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18个女孩de爱恋 (16)

6月12日

工區在三省交界、本縣最偏遠的鄉鎮十公裡處,本來隻不過百來號職工,因從全省一些地勘探隊臨時調來四台鑽機參加小會戰,住房與辦公室顯得十分擁擠;三八鑽機是唯一的女子鑽機,你們的集體宿舍自然要優待。我所在測量組是最早來此地開展工作的,蓋在向陽坡上的第一排活動木板房便是我們組的集體宿舍,這樣,在旁邊經開挖而平整出來的幾間房子便是你們的住處。

鑽工們是三班人馬三班倒[作者注:如今,地質勘探隊和工廠一樣改為四班人馬三班倒,以增加工人們休息時間]:早班上午8點到下午4點;中班下午4點到上半夜12點;晚班上半夜12點到次日上午8點。工區行政、技術等人員則為8小時工作制即白天上班,晚上休息。在安裝機器后,我們已在5號鑽孔實施第一孔鑽進,“萬事開頭難”,我們宣傳組沒再去採訪,而作為鄰居的你我,雖“雞犬之聲相聞”,但足足有一個禮拜沒碰見你了。

快到中午,我從青年號鑽機機場返回,於三八鑽機宿舍后面路邊望見你——你在坡上尋覓什麼。俟你過來,才看到你手裡捧著一束映山紅。這時候也有映山紅?在每年春季,漫山遍野綻放著映山紅,把山都染紅了,可現在?這季節難得一現的映山紅,居然被你採擷!我知道女孩天生愛花,和你笑笑,一起往宿舍走。

我不放過一次採訪機會,邊走邊和你談鑽孔的事。你說已打到200多米深,昨天晚班見到含礦岩芯,與地質組事先預測的鑽孔柱狀圖基本吻合,有希望在這一帶打到這種制造人造衛星、宇航飛船所必不可少的稀有貴重金屬礦。我為你之喜形於色所感動,滋生為你拍幾張照片的念頭。

當我倆來到你宿舍、一看門前搭起的一排架子上擺放好幾盆山花、最多的是映山紅時,我立即舉起相機,你卻不肯照,正這時,一位女鑽工急匆匆趕到,報告機場裡的水泵壞了,被迫停機,副機長處理不了,要你馬上上去。我連忙拽住你,就在你站在映山紅剛插下的一個舊臉盆旁,搶拍了一個鏡頭,你便馬上和那位鑽工跑了。

也許趕得急,才沒跑多遠,便見你捂著下腹、蹲下來,片刻,你捂著肚子又撒腿往山上鑽孔跑去。

從屋裡出來,今日休息的一位女鑽工看在眼裡,聽我發問時,才告訴我機長這些天病了,常帶病上班。后來才了解你有痛經的毛病,這幾天又來例假……

7月3日

我採編的三八鑽機的短文與照片,連續刊載於省地礦報、中國地質報上,得到工區和隊部領導的表揚,也慢慢和女鑽工們混熟了,成了她們宿舍的常客,而自己最喜歡的自然是你了——你這位壯碩、能干的女鑽機機長!

聽說駐地后面一帶是猴山,山麓有清潭,是游覽與游泳的好去處。

午后,我約你來到兩公裡遠的猴山一處水面。溪水流經這裡,河面稍寬,水流平緩,一座二三十米長的木浮橋橫亙兩岸,於水中忽浮忽沉。不遠處有一排瀑布,從山崖飛落而下,嘩嘩作響;水柱直落水面,激起無數朵白色浪花。雖為秋天,可這一帶地底下蘊藏著溫泉,水溫並不冷,相傳很早很早的時候,在這一片原始森林裡棲息著很多很多的猿猴,它們常攀援樹間嬉戲,下水裡游泳、洗澡。而今,尚有一些參天大樹,也看到一些猴子和聽到它們的叫聲。

我和你先在岸畔一塊青石上坐著交談。經我提議,你我脫下工作服,身著泳衣,手拉手從木浮橋上走到中央,而后雙雙跳入溪中。

難得的艷陽天。陽光洒落河面,隨風飄蕩,熠熠閃亮,水面上像跳動著無數的珍珠。咱倆盡情地游動著。曾是少體校學員的我,理所當然地做了你的教練與保鏢。你的蛙泳、自由泳技術尚可,但仰泳與蝶泳隻是在啟蒙階段,我先教你仰泳,后教你蝶泳。好幾回我的手不經意間觸摸到你豐滿的乳胸與柔軟的小腹。我的手有觸電的感覺,下意識地縮回,而你卻壓根兒沒在意,一門心思學游泳。

累乏了,我你游到浮橋邊,雙腳踩在水裡,一隻手拉住木浮橋(用三根圓杉木連起來作橋面供人行走),另一隻手抹臉上的溪水,高興地說著話。

接著,我們游向瀑布群。下落的瀑布是涼的,而溪水是溫熱的,這一冷一熱,在我身上產生一種異樣的愜意的感覺;身邊的你,和我一樣歡喜。

下午4點有你的班,於是,我你游回岸邊。我見你爬不上岸,索性抱你,你居然沒異議。抱上岸,將你放草地上,我趁機吻了吻你臉頰,你抿著嘴笑,輕輕把我推開。這時,四周沒人,十分寂靜。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