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18个女孩de爱恋 (18)

准模特兒

4月21日 上午

約9時,我在本單位醫務室門口無意中碰到一位村姑看病出來。她不是別人,正是你。此時飄著小雨,你撐著雨傘,我見你約摸二十歲,年輕秀麗,面容和善,心中滋生一種念頭,連忙過來,撐傘為你遮蓋(雨絲飄忽,打濕你的衣裙)。你對我莞爾一笑,默認我送你。一路上寒喧,知道你去年高考“名落孫山”,正補習,今年7月再去考,家在山下種責任田,爸爸為護林員,負責這一帶山林的管理任務,並承包周遭幾座山的植樹造林。不知不覺便到了你家。我送10元錢給你,說是給你買些東西補身子,你不要,我硬塞在你上衣下面口袋裡,推辭一下也就收下。我趁機吻你臉頰兩三下,你忸怩著不大樂意。

為何對你感興趣呢?說來也許真是緣份:一個月前,我在工余時間去一塊割過稻子的水田拔兔草(養幾隻老鼠兔),無意中抬頭,眼睛一亮,喲,從田埂上走來一位高個子的村姑,穿著淺玉色衣服,臉蛋白白又粉嘟嘟的,實在年輕貌美!你過來,我笑著和你搭腔,你說回家,家母就在我們駐地村裡,而自己則和爸爸住后面稍遠的簡易公路邊。我見你輕聲曼語,態度謙和,很有好感,目送著你走過稻田,上路去村裡。我心裡極想和你……可后來一直沒碰到你,便把你忘了……誰料到今日能和你久別重逢,不覺心猿意馬,陷入相思……

4月26日 上、下午

上午8時許,我到你家,相互親昵說笑。當我身子靠近你並說要與你處朋友時,你笑著說自己沒這方面的要求,可我笑著說我有辦法讓你有這方面的要求,說著便和衣摸你乳胸,可手卻被你撥開。我還要伸手,你以開玩笑口吻說:“你再來,我要喊人啦!”嚇得我不敢強求。隔壁是另外幾戶人家的木板房,倘有人,這一喊……這一溜幾間木板房是臨時搭蓋的,雖稍遠處有座小山村。

我塞給你十幾元錢,你便收下,我則上城關辦事去了。

返回買三個大鴨梨送你,你很高興。在灶間水槽邊,我一下子抱住你吻你臉頰,你在我懷裡扎掙著,卻沒罵我打我。去床前,我又去抱你吻你,你仍是忸怩不肯。你臉紅紅的,說給我抱得好熱。我看你似乎十分激動,像是頭一回被情人摟抱接吻。我自己也覺得熱乎——擁抱時我下體緊貼你下體,雙手挽住你脖項,而你雙手則繞在我后面脖子,以配合。你樂意了,但不讓我的手伸進你胸衣內摸你的奶。

下午3:30至4點之間,我抑制不住,又來你這裡玩。你好歹同意我抱你。你爸爸一早便出門,要等很晚才回家,中午也沒回家吃飯。

我到床沿坐著和你談天說地。

正這時,猛然聽到門外有人叫你名字,我和你都嚇一跳,你忙過來拉開后門揚手叫我逃走,我從草席上拿起上衣邊穿衣邊扣扣子,從后門跳到斜坡,佯裝在坡上尋拔兔草,溜遠了。不見后面有人追來,才匆匆走了。

可真危險!簡易公路邊來來往往的行人、大小車輛頗多,萬一……

4月29日 下午

我先后兩次進你家門。頭一回約2:30,前門沒閂,輕輕一推便進去,你午睡未醒。我喚醒你。你告訴我那天下午你爸爸回家,隻責問你為何把前門閂上、遲遲不來開門,並沒發覺有人從后面跳下,甚至連我臨時忘了帶走的一支塑料筆,你爸爸也沒發覺。你爸爸呆一會兒便回家幫你媽媽插秧去了。

外頭一小間為灶間,另一間稍大的是睡房。在內房,我要求和你親熱,你同意讓我抱。

我央求你暫把門鎖了,跟我去附近山上玩,你不答應,罵我“真是神經,你還想干什麼……”我討個沒趣,隻得走了,拐去街上(我騎單車來的)。

一小時后,我從街上買幾本新雜志給你看,又一次進你家門,又一回抱你親你。你半推半就,雙手繞在我后脖,顯得很鐘情於我。我則把你抱得更緊,下體緊貼著使你幾乎透不過氣來。我覺得自己很幸運。欲去吻你,你卻嫌我口臭。

4月30日 下午

昨天聽你說失眠,今天下午我特地送藥給你吃。我倆擁抱,我隻敢吻你前額,還和衣摸你乳。你比前幾次乖巧多了,沒怎麼拒絕。

5月2日 上午、下午

9時多,我到你家,幾次摟抱你。你在摟抱中不時摩挲我的手,含情脈脈,溫順得像隻小綿羊。你終於默認讓我把手伸進你內衣裡摸其乳房(系胸罩),憑我觸覺,你乳房很豐滿。

下午我又去你家,隻約你次日上午到那山上,你答應了!

5月3日上午

上午,你果然如約。可我因事而推遲來山上,在半山腰碰到下山的你。我邀你再上山,你不干,一則對我遲來一肚子氣,二則再爬山,你嫩腳(像穿著有跟的涼鞋)受不了,並且又在這時遇上村裡兩個你認識的放牛小孩。你氣著返回,我好說歹說才把你請到我住處。

在我單身住屋裡,我和你溫存一番,脫下你的鞋,硬扶你躺到床上,我趁勢躺下,一邊伸手掀開你胸衣,裸露出一隻豐腴、乳峰高挺的乳房,你很生氣,打掉我的手,小聲罵我“流氓!”我連忙陪笑認錯。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