘萬人被關押審查、172.8萬人自殺死亡、13.5萬人被以[反革命罪]處決、武鬥死亡23.7萬人、745萬人受迫害,單高級知識份子被逼跳樓、上吊、投河、服毒,死亡20萬人。

要唱神曲必先活著

    你知道嗎?靈魂和邪惡是分不開的,有虛弱才有豐盛,由小然後長大是宇宙定律,你必須生過病才知道健康的重要。當壞事都做過了,人都會轉正;從良的優勢,就是不用功的學生開始向上,他只要進步一點點,都是優秀的;你非要硬撐模範生,那是找自己麻煩,別人都輸了,你自己跑前面,你將什麼都看不到。當國家被侵略時,都是善良民族被洗劫,你聽過山寨被綁票嗎?我們是大家不入地獄,自己先入山寨地獄,難道還有必要偽裝善良嗎?沒有必要!世界在災難洪荒力量時刻,你將知道只有兇惡的才能存活,只有凶悍才能負起擔當大責保家衛國。

    不過列卿放心,我們會穿上西裝也學習西方禮儀,至於外出時,我們會自我約束的,至少不會帶槍,我們只帶笑臉,什麼時候變臉,那不是我們能決定的,那要看別人如何待我們,放心吧,我黨就算世界革命也不會濫殺默不作聲的無辜者,只殺那反對我們的,尤其是右派,你們看,他們歧視我們,該不該殺!他們到現在還沒有覺悟出我黨的苦心,當初我黨是依附第三國際壯大,蘇區起草憲法大綱要用蘇聯憲法,稱中國任何少數民族都可以加入中國,也可以脫離中國,少數民族包括蒙、藏、滿、回、台灣等,我們只好說: 「民族自治」,這是為配合世界革命,為了世界革命,毛主席是支持台灣從日本統治下獨立出來;現在情況不同了,竟然成為口實。民族自決權,適用於中國,那是我黨還未革命成功說的;現在建國後,寡人當家了,「民族自決」是不能提的;敢提,就不讓你活著。

    鬥爭起家,人頭落地是難免,為了犒賞奮戰不懈的弟兄,我們用官位酬庸,大家年紀老了都要交給下一代,輪到後代享受特權,第三代是億萬富豪,這叫做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王岐山敢抓我們,是不知天高地厚,他是反革命者,他應該投奔台灣,去查國黨黨產,據說獎金高達一億元新台幣,免稅。我黨黨員拿些錢只是要照顧包養遊蕩的小三,可是竟然有小三舉報我們,太可恨了,這樣不小心,如何做人民表率?如何繼續活著?

民主神曲各有唱法

   委內瑞拉的查維茲在2009年11月號召世界左翼政黨與社會運動組建第五國際,但希臘和巴西的共黨反對,其他代表觀望,[共產國際]隨著查維茲雲消霧散,[共產國際]已沒有[活著]的空間。將來會只剩下願意實施實質民主議會者,有席次才能使共產活著。

    但北京別緊張,潮流會變,任命式已經是民主新選擇;你看泰國2016年8月7日全民公決,61.4%支持非民主的任命,用任命代替直選;這符合中共集權要領,泰國公投選擇軍方有權任命參院全部新憲法250名議員人選(泰國另有眾院),2年前民運,也是要總理由泰王直接任命。看!朝鮮人民都支持金三代。白俄,實施共產仍走蘇聯時代國營農場和集體農莊(占全國82%),而且人民支持專制的盧卡申科終生總統(1994至今)。普亭帝王也是人民民主選擇,一人永遠執政。人民支持,就是民主,有四個國家在建立新的政治秩序;泰、朝、俄、白俄都已進步到我黨需要的民主,這叫做「以不變,應萬變」。像台灣的國黨,就是美式民主,才會輸到連黨產都被查封了,就是迎合西方民主的下場,這就是違反共產一黨專政的下場!民進黨,不要笑!你們只是運氣好,台灣沒有王岐山。但我們已經派出30萬名新娘潛伏台灣,再幾年,生出的小王岐山就可以讓你們的淅瀝花啦民粹民主無法活著。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