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18个女孩de爱恋 (08)

屋里一时寂静下来。谁也没说话,听得见你叔叔喝茶的声音。
“也许乡下人说,”你爸开始说话,“你年纪小几岁,不般配,其实,大一两岁、两三岁没什么,在北方,人家还喜欢讨大一些的,讨回来会照顾丈夫,‘大过三,抱金砖’这句俗语就是这个意思。”
我没有结婚,自然不晓得老嬷大老公三岁的“好处”,但大人的话不便当面发表异议,我只是“嗯嗯”地点头附和。说心里话,我对你大自己三岁并不介意,我只想你会不会对我好。“上回你们说了,我和阿哥商议,他没意见,我自己嘛,也一样。”
这时,你妈端着一个雕花木盆上楼,上面放两小碗线面。你妈妈给你我各一碗,要我们边吃边谈。你爸爸、叔叔说有事先下楼,你妈妈在我们吃完面,端着空碗也走了。
屋里只留下我你二人。你言语很少,不问不答,皆是我主动。交谈尽是大学及京津沪、本省省会“文革”运动简况。爱恋、婚姻、家庭方面的内容,丁点都不涉及。
临别说再见时,我斗胆伸手握你纤手一下。

10月5日

我和你再次相见,已是两个月后的今天,你又一次从外省回家。我呢,和你一样,也正从省城大学回来不久。按毛主席伟大战略部署,大中专院校已进入“斗、批、改”阶段,可各地乱得很,不少师生当“逍遥派”,“斗、批、改”成了“斗、批、走”!我隔一段时间跑学校一趟,一见校园冷冷清清,吃没得吃,住不安宁,又拦坐过路货车往故乡家里跑。
这期间,我和你、你爸通过几封信,双方确定这次见面要订婚。于是,我借钱凑了99元向一位朋友买到一块苏联生产的手表——“POTUHA”祖国牌,半自动高级表(这表九成新,可卖到120元),准备作礼物送你纪念。

10月7日

今天晚上,我应邀到你家,地点仍是新房二楼。我爸爸老实巴交,又胆小怕事,另外,这种场合,我也不知道他该不该来,反正,你叔叔请他来,他不来也就不勉强了。我妹出嫁了,也没请她来,我一个人带着一块手表和一张照片,大大咧咧地来你家。你家也没有请外人,除了你爸、妈外(你兄嫂在北京工作),就你这位分家另立门户的叔叔在场作证;你叔叔似乎扮演“媒人”的角色。——“明媒正娶”,我并没请乡里的媒人(本乡男女媒人有多名,光我村就有一位瞎了一只眼的男媒人)。
订婚仪式十分简单:你我交换礼品——我送你祖国牌苏联表一块,去年9月我身穿红卫兵衣装、手捧《毛主席语录》、在天安门广场拍摄的照片一张,你回送我上海牌国产表一块,你高中时身著玉色连衣裙,胸挂团徽在领操的照片一张。没有掌声、没有喝彩,没有燃放鞭炮,更没有拥抱接吻……
于是,你成了我的未婚妻,我成了你的未婚夫,只你我两家承认,连一张订婚证书也没写下。
你我两家离得太近,记得你只来我家一次,而我则常往你家跑。
在我退出勤务组,转参加的一派造反派因反对省军管会主任而土崩瓦解后,我也加入“逍遥派”的行列,在回家和你相处的日子里,正忙着修改长篇章回小说《清不清》。为避免手稿丢失,我花时间复写(一式三份)。你知道后,主动帮我复写部分章节。你圆珠笔写得刚劲有力,像是柳公权字体,压根儿看不出是女生的手笔。
你家新厝二楼顶要铺瓦片,泥水匠一时没请来,我则自告奋勇,凭自己以前学过的手艺,爬到房顶和屋檐之上,钉上椽木,铺上瓦片,整整忙了大半天。当夜,你爸妈特地炒了几盘菜,沽了酒,款待了我。我趁酒兴,和你一起呆在楼上你临时闺房,才开始谈情说爱。因为近,你爸妈挽留我,暗示我玩多迟都行。于是,我在大人们下楼回老屋安歇后,便拉着你的手,借口察看白天你当我助手在送瓦片时不慎砸伤的伤口,趁机吻了几下。晚餐前你冲了澡,我曾替你去晾衣裤,其中有一条乳罩。我发觉你这时未戴乳罩,从开领处显露白皙的鼓实的乳包与乳沟,不觉心旌荡漾,于说到激动时冷不防把手伸进你乳胸,抚摸你的双乳。你忸怩一会儿,终于服帖了,像只羔羊,温顺地由我怀抱着;你仰着头,闭着双眸,红唇微微开启,接受我之亲吻。当我捻小煤油灯光亮,把你压在自己身下,你不肯了,扎挣着不让我解开你的裤腰带;在你说了“以后嘛,现时我不……”的话后,我焉敢强求?

[时过境迁,短短30年一晃而过,可人们的观念包括“性”观念,已发生惊人之变化;少男少女早恋、婚前同居性交、甚至未婚妈妈,纷纷出现,并且不那么惊奇了。据一位“性社会学”女专家在北京进行的随机抽样调查:15.5%的青年男女有婚前性关系。所谓“大学生中无处女”,并非危言耸听(有的男女大学生竟在有上下床的拥挤的集体宿舍同床过夜);“2.6%的中学生早恋”、“1%中学生过上性生活”也不是凭空掐造的百分比;学校初二年级一名女生,上体育课翻跟斗老翻不过,原来她已怀孕9个月(她束紧肚腹)!广州附近某地小学一名11岁女生居然也怀孕!且听听有的女孩怎么说:“在国外一个女人到结婚时还是个处女,就会被男人瞧不起,说明‘没女人味’、‘没人要’……”于是,她主动与多名男孩发生性交。在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对封建礼教之挑战与解放,(以前甚至现在还有少数女孩因遭强奸或新婚时被怀疑不是贞洁处女而自杀),但这类“看轻贞操”、性行为之不洁,或多或少地受西方“性自由”之影响。]

10月10日

今天,我陪你乘长途汽车到达省城火车站,目送着火车车厢里的你远行——你又一次返回母校,说有人给你写信:中央下了文件,66届大学生近期即将分配工作……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