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18个女孩de爱恋 (15)

5月 31日

工程鑽任務暫告一段落,我們要搬往相鄰的地區某處找礦。

上午,我收拾行李(包括棉被、衣鞋、書籍等),僱輛三輪車,離開租屋。車經你住的樓房,我瞧見你立於你家五樓窗口前,向我揚了揚手,算是和我之一別。我的心為之震動,含著淚向你揮手致謝。

三輪車繞了個圈,轉到租屋後面的馬路上。租屋地勢頗高,沒有建築物遮掩,目送著它漸漸遠去,我的腦際不禁滋生出一種奇異而怪涎的情景——

我引你到租屋,我把所有沒用完的飯票給你買了幾個大肉包,你一邊吃著,一邊和我說話。

外面是腳手架林立,機器聲轟鳴,而屋內,我將一些衣服掛在一條鐵絲上以遮掩,讓你靠壁站在兩塊磚頭上,以墊高你的身體,好和我面對面站著;在雙雙褪下外內褲後,我的陽具正好對准你的下體部位,搓弄其勃起,猛然聽到門口有腳步聲,一緊張,心頭一熱,便早洩了……

在我嘆了氣時,我才恍然醒悟:我為自己的夢幻而感到可鄙;實在對不住你,在離別之際還侮辱你……

當你坐在我單車的後座,路經這一片稻田的時候,我說這山真美,你說這山真美;我說這溪多情,你說這溪多情;我說你人很好,你說我人很好。

當你坐在我單車的後座,路經一座新屋的時候,我說這山真美,你說這溪多情;我說這溪多情,你說這山真美;我說你人很好,你說大家都好。

我已經知道,這芸芸眾生里,我已不是你原來的我;那個“他”和我組成了“大家”。

你曾經是我心中的一首詩,潔白無瑕的百折裙創造了詩的意蘊,披肩的黑瀑構成詩的行距。而今,這詩是真正的絕句,不再有百折裙,不再有黑瀑,也不再有詩。

不曾想到,我們年輕愛戀,才一次峰迴路轉,便在風中消瘦、遠去。

人在繁衍,情在疊加。從我身邊小路走過的是別人的愛情。

別人的情愛,使你孕育著新的生命。以前,我祝福你,現在,我仍祝福你。 ——你我畢竟手挽過手,在這山腳到山頂,在這峰迴路轉。

從你——挺著孕肚的新娘的茫然而動情的眼神裡,我知道那種被人稱為寂寞的植物,已在我心田上生長,但理智教導了我,錯的不是你,而是我,我當初的行為便注定有今日的結局;我們的戀情將在故事裡逐漸陳舊。

已不見當初姣好的夜晚,從山腳到山頂,峰迴路轉……

7月2日

你,蘭姑娘,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女,嬌小玲瓏,嗓音清脆,令人喜愛。你也是駐地的村姑,我只是今天上午才認得你。村婦、村女太多了,我們外地人,哪能都認識?可一見面,我對你就有好感。

也巧,晚上我從山下小鎮往自己山包的住處走,身穿白色百折裙裝的你也一路同行;你在小鎮茶廠做小工。

方才,我在一家小食店買了兩塊肉包,我拿一塊給你,你說吃飽了才回家,不肯要。路上時而講話,時而無語。在一處叉路口, 我提議一起走小路,更近,但較陡且樹林較密,想和你親熱。可你不肯,只好走老路。當走到半山腰一塊石壁、大夥常歇腳處時,我趁天黑、周遭沒人,突然上前抱住你,在你臉頰上吻呀吻呀,吻得你幾乎喘不過氣來。隨之,塞給你十幾元錢,說“乖,聽話……”想到前面路邊找個草叢,和你溫存一番,可你不要我的錢,扎掙掉,快步往前跑… …我不敢強求,只好追上去向你說好話。

沒走多少路,轉過山腰,猛然一聲喊叫,險些將我魂兒攝走!從山包下來一個當地村民,見有兩個人影便吆喝一通。三人走近,看是熟人,打個招呼便各自過去。而你也沒對人說什麼。快到村口,我又把錢塞過去,你仍不要。

7月20日

今日上午,我去城關辦事,路遇你,讓你坐在後車座。我和你談笑,藉口扶你坐好,往後順勢摸捏你飽滿之乳胸,你沒拒絕,我又撫摸你的小肚腹,發覺微凸,以為是懷孕,可想到人家還是黃花閨女(沒聽說你結婚),便只笑笑,問你去城里幹什麼。你說要去城裡找男朋友,想嫁到縣城做“城里人”,享福。你要我當介紹人(即“月老”),我笑笑回說可以。

次年4月25日

好久不見,今天上午,我突然遇上你,而今的你卻高高的挺起孕肚!我嚇了一跳。一打聽,才知道外村一青年到你家上門,未婚而同居,而且今晚才要辦結婚喜酒!

中午,我接到一張喜帖。晚上去不去呢?別的同事也有喜帖,不去怎行?

入夜,你家燈火輝煌,喜氣洋洋。酒席間,新娘你裝扮嬌豔,挺著孕肚由伴娘扶著到各桌敬酒。到我這一桌,我給了紅包(另外包的),喝了你敬的一小杯紅酒。我偷覷你的孕肚,很大很圓,足足九個月了!想起一年前那天夜裡的事,我心中湧起一股說不出的滋味。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